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饮马恒河>第47章 身陷囹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7章 身陷囹圄

    小说:饮马恒河 作者:浩然君诺 更新时间:2020/9/24 10:21:09

    众人都没有想到,沃夫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方面以言语打消皮卡尔戒备之心,却突然下令将皮卡尔射杀。

    皮卡尔率领的一百多名王宫侍卫队,顿时大哗,躁动不安,却又茫然无措。俗话说蛇无头不行,将乃军之魂。皮卡尔被沃夫突然下令射死,这些沃夫带来的一百多名天竺军卒失去统领,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城门下坐在马车之中的岚德娜公主,看到皮卡尔被一箭射死,惊呼一声,拼命想从马车上跳下来,奔向皮卡尔倒地所在,却被沃夫手下军卒死命组**墙围住,无奈之下只能放声悲哭。

    皮卡尔至死都没想明白,沃夫手段居然如此狠毒。刚才沃夫又是信誓旦旦赌咒发誓帮皮尔向丞相求情,接着又和颜悦色劝说皮卡尔放下武器,居然说翻脸就翻脸,暗中下令神射手一箭射杀了皮卡尔。

    蒋师仁方才却是看得分明,沃夫刚才在翻来覆去检验王玄策鱼符之时,却是向自己身旁一名弓箭手不动声色地低声说了句话。

    蒋师仁一开始没想明白沃夫给这弓箭手说了什么,不过也暗自将手中马槊握得更紧,生怕有什么突发变故。

    此刻皮卡尔被突然射死,沃夫那边却举手示意乙方军卒全部引弓搭箭,瞄准大唐使团众人和皮卡尔带来的一百余天竺骑士。

    沃夫看也不看倒地死亡的皮卡尔,却对着跟随皮卡尔而来的这些天竺骑士森然喝道:“逆贼皮卡尔,枉顾陛下大恩,先是意图挟持公主出城谋反,刚又对大唐使者刀兵相向,我奉丞相之令,诛杀此獠,以正国法!”

    说罢,沃夫对着倒地气绝的皮卡尔呸了一声,用手指点着原先追随皮卡尔的天竺骑士,继续冷然说道:“姑且念尔等被逆贼皮卡尔所蒙蔽,并不知情,只要尔等放下武器,立即投降,我以湿婆大神名义起誓,定会赦免尔等罪过,允许尔等戴罪立功。若是负隅顽抗,死不悔改,我这就下令,将尔等万箭穿心!死后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轮回!”

    沃夫森冷的眼神,犹如毒蛇吐信,逐一向这百余名天竺骑士扫去。被沃夫盯住的天竺骑士,无一不低头垂首,不敢与之对视。

    “皮卡尔将军就惨死在眼前,众位兄弟千万不要相信沃夫鬼话!我们和他拼了!”诺拉副将此刻见沃夫不费一兵一卒,就将要降服这百余名天竺骑士,不由得嘶声大喊,意图阻止这百余名天竺骑士不战而降。

    这些天竺骑士,虽然是戒日王陛下的王宫侍卫,但是妻女家小都在这曲女城内,之前因皮卡尔旧日恩德或威严,决议跟随皮卡尔护送岚德娜公主出城,但是此刻岚德娜公主已经落入沃夫手中,皮卡尔将军也身死倒地,这些天竺骑士顿时失去效忠对象和领头之人。而且这些天竺骑士,和诺拉副将并不熟悉,是故根本没人听诺拉之话。

    而且沃夫刚才以湿婆大神名义来起誓,这对信仰婆罗门教的教徒来说,已经是极为严重的誓言,这些天竺骑士倒是十有八九都相信了沃夫的承诺。又看到沃夫这边上千士卒已经引弓搭箭,如不投降,想来断难活命。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只听嘡啷一声,一名天竺骑士将手中武器抛在地上,纵身下马,跪倒在地;其他骑士见有人带头,也纷纷扔掉手中武器,下马跪地投降。

    片刻功夫,在场之人除了大唐使团众人,还有诺拉副将还骑在马上紧握武器,其余这百余名天竺骑士顿时都呼啦啦跪作一地。

    沃夫看到这百余名天竺骑士纷纷跪地投降,却是理也不理,复又转身对王玄策道“王大人,末将乃是丞相大人麾下守城统帅沃夫,王大人**迢迢,不辞辛苦出使我国,本乃我国一大幸事。先前之事皆为误会,贵使团远来辛苦,还请放下武器,随我去军营一叙。明日待我禀明丞相大人,相信丞相大人必然会好生款待使者,以全贵国和我天竺之谊。”

