•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毫米>1 捕鼠的人(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 捕鼠的人(1)

    小说:最后一毫米 作者:静静的延河 更新时间:2014/10/27 12:16:57

    中秋节的下午,繁华的商业街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时尚广告和促销信息不断在街头和大型商业中心门口的超大型显示屏上交相辉映,吵嚷的音乐声,孩子兴奋的叫喊声,情侣们耳鬓厮磨的悄悄话,混杂在一起,构成所有城市共同的风景线。

    崔勇坐在商业广场内部花园的一张长木椅上,身旁放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里面装满了节日采购的战利品,妻子和女儿到吵嚷的店铺街中继续探索,而他则有些疲惫的等在这里。

    这是一个难得的假期,他期望自己衣服口袋中的那个小巧的呼叫器千万不要想起来,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他已经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有和家人长时间在一块相处了,他实在不愿意美好的时刻被打破。

    但是,世间的事情往往不能如人所愿,呼叫器像一个受惊的小兔子,突然在口袋中不断震动起来,伴随着马达的跳动,蜂鸣器滴滴地叫起来,似乎在提醒自己的主人,千万不要忘记它的存在。

    “哎,假期完蛋了”他暗暗骂了一声,这意味着家庭日的团聚有可能就此结束了。

    呼叫器上是一串号码,在这个类似老式摩托罗拉数字寻呼机的液晶屏幕上来回滚动。

    他拿出手机,按照寻呼器上的数字,揿下一串号码,过了几秒种,听筒里传来滴滴滴滴的声响

    从椅子上站起来,若无其事地走到花园**的喷水池边,哗啦啦的水声顿时变得非常明显,这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水流的噪音可以使听力最敏锐的人都无法听到手机听筒中可能传出来的只言片语。

    “编号 20119922“

    “识别码 3220“

    崔勇的声音不高,但语速适中,语调清晰,他所拨打的是语音信箱,访问者必须首先说出预设的身份验证信息,否则通话会自动中止。

    “野营的篝火已经点燃,请开始准备野餐“

    他挂上电话,回到长椅边,从包里取出另一部手机,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把购物袋存到商业中心的寄存处,顺着人流离开了这座造型奇特的后现代玻璃城堡。

    这种突然的离去,妻子和孩子已经习以为常了,尽管他们从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去忙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会消失多久。

    他招手叫了辆出租车,和司机简短交谈后,就消失在车水马龙之中。

    “纵和商业市场调查公司“坐落在市区东部,一座建设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大厦里,这座大厦外表已经老旧,白色的外墙砖显得黑乎乎的,并不大的幕墙上满是灰尘,各种各样的广告招贴在大厦各层的玻璃上,看上去非常凌乱,电梯已经显示出老态,顶上的日光灯半明半暗,还不时发出嗡嗡的响声,好在,它的机械性能还不错,十几秒钟之后,崔用走出电梯间,踏进一段漆黑,空旷的走廊中。

    “纵和商业市场调查公司“就位于走廊的尽头,一道齐天花板高的玻璃门把公司办公室与走廊隔离开来,右面的墙壁上装有带对讲装置的红外线指纹仪,透过玻璃能看见大办公室里有几个蓝色的隔断和几块写着字,贴着计划表的白板,十来名工作人员正在自己的隔断里忙碌着。

    崔勇在指纹仪上按了一下,玻璃门呼啦啦向两面分开,他径直走了进去。

    从表面上看,纵和是一家中等规模,专门从事商业数据调查的公司,他们的业务范围包括访问消费者,得知他们的日常消费习惯,以及接受不同产品的委托,了解它们在市场中受欢迎的程度,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些产品从电视机,电冰箱,汽车再到婴儿尿不湿。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这样的公司,在东南第一商业大都会中,有大大小小近千家,纵和只是其中业务一般,收入一般,知名度一般的“三一“公司,可谓是吃不饱,也饿不死。

    这些表面现象都是维持的,目的就是现在这样,既能正常开业,保持运转,也不会接受过多的正常商业业务。

    对于一家情报“企业“下属的门面掩护公司,不好,不坏,让人提不起太大兴趣,是运行的第一条准则。

    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由几个独立而又互有关联的局级机构组成,第一局,也就是所谓的行动局,他们负责外勤业务,采办各种“原材料”,进行“来料加工”业务。

    第二局是情报分析与动向预测局,对行动局所获得的各类情报信息进行“原料加工”进而得到高质量的“产品”。

    “纵和公司”隶属于第一局的第二工作处,既国内安全处,这是一个承担反间谍任务的机构,而崔勇是这家公司的元老,也是第二处的传奇人物,在他二十年的职业生涯中,破获了大小近百件案件,把几个西方大国设在国内的“分公司”及“办事处”连根拔起。

    按照行业内部人士自我嘲讽的说法,第二处的人都是职业捕鼠人,而崔勇则是名副其实的捕鼠专家。

    与电影上表现的不同,负责公司内部事务协调的不是年轻貌美的年轻姑娘,而是一位50岁左右,戴着眼镜的老大姐,面孔有些古板,显得不是很随和,她看到崔勇走过玻璃门,主动迎上前去,用标准的普通话说

