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海烽烟>第五十一章 可能的未来(1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 可能的未来(10)

    小说:七海烽烟 作者:朔方烽火 更新时间:2020/7/6 14:52:19

    第五十一章 可能的未来(10)

    军舰正在下沉,最后的几枚鱼雷因为想拉开更大的扇面,距离相交前几枚鱼雷也拉得更开——这时候,这本应该正确的决策在瞬息即逝的“战场”上,成为了一种不可饶恕的错误。

    舰艇仍然在前进,而这些鱼雷实在是拉的太远了。在空中盘旋观测攻击结果的水上飞机飞行员可以清晰地看到从两个方向相向而行的5道白色航迹最终斜向交汇在靶舰的白色尾迹中,然后它们在雷载陀螺仪的作用下不受干扰的继续直直奔向前方。

    攻击已经结束,靶舰身中6枚鱼雷,如果不是因为加装了防鱼雷突出部,并且拆除了舰内所有设备,移走了所有物资,增加了储备浮力的话,那么这艘军舰现在就不仅仅是甲板与海面平齐,而应该是已经坐沉在渤海的海床上了。

    几艘小拖轮突突突地开了过来,携带着便携电动抽水机的海军水兵们通过缆绳登上靶舰——他们还得尽量把这艘接近沉没的军舰带回去,研究水下爆炸对它造成的破坏呢。

    这时候,舰体的水下部分突然发出凄厉的鸣叫,登上舰去的都是老水兵。自然明白这样的声音代表着什么意思。他们一个个手脚麻利地通过缆绳跳回到拖轮上,然后毫不客气地催促拖轮舰长快点开船离开这里。

    在进水的压迫下,勉强没有进水的舱室终于也宣告失守。锅炉舱的锅炉在海水的冷却下一个接着一个熄火,舰内尚未拆除的、用来维持舰艇基本行动能力的电气管线噼里啪啦地打出火花,然后一条接着一条短路。

    那凄厉的鸣叫正是在强大水压压迫下的水下舰体结构发出的**——它们已经完全无法支撑下去了,因此在以这种方式向船上的人员发出告警信息:快离开这里,要沉没了!

    这样的大舰在沉没时还会在海面上形成不小的漩涡,在战时,通常就是这些漩涡会要了弃舰逃生的水兵们的性命。为了不让自己也被搭进去,这些大马力拖轮飞快地驶离了这里,然后在安全距离上来回巡航着,目睹着这艘帝国海军曾经的功勋舰缓缓沉没。

    “延平”级战列舰在“华甫”号载机巡洋舰的第一波进攻下,就坐沉在渤海海床上的事实,不但让“华甫”上从舰长到普通水兵的所有人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更是惊呆了陪同演习舰队编组战术的战巡舰长们。

    这个消息很快通过无线电飞向在陆地上等待着消息的大人物们,与水兵和舰长们不同。在前线的官兵们只需要考虑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够了,但大人物们却要从更加复杂的问题去入手,来思考这次演习究竟能给帝国海军带来些什么。

    “确认是关死了水密舱门么?”亚历山大抬起头来,向着手里拿着薄薄的抄报纸的报务员问道。

    “演习舰队方面反馈是确实关死了,确认水密门和水密垫圈都没有问题。”

    亚历山大不理他,只是拿着手里的一份写画满了公式和数字的草纸走上前去,拍了拍徐越明肩膀的同时,高声呼喊了李步森:“阁下,我想您一定对这个有兴趣。”

    李步森和北洋舰队的司令官正交谈着什么,两人有说有笑,气氛十分融洽。听到亚历山大的呼喊,李步森转过头来,面容和善:“阁下有什么事?”

    亚历山大挺直腰杆,清了清嗓子——并且把这一整套动作在几秒的瞬间里做完。他开门见山:“按照中雷时间和沉没时间推算,再结合鱼雷的装药量,推算其能造舰体上造成的破孔……我发现进水速度不对,靶舰沉的太快了。”

    北洋舰队司令官这时候来了兴趣,他向前上了一步,跨到领先李步森半个身位的位置上。上将司令官面容跟他军衔平级职务高一级的李步森一样和善,但眉宇间却比李步森多了些凌厉,偶尔还带着威胁的味道:“有意思,这是什么原因呢?”

    “我刚刚问过了,确认舰队那边没有操作失误。”面对司令官气场的威压,亚历山大的声线甚至都没有出现波动,更是毫无表情。他表现得彬彬有礼,而且一下子就猜中了舰队司令官最想要的答案。

    在听到这句话后,司令官眉宇间那股几乎令人察觉不到的凌厉立刻消散去了——快到身旁的人都没有发现这一细微的变化。处在舰队司令官身后的李步森自然是明白这一场小小的交锋究竟目的何在,他笑了笑:“那你的推断呢?”

