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玄衣纁裳>第177章 王元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77章 王元仁

    小说:玄衣纁裳 作者:信德之路 更新时间:2021/3/29 9:08:10

    金申匡复国却无法顺利登上王位,而在蜀地的王氏兄弟还在为复国做斗争,只不过在复国之前,他们要角逐出王位的人选。

    在西川的王元仁觉得大雍朝廷对他恩宠优厚,而且现在也还不是复国的时机,想要派人去大雍表达一下忠诚,而王元璋却挡住绵州的道路,不让他派使者入朝致谢。

    见此情况,王元仁便同节度副使赵禾良等谋议,准备派遣使者从峡江出川上表,他手下的掌**,也是蜀国旧臣李日说:“您不同东川商量而独自派出使者,那么将来不守协约的责任就落在我们头上了。”因而王元仁又派人告诉王元璋,想叫他让路,王元璋却不听他的。

    此时,王元仁同赵禾良与诸将计议派昭武都监高立俦领兵攻取壁州,来断绝秦岭以南的兵卒转奔山后诸州的人。王元仁正和自己的僚属商议,李日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向朝廷报谢,现在却反派兵侵袭,您如果不顾西川百姓,就不如发出战报直取梁州、洋州,哪用得着攻打壁州啊!”王元仁便停止攻取壁州。赵禾良从此厌恶李昊。

    王元仁三次派使者劝说王元璋,对他说虞嗣源对两川优礼有加,如不上表谢罪,恐怕还要派兵来讨伐,王元璋不听。王元仁又派李日到梓州拜见王元璋,极力论述利害。王元璋见到李日,怒骂不已,仍不同意。李日回来,对王元仁说:“王元璋不容商量,而且有袭取西川的意图,您可要戒备他。”

    果然如李日说的,东川节度使王元璋聚会众将谋议袭击成都,众将都说一定能够攻克;前陵州刺史王军却说:“师出无名,一定不能成功。”

    王元仁听说王元璋来袭,派马军都指挥使潘仁嗣统领三千人马到汉州侦察。

    王元璋派兵进入西川境内,声势很大,王元仁担忧,赵禾良说:“王元璋为人勇猛而没有恩德,士兵心中不依附他,如果他据城固守,就难以攻克,如果进行野战,就容易擒获他了。现在,他不守自己的巢穴,对您是有利的。王元璋用兵,精锐都放在前锋,您应用弱兵引诱他,用强兵等待他,开始虽然要有小挫折,最后必然取得大胜利。王元璋素来以威武扬名,现在他兴兵骤至,人心害怕,您应当亲自出战去抗御他,来加强兵众的斗志。”

    赵壬隐认为赵禾良的话说得对,也说:“王元璋轻率而没有谋略,他举兵必然要失败,我应当为您把他捉住。”于是,王元仁任赵壬隐为行营马步军都部署,统领三万人抗拒王元璋。

    王元璋的兴兵文书送到成都,还有给赵禾良、赵壬隐及李兆的信,信中造谣说,赵禾良、赵壬隐和他自己通同设谋,招唤他来攻西川。王元仁把来信交给赵壬隐,赵壬隐根本不看,投掷于地,说道:“不过是施行反间之计,要使令公杀节度副使和廷隐而已。”便向王元仁郑重地道别就带兵上前线了。

    李兆素来不认识字,一看来信,便说:“王元璋教我反叛哟。”把王元璋派里的使者囚禁起来,然而也调集兵马做了自我保全的准备。

    王元璋的兵马到了汉州,西川的军和他在赤水开战,被王元璋打得大败,领兵的将军被王元璋擒获,王元璋便占领汉州。

    为了对付自己的这位兄弟,王元仁留下赵禾良、高敬守卫成都,自己带领八千兵马奔向汉州。到达弥牟镇,派赵壬隐陈兵于镇北。

    第二天王元璋望见西川兵势盛大,自己退到武侯庙下。王元璋帐下的骁勇的兵卒说:“太阳正当午,把我们大家曝晒在烈日之下要干什么!”

    王元璋听到这话,才上马向前进军。前锋刚刚交战,东川右厢马步都指挥使张进向王元仁投降,并说:“王元璋的兵马全部在这里,再没有后继部队,应该快速出击。”

    王元仁登上高坟头督战,西川军三次交战都失利,王元仁手下的将军张铎率领众兵大喊着进军向前,东川兵大败,死亡数千人,被擒获的武官有八十余人。

    王元璋见此情景,捶打着胸脯说:“亲近兵士都丧失了,我还依靠谁啊!”只同几个骑兵逃遁而去,其余兵众七千多人投降了。

    王元仁领兵追赶王元璋到五侯津,东川马步都指挥使投降。西川兵攻入汉州府第,寻找不见王元璋。当时,士兵争着劫掠王元璋的军事物资,所以王元璋得以走脱。赵壬隐追赶到赤水,又迫降其士卒三千人。

    几天后,王元仁与赵壬隐在赤水会师,便西还成都,命令赵壬隐统兵进攻梓州。

    王元璋退至梓州,坐着肩舆回来,王军迎接时问道:“明公全军出征西川,现在回来的不到十人,是怎么回事?”

