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p7199"><pre id="p7199"></pre></tbody>

          1. <th id="p7199"><pre id="p7199"></pre></th>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海天榮光>E01 反恐,不是演習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E01 反恐,不是演習

            小說:海天榮光 作者:燕山槍騎兵 更新時間:2017/5/12 14:02:02

            夜幕低沉,寥寥幾顆殘星似乎要被來自海上的勁風吹走,掛在天邊的一彎新月在云縫中忽明忽暗。

            無論風云如何變幻,兩架無人機依然在三千米高度保持既定航線平穩飛行,注視著這片位于卡拉奇西北150多公里的山脈。

            似乎是替代消失的月光,山腳下極為不起眼的一間小屋里陡然出現一簇桔色光亮,卻存在了僅僅不到5秒即告消失。很快幾團黑影出現在門外,呈扇形快速把周邊搜索一遍之后消失在屋內。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海雁固定翼艦載無人機上的可見光 / 紅外合成孔徑雷達和熱成像系統,自始至終在通過機頭整流罩內的衛星數據天線向指揮部如實傳送偵查數據,同時也擔負著通信中繼和導彈中繼制導任務;而另一架WZ6-B旋翼艦載無人機則承擔著監視、測控、和超長焦光學成像等任務,側翼掛架上的兩枚空對地導彈隨時為地面人員提供火力支援

            游弋在海上的F-22P型護衛艦戰情中心內熒光閃閃,數據終端將無人機提供的情報還原成圖像和字符映射到顯示屏前觀察者的眼底。

            一名留著絡腮胡神色嚴峻的上校緊盯顯示屏,通過衛星保密電話同上級不時交談幾句,他下達的每一條命令不經艦長均被中下級軍官執行。側后的艦長只是側后靜聽,竟完全說不上話,軍艦儼然臨時換了主人。

            信息同時也通過共享數據鏈傳送到距離1.5海里外的海軍“武城號”驅逐艦上。這艘052D級驅逐艦舷號118,作為到訪的編隊旗艦,其漂亮的外形和強大的電子及火力系統一直是巴國海軍羨慕的對象,在整個演習里一直處在眾人眼光的焦點中。

            本應在兩日前結束的兩國海軍演習卻被一場恐怖襲擊推遲,雙方艦隊的官兵都在食堂或者居住艙的電視中收看了滾動新聞報道,“卡拉奇市中心的一座商場外發生汽車炸彈襲擊事件,目前爆炸造成70余人死亡,一百二十余人受傷,卡拉奇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所有醫院醫護人員全力救治受傷人員。據悉,遇難人員中有兩名來自中國企業的員工。巴國境內的極端組織IS分部宣布對此事件負責。”

            經過各種信息情報交叉比對,巴國三軍情報部門迅速判定了襲擊組織藏匿的大致位置,決定對此伙匪徒一網打盡。鑒于嚴峻的安全形勢,為防止情報泄露,同時加強兩國軍事協同能力,由巴**全部門和到訪的中國海軍陸戰隊各抽調精英人員組成聯合反恐作戰小組,來對匪徒營地進行鎖定偵查,并配合海軍的精確打擊行動。

            靠著線人和情報的支持,聯合小組幾經周折搜尋到了山谷里的幾棟小屋,為了不打草驚蛇,小組一行六人一直潛伏在山梁上,經過近20小時耐心等待,終于到了收網時刻。

            偽裝網能阻擋強烈的太陽直射,卻不能給潛伏人員帶來清爽,身上的衣服濕了干,干了又濕,為了減少水分消耗,戰士們白天除了必要的溝通基本不多說一個字,晚上才偶爾說上一兩句舒緩心情。

            “親愛的朋友們,任務要結束了,只要導彈一到,“嗵”這群該死的魔鬼就下地獄了,然后我們回去就能立功受獎,我也能回家抱抱小哈利夫,呵呵。”巴軍情報局少尉拉赫曼語氣輕松起來,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潤濕了干裂的嘴唇后對左手邊的陸戰隊初級士官王學明用英語低聲說著。

            “導彈發射了沒?我也想讓任務快點結束好喝杯涼啤酒,這里太熱了。”王學明低頭擦去睫毛上汗水蒸發后的結晶,回味起啤酒流過喉嚨的痛快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數據傳輸完成,分分鐘就發射。。。。。”拉赫曼聽到耳機里的命令又轉頭對自己部下默罕默德用烏爾都語說:“注意,如有幸存者全部擊斃,一個不留。”

            “是長官。”默罕默德將懷里的NSG-85打開保險,同時調整了CS/OS19瞄準鏡的倍率。

            經過重新設計的NSG85狙擊槍配用專門的狙擊彈,戰術導軌上可以串聯3-12倍白光瞄準鏡和微光夜視儀,光電觀察儀等戰術裝備,來自SVD的改進設計既可以輕易上手也滿足了巴軍方對800米內目標精確狙擊的要求。作為半自動狙擊補充火力在陸戰隊特戰小組中同樣也有裝備。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幫孫子,他們讓打誰咱就打誰,做客軍的感覺可真不爽。不管怎么說,老天讓我來一發給同胞報仇吧。”上等兵劉琦撫摸了幾下11式狙擊榴彈發射器的六發彈鼓憤憤說著。