    “我认为可能是舰内出现了渗水的问题。”亚历山大不改辞色,却似乎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中所蕴含着的分量一般。

    “舰内渗水?多严重?”司令官退后半步,同时问出这句话。

    这句话把身边正叽叽喳喳交谈的其他海军高层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亚历山大这样一个舰政工程厅出来的家伙,竟然推断出了“延平”级出现了舰内渗水的问题——要知道,在舰队方面操作没有失误的情况下,这几乎是主动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部门的头上来。

    且不说出了问题,舰工厅内部会遭遇多严厉的问责,难道这个亚历山大不想在同事面前再混下去了么?

    “由于进水的水压较高、流速较快的原因,我推断舰内一定有管道出现了渗水,导致水密隔舱的效果被大大地弱化了。”

    旁边一个少将插进嘴来,直接将大人物们心中的担忧和盘托出:“这就是说,帝国海军的军舰设计上,都存在类似的问题?”

    冒失的少将问出的问题就像是一颗拥有足够威力的炸弹一般,把现场炸的鸦雀无声。一双双黑色的眼睛将视线焦点凝聚在白肤黑眼的亚历山大身上,等待着这个外国佬的回答。他们或怀着探寻并解决问题的态度,或怀着的却是看这个白俄佬倒霉的想法。

    “舰内管道渗水跟设计有关?不不不,少将阁下,您理解错了。”亚历山大连连摆手,“压根不是设计的原因。”

    “那就是说是舰队操作的原因咯?”另一旁,一位北洋舰队的上校怀着不满,用着一种半询问半逼问的口气,现场已经能够闻到火药味了。

    “不是,也不是。”亚历山大想到舰队方面会有激烈的反应,却没想到这些军人这么在意是谁犯的错,一下子自己的思路也有些乱。他连连摆手的同时,快速地在脑海中理清了思路:“我是说,这可能是没法避免的。”

    “没法避免的?”李步森饶有兴趣地以一个局外人的态度看着北洋舰队诸位将官校官的表演,不紧不慢地推动着话题的前进。

    “是的……不过我现在还没法作出结论,我想,我们可能需要把这艘船捞上来再仔细分析一下。”

    徐越明被李步森派出去跟随舰队现场记录,与那些大人物不同的是,现场见识过英国皇家海军利用舰载航空兵进行战斗任务的他倒是没有对这次鱼雷机们取得的巨大战果表现出过多的惊奇。

    正在他站上“华甫”号载机巡洋舰的瞭望塔,一边跟旁边的瞭望士官心不在焉地搭着话一边思考着些有关海军战略战术的问题时,水天相接处,十几二十个小小的黑点已经若隐若现,紧接着徐越明就听到了旁边瞭望士官的喊叫:

    “确认是我舰载机!”

    一连串航空作业流程开始了,令旗被挂上桅杆最顶端,掌旗兵也开始打出跟令旗相同含义的旗语。这两种手段互为备份,确保在空中的舰载机飞行员能够接收到母舰的航行和空管信息。

    陈天雄将风挡下沿的正**对准载机巡洋舰全通甲板的正中心,小心翼翼地调整操纵杆和节流阀,先让这架“嗡嗡叫的破书架”微微抬起来一些,确认了是对准刷着白漆的正**降落线后,陈天雄才右手向前用力,把飞机的机头缓缓下压——他是机队的长机,必须为机队作出表率,在缺少数据的情况下,承担第一个降落这样危险的任务。

    操纵杆缓缓下压,确保飞机粗壮的前起落架同时拍在甲板上,同时继续保持节流阀缓慢前推——这是为了能够在着舰失败后迅速进入复飞姿态。但当一阵猛烈的震颤传来,飞机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了尾巴一样,这个时候,陈天雄知道可以松开节流阀了。

    减速,滑行……这架被飞行员们戏称为“嗡嗡叫的破书架”的鱼雷机终于被以八重滑轮组为核心的重力阻拦系统挂住,在冲出一段后,拉出一个三角形的钢索终于是迫使飞机停了下来。陈天雄已经迫不及待,飞机还未完全减速,他就已经从机舱中站起身来,准备跳下。

    远处的空勤已经开始奔跑过来,他们要赶快把这架飞机拖到旁边去,防止它阻碍到后面的飞机降落——这时候,小队中的第二架飞机也已经将风挡下沿正中对准跑道了。

    1

    第五十一章 可能的未来(1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