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p7199"><pre id="p7199"></pre></tbody>

          1. <th id="p7199"><pre id="p7199"></pre></th>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重裝集結2:天降神兵>第二章 濱海漁村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章 濱海漁村

            小說:重裝集結2:天降神兵 作者:見龍 更新時間:2015/10/28 15:22:11

            秋雨綿綿。

            汶川大地震過后的一年,天公似乎仍在哭泣,雨水格外多。

            在膠州灣,漁船安靜地停靠在海邊,繁忙的海域迎來少有的安逸。

            濱海小漁村,周家并不算寬敞的院子里擠滿了男女老少。即使今天不下雨,大伙也不會出海,因為他們都等著看電視,等著看那個讓全村老少爺們兒倍感驕傲的孩子……

            在村民們中間,人們眾星捧月般圍著的,除了電視機,還有一位八十歲高齡的白胡子老人,周德順。周德順老人是周家的大家長,那個讓全村老少爺們兒倍感驕傲的孩子,就是他的小孫子——周剛。

            “來嘞!來嘞!出來嘞!是這個吧?”

            一個老漢趴在電視機前瞪大了眼睛,驚喜地叫道。滿院子的人都伸直了脖子往前看,生怕看不到。周德順老人也吃力地挺直了腰板,使勁瞇著那雙老花眼。

            頓時,院子里鴉雀無聲,只有電視機里傳出這樣的聲音:

            “向右——看——”

            “一!二!三!四!”

            唰!352頭天降雄獅,身著灰白迷彩服、手持03式突擊步槍,邁著正步,雄姿英發、威武雄壯地走過天安門廣場,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振奮人心的敬禮,整齊劃一的步伐,震天動地的口號!瞬間吸引了周家院子里的所有村民,不少當過兵的老人更是當場流下眼淚。

            電視轉播的鏡頭拉近,只聽播音員說道:

            “現在,威武走過天安門城樓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降兵方隊!他們由特級英雄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組成,在汶川大地震中,我空降兵部隊為抗震救災發揮了突出作用!”

            鏡頭進一步拉近,準確地捕捉到空降兵方隊的排頭兵。只聽剛才趴在電視機前叫喊的老漢又喊道:

            “快看快看!剛子在那兒呢!黑臉、大高個子……哎呀!這可不就是剛子嘛!還是排頭兵呢!真出息!二哥,剛子給你長臉嘞!給咱全村長臉嘞啊!”老漢沖周德順興奮地喊道。

            周家的院子沸騰了……村民們圍著電視,激動地鼓掌、叫好,那熱烈的氣氛足以傳到二里地之外。

            然而,當全村老少爺們兒沉浸在驕傲和自豪中時,周德順老人面帶微笑,安詳地閉上了雙眼,停止了呼吸。看到孫兒穿著軍裝、挎著鋼槍,昂首走過天安門城樓,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老人放心了,他不必再等孫兒的軍功章,安然地離開了……

            我們故事的主角——周剛,生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參軍之前,他一直生活在膠州灣這個再普通不過的小漁村里。周剛天生的高大身材,虎背熊腰,是個典型的山東大漢!

            **式上,走在空降兵方隊排頭兵位置的周剛,眼大如銅鈴,劍眉倒豎,英氣逼人!自古山東多好漢,二十出頭、血氣方剛的黑大漢周剛,頗有幾分武松武二郎的英雄氣!他那黝黑的臉龐,銳利的目光,都是在尖刀部隊歷練打磨的結果,強壯的身體里似乎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

            一個人的時候,他喜歡靜靜地看著遠方,目光中有一絲眺望,也有一些回望的意味……

            膠州灣的小漁村,安逸而平靜。

            奶奶走得早,爺爺周德順一人含辛茹苦,把四個兒子拉扯**。周剛的父親排行最小,幾位兄長成年后都走出了漁村,只有周剛的父親一家陪著年邁的爺爺,留在這生養的故土。

            周剛清楚地記得,童年并不快樂。小時候,每逢佳節,親朋好友、兄弟姐妹齊聚一堂,然而這并不令他感到開心。從大城市回來的哥哥姐姐,穿得比他好,見識比他廣,會說普通話,學習成績又好。

            “小剛子,快把你的四驅車拿出來,跟我們一起玩!”

            “啥?四驅車是啥?”小周剛一臉茫然地問城里的哥哥。

            “……你連四驅車都沒有嗎?那《四驅兄弟》你總看過吧?”

            小周剛搖搖頭,“嘿嘿,俺沒看過,俺家電視不演那個……但是俺會打彈弓,俺還會做彈弓呢!喏,給你看看!俺打得可準了!”

            小哥哥接過彈弓瞅了瞅,很快就不屑地扔在一旁,“哎呀!誰玩這破玩意兒!走,我們帶你去玩四驅車!”