            陸戰隊特戰小組除了11式狙擊榴彈發射器,用的都是巴方提供裝備,因為不想造成有他國介入的證據,比如其他人則配發北約口徑的M4或者M16系列。

            組長宋濤手臂一震,單兵終端接到了戰情中心傳來的信息,遂打斷了戰友們:“導彈已發射,大家注意。”

            一枚KAD108導彈從F22P型護衛艦筒倉中激射而出,迅速爬高后經過GPS修正航向朝著山脈飛去,在山區GPS精度不夠的情況下,想完成超視距精確打擊,還是多虧無人機的中繼制導。無線電測高儀加數據鏈系統控制著導彈靈活的在山間穿梭。為補充縱深打擊火力,F22P將四枚反艦導彈換成了對地巡航導彈,使用一體化筒倉,該型導彈經過巴方國產化后可完成多種任務,有了無人機聯合制導必將完成精確打擊首秀。

            本次精確打擊雙方高層都很重視,標志著兩軍數據鏈系統的一次整合,也是全天候戰略伙伴關系的完美詮釋。無人機在空中銜接起一道完美的數據橋梁,巴方護衛艦顯示屏上模擬出一條導彈進攻路線,不斷移動的小紅點越來越接近目標。

            “開始照射。”拉赫曼少尉舉起望遠鏡對部下命令道。

            巴方架設在三腳架上的單兵激光照射引導儀立刻射出一束不可見激光,反射回的信號毫無延遲的被導彈接收,完成最后修正一頭扎了下來。

            一個紅色光點從頭上飛速掠過,隨即一陣滾雷般的嘯聲回蕩在山谷中。火光一閃,300公斤高爆戰斗部瞬間將那片房屋夷為平地,沙石中多出一個碩大的彈坑。

            等待片刻,燃燒的火焰漸漸熄滅,拉赫曼派出兩名戰士前往目標處勘查進行毀傷評估,如果需要,WZ6B無人機上的兩枚待發導彈可進行追加打擊。

            漸漸冷卻的沙地上散布著已經燒成焦炭的尸體碎塊,現場沒有任何生命存在跡象。拉赫曼對成果很是滿意,對上級匯報時也加重了語氣。

            剩下的工作便是等待步兵進入現場,進行后續清理。

            天明時分,幾架涂有巴國海軍標志的直升機卷起昏黃沙塵降落在谷底,特戰小組戰士們交接完畢后準備登機勝利返回卡拉奇軍港。

            拉赫曼在旋翼下叫住王學明:“兄弟。希望以后還有合作的機會,我很喜歡你,請把這個小禮物收下吧。”說著從腰包中取出一柄民族特色的小彎刀。

            王學明不喜歡被爺們說喜歡,但也明白這是對方的習慣說法,心里苦笑嘴上還是欣然接受:“謝謝兄弟,把我的頭巾送給小哈利夫,告訴他多了個叔叔。”

            寫著“陸戰隊*突擊”的黑色頭巾被拉赫曼高興的收進胸前口袋,沖登上機艙的王學明伸出大拇指晃了晃。直升機雖然已經離地,兩方隊員們還在不停的揮手告別,直到看不到對方。

            為了慶祝演習勝利結束以及任務完成,巴方在軍港舉行慶祝招待會,并特地為陸戰隊員們獻上了花環和勛章,更讓陸戰隊員們驚喜的是還有巴方贈送的各式小紀念品。

            直到艦隊離開卡拉奇港,航行在公海上的幾天里,劉琦還是會津津有味的回味那段經歷,并給水兵們描述經歷有多么有驚無險,這時老兵們會摸摸胡子不屑的笑句:沒出過國的新兵蛋子。

            炎炎烈日下,現代級驅逐艦129號“寧甬艦”、054**護衛艦595號“宜安艦”、以及武城艦在印度洋上劈波斬浪,903**遠洋補給艦“呼倫湖”號亦步亦趨,艦隊以15節的航速駛向馬六甲海峽。

            檳城,各華人團體和中資機構正熱烈盼望著艦隊的友好訪問,官兵們也想在這座宜人的城市留下更美好的回憶。

            按照計劃,艦隊到達檳城之前將在公海上進行反水雷訓練,訓練由艦隊中的現代級129號“寧甬艦”擔任布雷艦,054**護衛艦595號宜安艦則擔任掃雷艦。內容之一便是人工清除水雷,陸戰隊員們將使用11式狙擊榴彈發射器和12.7mm反器材步槍以及89式重機槍進行直瞄射擊。