    “5分钟后召开后勤会议”

    崔勇点点头,没有会自己的办公间,而是一直走到底,在一扇门前停下来,对着麦克风,报上自己的编号,随后在弹出的键盘上按动数字密码

    “滴”他听到蜂鸣器轻响,耳畔传来电梯运动传来的机械噪音。

    这是直达电梯,中途不在任何楼层停靠,目的地在大厦地下的负二层,这里多少有点光线阴暗,空气中也有股淡淡的霉味。

    会议室的大门是厚实的钢筋水泥门,里面是大楼的人防设施,简单的说就是地下防空洞,纵合公司一直租用这儿,对外说用来存放杂物,作为后勤部门的会议和办公室,其实,在公司准备搬进来的前一个月起,里面就进行了改造,成为非常洁净的“清洁工作室“。地下深处有效遮蔽了无线电波,也杜绝了通过激光和空气震动窃听的可能性,所有的通信线路都和大厦内部的线路相隔绝,供电依靠自备的发电机支持,由于不远处就是大厦空调机房,所以无人注意到柴油机不断传来的“突突”声。

    门是从里面打开的,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对崔勇点了一下头,当作是打招呼。这个男子身材不高,却显得及其结实,眼睛显得很有神采,练过格斗的人能通过他稳健的站立姿势,看出这是个精于散手搏斗的高手。

    会议桌旁已经围了几个人,崔勇认出他们都是“夜枭”小组的成员。

    “什么事情?鱼有动静吗?”崔勇对其中一个人问

    “嗯,夜鹰半小时前出了家门,去了明湖公园附近的健身会所,现在还在里面“

    “能确定吗?“

    “能,值班的追踪组有两个人一直在会所里盯着“

    “没有死角?“崔勇指的是更衣间,卫生间之内相对隐秘的空间

    “没有,几天前就在可以利用的死角装上了“眼睛和耳朵”,跟进去的都是有经验的女特勤,没那么容易甩掉“

    “夜鹰没有觉察出什么吧?“

    “看不出来,估计不知道,根据他们的活动规律,可能今天要“交货”“

    崔勇没说话,作为老捕鼠人,他不会随便下结论,更何况,这个专案已经忙了大半年时间,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有可能使任务功亏一篑。

    “他们会在明湖公园交货?“

    “那里是他们的第一接头地点,过去半年,夜鹰5次出现在公园里,都是儿童乐园门口倒数第二个椅子上,一般夜鹰在椅子上坐20分钟左右,夜枭会在十分钟后出现,坐在椅子的另一头,然后夜鹰会离开,夜枭在椅子上听会儿音乐或是看会儿书,大概半小时后再走,两人从没有交谈过,一次也没有过”

    这种情况意味着事情有点棘手,操作人是很有经验的情报人员,如果贸然抓捕将很难获得直接证据,即使这个代号夜枭的接头人身上装着货物,也无法作为定罪的证据,他可以说那是无意中捡到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也无法理解那上面的每个字与每张图案,加上外交豁免权,不到6个小时,就能被释放,而以他接受的反审讯训练,在6小时内是可以完全不吐露一个字的。

    首先要保证货物传递到夜枭的手中,再在一处无法抵赖或否认的地点把货物找出来,这个时候再抓捕,就能得到有力的证据支持。

    “信号传过来了”

    一个穿着体恤,戴着耳机的女特勤走过来招呼大家

    几个人离开会议桌,走进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面摆着几台显示器和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画面是从不同的方位拍摄到的,有点晃动,显然拍摄者处于运动状态。

    “夜鹰换好衣服,正准备出去”声音有点发抖,还有些嗤嗤的静电噪音,说话的是一个正在跟踪的女特勤。

    “你保持跟踪,走出健身会所,在公园门口的十字路口脱离接触”

    崔勇带上耳麦,开始指挥

    “B小组在十字路口过马路的时候接手,C小组支援,注意路口的汽车,防止目标意外脱离”

    他的说话的声音不快,但非常清晰,有力,指令清楚明晰。

    今天是中秋假期,虽然已经过了4点,但公园里的人仍然不少,儿童乐园门口到处是欢笑的孩子和满脸笑容的父母,以及面带倦容的老人。

    一个30多岁的女子挎着褐色的女士背包,浅绿色的外套包裹着臃肿肥胖的身体,鼻梁上架了一副大边框眼镜,使得脸庞看上去更加像十五的月亮,浑圆而扁平。

    女子刚从健身会所出来,半小时的活动让她脸色泛红,走路也有点气喘,走到儿童乐园门口,她转过身,走向冰激凌摊点,买了杯巧克力圣代,慢慢踱到倒数第二张长椅边,轻松随意地坐下来,拿勺子一点点品尝。

    她打开包,拿出一本厚厚的时尚杂志,边吃边翻阅,脸上有种满足的笑容。

    一杯圣代吃完,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她把杯子随手放在椅子上,拿出化妆镜,很仔细地修剪自己的眉毛,过了一阵,她合上化妆镜,把圣代杯子拿在左手上,神经质似的转动起来。