            每每這個時候,小周剛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哥哥們的玩具,小周剛從來沒見過,哥哥們談論的話題,小周剛也根本聽不懂。他是土生土長的鄉下娃,小泥腿子。盡管哥哥姐姐待這個鄉下**很好,可他年幼的心靈早早就產生了自卑感和落差。

            不僅小周剛如此,父母也是如此。于是,當周剛上小學之后,父母決定離開故土,南下廣東,打工掙錢。就這樣,不滿十歲的小周剛,和中國千千萬萬農二代一樣,成為了留守兒童。

            家里只剩下周德順老人和小孫子周剛。

            周德順老人是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打過上甘嶺戰役的志愿軍老戰士。雖然沒什么文化,但老人深明大義,家教甚嚴。因此,小周剛在爺爺的管教之下也算安分。但有一點,這小子雖然從小又黑又壯,卻古靈精怪,鬼點子甚多。在學校調皮搗蛋,不愛學習,用老師的話說就是聰明勁不往正地方使,隔三差五就惹是生非。

            這樣的小孩很容易成為村里的“孩子王”。

            有一次,鄰村一戶人家的牲口發了狂,將本村幾戶人家的菜地撅了個遍!可肇事人家蠻橫不講理,不但不賠償、不道歉,還動手打人。小周剛看在眼里,氣在心里。

            這天晚上,爺爺已經睡下,小周剛便開始實施自己策劃了一整天的小陰謀。

            他翻墻進入鄰居家,輕輕敲窗戶。

            “孬蛋……孬蛋!快出來,行動嘞!”

            小名孬蛋的小伙伴打開窗,問道:“恁干什么?恁還真要去啊?我給恁說,恁要是讓恁爺知道嘞,可就草雞了!”

            “草雞了”,膠東方言,就是麻煩了、糟糕了的意思。

            小周剛:“孬蛋啊孬蛋,恁就是個彪子!恁不說,俺不說,俺爺上哪唻知道?再說,出事俺一個人兜著!恁到底去不去?”

            孬蛋:“中中中,恁兜著就中!等俺穿衣服!”

            小周剛:“快點快點!俺去喊二孩子他哥倆!村頭匯合!”

            孩子王帶領幾個小伙伴,摸黑找到鄰村的那戶肇事人家,神不知鬼不覺地翻墻跳進院子里。周剛給大家遞個眼色,便開始行動。他們分工明確,二孩子哥倆負責把風,周剛和孬蛋往牲口的食槽里放臭雞蛋和瀉藥。

            得手之后,幾個孩子洋洋得意,頗有幾分報仇雪恨的快感!幾人正要離開,周剛突然停下腳步。

            孬蛋:“咋嘞?趕緊尥吧!還等啥嘞?”

            周剛眼珠子一轉,捂著嘴笑呵呵地問道:“孬蛋,恁晚飯吃的什么?”

            孬蛋:“白飯、大蔥、老豆腐,干啥?”

            周剛:“俺也吃蔥嘞,哎呀……肚子咕咕叫,想解個大手!”

            說罷,周剛指指這戶人家院子里的水井。

            孬蛋和二孩子等人大吃一驚,“恁作死啊?太惡心嘞!”

            周剛不以為然,興奮得狠,“俺惡心?中,俺就讓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惡心!二孩子恁倆繼續把風!孬蛋,跟俺過來!”

            孬蛋扭臉就要跑,被周剛一把拽了回來,強行摁住。

            于是,這兩個搗蛋鬼把肚子里早已發酵的大蔥和豆腐,一股腦全部排進了這戶肇事人家的水井。

            后來,周剛和孬蛋幾個心里也犯突突,好幾天提心吊膽。可這事終究沒人看見,肇事的那家也自覺理虧,就不了了之了。

            打這事兒起,小周剛似乎因為逃過懲罰而倍受“鼓舞”,調皮搗蛋變本加厲。

            到了中學,也到了叛逆的年齡。

            周剛和爺爺的話越來越少,有時甚至一天到晚不說一句話。洗剪吹那是自然的了,十五六歲的年紀,抽煙喝酒泡網吧,天天聊扯小姑娘,時不時的還夜不歸宿!這樣下去如何是好?

            周德順老人心里是苦悶的,他無比想念小時候那個肉嘟嘟、黑不溜秋、古靈精怪的胖小子,每天晚上睡覺之前都要聽爺爺講打仗的故事。現在歲數大了,已經管不了他了。眼瞅著兒女們長年在外打工,村里出去打工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多,老人開始考慮小孫子周剛的前途問題。總不能這孩子以后依然靠種地、打漁,一輩子生活在這村里吧?讓他好好念書考大學,可他滿腦子聰明根本不往書本上使!讓他出去打工,別說孩子愿不愿意,老爺子自己都不愿讓小孫子走父母的老路!

            于是,周德順萌生了讓周剛當兵的想法。自己年邁管不了,父母在外管不著,干脆就讓部隊這個大熔爐好好調教調教他!混得好了,祖上光榮;混不好,當兩年兵回來,好歹有個人樣啊……哪像現在這樣天天吊兒郎當、混世魔王?

            9

            第二章 濱海漁村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