            寧甬艦經過大規模武器系統升級后,雖然將原來威力強勁卻笨重的兩座雙聯裝533mm魚雷替換為兩座三聯裝輕型324mm魚雷,但它可以承載40顆水雷的能力依然保留了下來,可攜帶當今先進的水雷進行近海布雷反潛,設立警戒區等任務,當然訓練用的還是帶有無線電定位裝置的模擬水雷。

            然而海上的天氣變幻莫測,武城艦接收到衛星傳來的云圖,一場熱帶風暴正在形成。很快雷達勾勒的積雨云圖也驗證了衛星的正確,鑒于逐漸增大的風浪,艦隊司令部宣布訓練暫時取消,自然引來陸戰隊員們對老天的一頓怨言。

            等夕陽被鉛色陰云驅離,雨霧攜裹著艦隊沖進黑暗的漩渦。一道道閃電撕破絲絨一般的天幕,風雨都似乎改變了顏色。

            武城艦艦橋的舷窗上,雨刮器以最大速度旋轉著,室內除了熒光屏和指示燈發出幽幽的微光,便是映射來的紫色電光,水兵們臉上不斷變化著離奇顏色。

            艦長何國杰上校巡視完各戰位,坐在專屬座椅上聽航海長白文瑞向他匯報完工作,想休息片刻卻被后面的無線電室打斷:“報告艦長,收到商船“瑪利亞之星”號求救信號,聲稱遇上了海盜。請指示。”

            何國杰虎目一睜,當即起身來到后艙,通信士官依令播放出商船上通過國際頻段發出的實時求救聲訊,船長的聲音充滿了驚恐:“。。。。。這里是瑪利亞之星號,上帝啊,請救救我們。。。。啊!他們開始登船了!”

            “命令陸戰隊待命,雷達跟蹤監視,保持通話暢通。對瑪利亞之星回復,讓他們堅持住,我們馬上趕到。”

            “是!瑪利亞之星號,瑪利亞之星號,這里是中國海軍。。。。。。。”通信兵鐘天宇流暢而標準的英語通過甚高頻通信穿破雨幕。艦上絕大多數人都參加過亞丁灣護航以及多次海上聯合演習,熟悉各種突發事件的流程。

            由副手接替工作后,航海長白文瑞也隨后來到電子海圖臺前,高清大屏上艦隊前方45海里處標示“瑪利亞之星”號的光點不斷閃爍,并加蓋了SOS字樣。白文瑞手中不停,各種信息一條條出現在電子海圖上,以供何艦長參考。

            “經查該船屬于巴拿馬籍多用途散貨船,目前處于正常行駛狀態,他的下一個港口是科倫坡港,暫時還沒有個人或者組織對事件負責。艦長,我們所處的海域一直沒有海盜存在的情報,這伙海盜很可有能是新冒出來的。”白文瑞說著自己的判斷。

            “不管老海盜還是新海盜,遇到咱們也是緣分,雖然是相向而行,但想短時間抵達還是要派出直升機。現在海情如何?”何艦長通過閉路電視觀察著海面,就怕無法直升機起飛,眼睜睜看著商船被劫持,傳到國際上也是一大丑事。

            “勉強可以起飛,但要盡快返回。”白航長憑借多年經驗做出了結論。

            “報告一號,請求派出直升機進行解救。”何艦長馬上向作戰指揮中心的艦隊司令李旭東少將請示。

            毋庸多言,李司令在指揮中心自然已經了解了所有情報,當即批準:“由你艦進行解救!”

            雖然寧甬艦和宜安艦都提出了申請,但綜合各艦情況,李司令認為這種海情下還是052D更靠譜。

            紅燈閃爍,戰斗警報拉響,陸戰隊員們在五分鐘內攜帶裝備登上了K28直升機。

            馬達轟鳴,共軸雙螺旋漿甩開豆大的雨點,機身脫離搖擺不定的甲板,載著8名陸戰隊員飛向瑪利亞之星號貨船。

            “這次會是真槍實刀的戰斗,所有人提起一百一的精神來!如果遇到抵抗,果斷反擊,一定要安全解救所有人質。”排長付玉杰對無線電話筒使勁叮囑著,唾沫星子噴了出來。他心里也有一絲緊張,臉上的黑色油彩遮蓋了焦慮。

            不多時,K28飛臨瑪利亞之星上空,為了安全起見先在400米高度繞著貨船飛了一圈,紅外告警系統沒有發現威脅。近年海盜裝備防空導彈的也不在少數,要是被打下來那可要被外軍笑掉大牙,而在400米高度傳統的RPG難以企及。

            貨船已經停止航行,一艘快艇掛在右側舷外隨波飄蕩,說明海盜還在船上。K28當即來到船頭準備索降。

            100米,50米,10米,飛行員懸停完畢,艙門呼的一下打開,繩索隨即垂放到甲板上,四名身穿黑色特戰服的陸戰隊員立刻沖進雨幕。

            42

            E01 反恐,不是演習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