    从儿童乐园对面的草地上走过来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子,背着个运动包,耳朵上戴着硕大的耳机,边走边哼唱着乐曲,慢慢走向长椅。

    他眼镜下的双目不时四处扫视,走到离椅子还有十多步的地方,男子摘下眼镜,上下左右晃动了几下,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他在几秒钟内把周边观察了一番。

    男子又重新戴上眼镜,向长椅跺去,然后,快速向肥胖女子瞟了一下,哼唱的声音大了起来。

    女子还在椅子上坐着,连头都没有转动一下,杂志却顺手放到长椅的**,似乎是已经翻阅完毕,不想继续拿在手中。

    男子离椅子越来越近,还有几步之遥,突然,一个老人从旁边走过来,沉重地坐在长椅上,拿出手帕擦汗。

    几乎就在转瞬之间,男子改变脚下的方向,继续哼着歌,从长椅边上擦身而过,踩着柔软的草坪,慢慢消失在阳光下的阴影里。

    女子没有动,随手把杂志装回皮包里,顺着相反的方向,朝大面的小树林走去。

    “C小组注意,跟上夜鹰,不要理会夜枭,保持安全距离“

    突然而来的意外情况,并没有让崔勇慌张。

    游乐场对面的小树林里有不少孩子在互相追逐打闹,三三两两的情侣依偎在点点阳光之下,这让跟在胖女子身后20米左右的特勤有些紧张,慌乱的场面,拥挤的现场,往往是交货的最佳掩护,跟踪人员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安装了可变焦摄影机,可以拍摄到眼镜看到的画面,但是它没有**能力,如果对方利用人群做隐蔽,就无法得到确实的视频画面。

    “请求交叉支援”担任跟踪任务的特勤向指挥部请示

    这是符合常规的处理方法,在所有的教材和培训课程中导师都是如此教导的,交叉支援就是增加两个跟踪人员,他们从目标的左右对角线方向进入,原来在后面的特勤则绕到目标的前方,这样一来,目标的任何举动都无法逃离监视范围。

    “不行,马上放出稻草人” 崔勇否决了请求,他使用了另一个方法。

    一个公园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小树林里,他脖子上挂着工作牌,胸口别着公园的徽标,目光显得有点焦急。

    “游客注意,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出现意外”他的嗓门很洪亮,看来是个忠于职守的人。

    胖女子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步伐,穿过洒落着点点阳光的树林,另一名在外围监视的特勤注意到那个运动服男子的身影在树林边一闪而过,像狐狸嗅到猎人的气味,突然受惊似的。

    这就是稻草人,不是用来恐吓鸟雀,而是用来打草惊蛇,消除对方接头的可能性。

    “机动小组撤下来,预备小组接手”

    在地下指挥室内,行动指挥员看着视频画面,又瞥了眼电子地图,上面有不同特勤小组现在所处的位置。

    目标女子从另一扇门走出公园,她似乎没有觉察到有人追踪,动作不徐不慢,神情放松。

    公园侧门对面是一段高高的城墙,蜿蜒的城墙把月牙形的明湖整个包围起来,城墙上架着不少长焦和广角相机,那是摄影爱好者在拍摄风景。夹杂在这些爱好者中间的是负责全场监视的“鹰眼”,利用长焦镜头,在这个制高点上,他们俯览全局,但只是全局,无法看到细节,这就像防空导弹系统,预警监视雷达能发现目标,监控战场,却无法准确制导飞行中的导弹。

    “夜鹰上了出租车,D组跟上去”

    “机动哨保护好监视车”崔勇胸有成竹的下达命令

    一辆红色的“骐达”轿车跟随在黄色出租车的后面,两车保持的距离不远不近,与正常尾随行驶没有什么差别,“骐达”红色的车身上贴着动漫人物的贴花,车里有些装饰品,司机是个不太容易看出年龄的女性,车子开得有些冲,似乎是个新手。

    经过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出租车停下来等红绿灯,红色车跟随在身后20米左右,中间插了一辆黑色的现代SUV。

    绿灯亮起来了,出租车起步很急,有点冲,高大的SUV紧随其后,把红色骐达牢牢遮挡住。

    “ 呼”一辆高大的铃木越野摩托车从SUV右侧的车道超过来,与出租车保持平行。

    “夜鹰在打电话”摩托车上的司机隔着头盔注视着出租车内,他的位置比较高,里面的情形看得很清楚。

    “保持跟踪,不要惊动她”

    “夜鹰会不会取消接头了?”地下指挥室内,一个组员问崔勇

    “不会,她正在”消毒“,有可能还要绕几个圈子,不要跟太近“

    所谓的消毒就是不断在大范围内毫无目的性的绕马路,过程的长短不同,有时可能出城,有时就在城内,目的就是消除可能的跟踪。

    当通过第二个红绿灯的时候,摩托车,红色骐达都转向到其他的分岔路中,一辆载着客人的出租车从别的岔路拐进来,紧随在目标后面。

    105

    1 捕鼠的人(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