    王元璋哭着不能答对。到了自家府第,正在吃饭,王军与王元璋的义子牙内都虞候王延浩带领兵丁三百人冲了进来。

    王元璋知道大事不好,拉着妻子跑到北门城楼,呼唤指挥使潘周,让他**乱兵,潘周带着十个兵丁登上城,斩了王元璋的头,一起交给王军,王军便开城迎入西川兵而投降了。

    赵壬隐进入梓州,封闭了府库财物以等待王元仁到来。李兆听说王元璋失败,才把原来囚禁的王元璋派来的使者杀了,并报告王元仁。

    王元仁率兵八千人赴梓州。到新都时,赵壬隐向他呈献王元璋的人头。王元仁到达梓州后,赵壬隐带领着东川的将吏来迎接。

    王元仁进入梓州之后,犒赏战士,饮宴之后,王元仁对李罕、赵壬隐说:“二位将军谁应当镇戍在这里?”

    李罕说:“令公如果再把蜀州交给我领管,我也可以去。”

    赵壬隐不说话。王元仁觉着为难,回来之后,让李日起草公文,等二将有所推让便任用一个为留后,李日说:“以前虞昌勖就有过一人兼领四镇,现在二将不肯相让,只有令公自己领管为宜。您最好赶快回成都,同赵禾良仆射商量。”

    王元仁命令李罕返回遂州,留下赵壬隐为东川巡检,任用李日行使梓州军府的管理事务。李日说:“两只老虎正争斗得凶,我不敢接受这个命令,愿意跟随您回成都。”于是,王元仁便用都押牙王立铢为东川监押。

    王元仁到达成都,对李日说:“我取得东川,忧虑更多了。”

    李鈤问其缘故,王元仁说:“自从我离开梓州,收到李罕七次表文,都说‘您应该亲自领镇东川,不然诸将会不心服。’赵壬隐则说‘本来不敢领镇东川,因李罕不相让,才有了与他争任之心。’请你替我晓谕赵壬隐,我想在阆州设立保宁军,加上果、蓬、渠、开四州,请他去镇守。我自己兼领东川,以断绝李罕的企望。”

    赵壬隐看了信,还是恨恨不平,他与李罕的矛盾已经很难调和,他要求与李罕比武,谁胜谁领东川;李日一再劝解他,他才接受了王元仁的命令。

    王元仁任用赵壬隐为保宁留后,赵禾良带领将吏请求王元仁兼镇东川,王元仁答应了。赵禾良等又请求王元仁重新称帝,恢复蜀国江山,发,赏赐功臣,王元仁没有同意。

    王元璋攻打王元仁的时候,山南西道节度使王元钊向大雍朝廷作了报告,范正光对虞嗣源上言:“如果两川一人掌握,此人只要安抚百姓守卫险要之地,蜀地那就更难于攻取了,最好在他们交争之中,早日收服他。”

    虞嗣源命王元钊用兴元之兵暗中规划准备进取西蜀。没有多久,听到王元璋败死,范正光又说:“王元仁虽已据有全蜀,然而他的士兵都是蜀国的旧人,人心稳固,意图重建蜀国,陛下应该趁他立足不稳,派兵讨伐”

    虞嗣源回答他说:“王元仁是被人离间才干出抗拒朝廷的事情。”于是,虞嗣源派人赐给王元仁以诏书说:“王元璋是狐狼之辈,自取灭亡。爱卿是一个贤臣,应该遵守君臣的大节。”虞嗣源的使者到了成都,王元仁拜泣着接受虞嗣源诏书。

    王元仁让虞嗣源的使者回洛阳,向朝廷上表谢罪,又一次向大雍朝廷自称藩属。王元仁让李日为武泰赵禾良等五个留后起草表章,请求大雍朝廷封王元仁为蜀国王,行使墨书制命的权力,允许他自行委任将吏,同时为他们自己请求朝廷赐给节度使的旌节,李日说:“近来诸将攻取一方军镇,就占有其地域,现在又自己要求给予旌节斧钺以及您的封爵,这样,职位轻重的权衡就都落在下属部众之手了;假如您自己请封,岂不更好!”

    王元仁一下明白过来,便让李昊替自己起草表章,请求施行墨书制命,可以补授缺额的两川刺史以下的官职;又上表请求朝廷任命赵禾良等五个留后为节度使。

    虞嗣源同意了王元仁的表章,而山南西道节度使王元钊也给王元仁送去书信,表示愿意听从王元仁,帮助王元仁重建蜀国,王元仁也接受的王元钊暗中的归顺,现在王元仁只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他就可以从蜀国王重新成为蜀国皇帝。

    0

    第177章 王元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