    听了辩机和尚翻译过来的话,王玄策和蒋师仁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无奈和不甘。

    蒋师仁没想到,这名叫沃夫的天竺将领真是好生了得,居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迅速掌控住了所有局面。先是出其不意射杀了皮卡尔,继而威逼利诱招降了百余名天竺骑士,更先发制人掌握了岚德娜公主,此刻大唐使团众人的性命也是落入其手。面对上千名天竺士卒的强弓劲弩,蒋师仁就算再自持神勇,怕也是难逃万箭穿心之下场。此人冷静多智,阴狠狡诈,实乃生平仅见之大敌。

    蒋师仁对王玄策轻声道:“大哥,此刻形势比人强,我使团众人多有疲敝,实难再次厮杀;此领军之人阴狠狡诈,实在不可轻敌。不过听其人所言,应该不至于对我大唐使团马上动武,大哥可与此人虚与委蛇,待过了眼前这关再做他议。”

    王玄策轻轻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

    王玄策对沃夫抱拳道:“沃夫将军,我大唐东临大海,西达葱岭,北有草原,南有南海,臣民亿兆,甲兵百万,却一直是以仁义为本,睦邻友好为要。我国与吐蕃更是结为姻亲之国。我大唐与贵国也是多次互派使臣往来,足见我国与贵国睦邻友好之诚意。本使如今更是二次出使贵国,岂料贵国先有辛格污我为贼,围攻我使团驿馆,杀我使团众人、劫掠我使团财物;后又有将军领兵阻挡与此,敢问将军,这可是贵国待客之道吗?”

    王玄策说完,示意辩机和尚翻译给沃夫听。辩机和尚听王玄策一席话,顿时觉得心情激扬,胸有热血,王玄策这番话软中有硬,不卑不亢,占据道义制高点,实乃外交至理名言,连忙将这番话翻译给沃夫。

    沃夫听了王玄策这番话,自觉理亏,沉吟片刻,心中不停思忖:“不知道辛格那厮为何非要置这大唐使团于死地?此刻这大唐使团一席话,当着上千天竺士卒讲出来,自己却是如何回答才好?”

    正在此时,突然从远处又奔过来千余天竺军卒,领头那人,不是他人,正是辛格。

    辛格刚才被蒋师仁一箭射中右臂,跌落马下,不过却没有性命之碍,将受伤的右臂包扎之后,聚拢被大唐使团冲散的士卒,将驿馆之内大唐使团留下的辎重货物全部一抢而光,然后才略整军阵,朝着大唐使团突围的方向紧追而来。此刻见大唐使团被沃夫领军堵在东城门处,辛格不由得心中大喜。

    辛格对沃夫高声喊道:“沃夫老哥,千万不要放走这些贼人,我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沃夫本来正在思忖如何回答王玄策才好,抬头淡淡地看了辛格一眼,满眼鄙视之意溢于言表,不冷不热地道:“辛格将军,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污称这大唐使团为贼?”

    辛格见沃夫居然承认大唐使团身份,不由得暗自着急,难道说大唐使团已经向沃夫表明了自己身份?辛格强词夺理道:“沃夫将军,这些贼人,不是大唐使团,而是贼人假冒,你可千万不要被他们蒙骗。沃夫将军,你把这些贼人交给我来处理,必有厚报。”

    沃夫冷哼一声道:“辛格,你不用虚言诓骗于我。我刚已经验过使团的使节和鱼符,方才岚德娜公主也确认,这使团领头之人乃是前几年出使我国的王玄策大人,并不是贼人假冒!”说罢,将手中王玄策的鱼符扬了扬,对辛格示意自己已经验过对方身份。

    辛格见沃夫已知大唐使团真实身份,情急之下,生怕大唐使团将自己丑事抖落出来,急忙下令自己军卒就要向大唐使团众人围攻过去。

    沃夫再次重重冷哼一声道:“辛格,这大唐使团乃是我国贵客,有我在此,岂能容你如此造次?”说罢,对辛格这方天竺士卒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对大唐使团动手,否则定斩不饶!”

    沃夫在军中的威望,比辛格要高的太多。这从阿罗那顺的安排也可以略见一二,阿罗那顺安排沃夫负责这曲女城的城防,统领从自己领国调过来的三万大军;而只让辛格负责后勤粮草的押运,就可见阿罗那顺对二人的能力也是心知肚明。

    只不过辛格仗着自己是阿罗那顺的大舅子,自己妹子是阿罗那顺的妻子,又给阿罗那顺生了两个儿子,辛格仗着这层关系,才得到阿罗那顺的信任。要说实际领军能力,十个辛格也不是沃夫的对手。

    现在曲女城城内阿罗那顺调派过来的三万大军,也都对沃夫这个统领服服帖帖,辛格带领的这一千多天竺士卒,也只是暂时借调给他,本来也都是归属沃夫统领,此刻听到沃夫的军令,愣是没有一人敢向大唐使团动手。

    而且辛格带的这些士卒,刚才在围攻驿馆的时候,也被蒋师仁给杀怕了,此刻听到沃夫的军令,不准自己动手,也都暗自庆幸小命得保,哪里有人愿意听辛格的话,去自寻死路。

    辛格看自己手下这些士卒,居然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不由得恼羞成怒,可是让辛格自己上去挑战大唐使团,光是看到浑身浴血的蒋师仁正冷冷盯着自己,辛格就不由得心虚胆寒,哪里敢自个儿冲上去。

    辛格避开蒋师仁的眼光,对沃夫恼羞成怒道:“沃夫,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丞相大人哪里,告你勾结外敌,你就等着丞相大人治你之罪吧!”

    嘴里如此说着,辛格调转马头,看也不敢看蒋师仁一眼,恨恨拍马而去。

    待辛格灰溜溜地逃走,沃夫这才对王玄策歉然道:“贵使刚才责备的是,待会我就去亲见丞相,一定会替贵使讨回公道。还请贵使大人大量,不与辛格这厮一般见识。”

    王玄策见着沃夫将辛格斥退,己方众人暂时不会落入辛格之手,想来一时之间应性命无忧,而这沃夫将军,貌似和这辛格也不是一路,此刻被困在此,一时片刻肯定难以出城,想起刚才蒋师仁虚与委蛇的话,心中暗自有了计较。

    王玄策对沃夫抱拳道:“沃夫将军,深明大义,慧眼如炬,不被辛格所蒙蔽,还望将军能主持公道,与丞相大人仔细分说,我等大唐使团乃是为两国邦交友谊而来,而辛格一再侮辱我使团,抢我使团财物,杀我使团士卒,这是辱我大唐无人耶?请沃夫将军转告丞相大人,务必将辛格此人交给我使团处置,以报我使团被辱之恨!”

    沃夫见王玄策如此强硬,区区二十多人的大唐使团,在数千天竺军卒的包围之下,不但毫无惧意,居然还要求要处置辛格以报被辱之仇。这大唐使团当真硬气,沃夫不由得心中也暗自敬佩。

    当然,沃夫也知道,王玄策要求丞相阿罗那顺将辛格交出来自己处置的要求,估计丞相大人十有八九不会答应,不过现在也是要先稳住大唐使团,再慢慢协商解决。

    想到这里,沃夫对王玄策满脸堆笑道:“使者大人,你且放心,我自会到丞相面前,将贵使要求呈报丞相大人。还请贵使随我进入军营略作休息。待我面见丞相之后,必然会给贵使一个交代。”

    王玄策知道别看沃夫嘴里说的客气,让大唐使团去什么军营略作休息,其实就是要把使团众人控制在军营之中,只是被囚的一个客气说法而已。此时如果自己不答应沃夫的要求,估计沃夫就会来硬的了,那时,自己使团众人估计都要命丧在此。

    王玄策对蒋师仁低声道:“二弟,此时形式比人强,看来我们只能先按沃夫要求前去军营,再想方设法寻找机会了。”

    蒋师仁见此情此景,也是没有他法,只好无奈点头。

    大唐使团众人被沃夫派兵带入一处军营之中,虽然没有让大唐使团交出武器,却将使团众人所有马匹借口喂食草料,全部收缴而去。

    岚德娜公主的马车也被天竺士卒推着,一同进入这所军营之内,被分开另行安排一间住所。

    军营之外,沃夫借口保护大唐使团和岚德娜公主,特意安排了五百天竺士卒守卫在此。

    沃夫本人却连夜出发,前往丞相阿罗那顺处禀报消息而去。

    0

    第47章 身陷囹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