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呼啸的军刀>军刀出鞘{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军刀出鞘{二}

    小说:呼啸的军刀 作者:蚂蚱 更新时间:2020/10/20 16:15:33

    军刀出鞘{二}

    没有路,“蟋蟀”领着我们只能按照地图上的大概方位摸索前进,有的地方黄翻译也犹豫着,只有在他和“蟋蟀”分辨地形的时候,队伍才停下来喘息一下,但大家谁也不敢大意,停止前进的时候都睁大眼睛警戒四周的景象,谁也不敢说耸立的岩石后面有什么。

    根本就不是人走的路,茂密的丛林和纠错的藤蔓密密麻麻的遮掩了我们的视线,湿滑的地面让我们跟头趔趄苦不堪言,前面的人一不留神就滑了下来,把后面的人也带翻了,再带翻后面的人,几个人一起就滑了下来,为了保持行进肃静不惊动四周,大家也不敢吭声,都是紧紧的捂着各自的装备,任由自由落体享受大地的物理作用,亏了一小队教我们把膝盖和肘部缠上厚厚的纱布,我们才没有受到大的肢体伤害,但免不了还是被划伤这划伤那,但对于我们这些皮糙肉厚的“丛林昆虫”来说都是小意思了,大家都没叫苦,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扑棱棱。。。。。。”一只不知名的夜鸟从“蜘蛛”前面的丛林里飞出来,把“蜘蛛”吓了一跳,脚下一个没踩稳,身子一矮,就滑了下来,身高力沉的他把他身后的“蝈蝈”也撞翻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下滑,把紧跟在后面的我也带翻了往下滑,我身后的陈参谋见势不好,躲也没处躲,经验丰富的他就看准时机一个前扑就趴在了爬着往下滑的我的后背上,两个人的重量叠在一起终于止住了下滑的我,我能听见我背上的陈参谋被我后背背囊里的装备咯的“丝丝”的吸冷气。

    “蝈蝈”的脚蹬在了我的头上,我咬紧牙关硬着脖子挺住他,终于把他稳住了,他也用手按着“蜘蛛”的小腿把“蜘蛛”稳住了,“蜘蛛”抱着怀里的五六式机枪喘着粗气,冲脚底下的“蝈蝈”呲牙一笑,露出了满嘴的白牙,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要不是有队伍行进纪律要求,我恨不得抓起一把泥糊住他的嘴。

    后面的“蚯蚓”把陈参谋扶起来,又伸过他的枪管让我抓住,把我拽了起来,我揉着被胸前电台咯的发疼的胸口,也是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胸口,我赶紧的打开电台的帆布外包装,检查机器有没有受损,还好,只是外壳的铁皮有点变形,被咯了几个坑,里面电台面板上的指示灯都正常的闪亮,我放心了,两个人三百多斤的重量也够这电台喝一壶的了。

    各自整理一下自己的行装,我们接着往上爬,一个个大汗淋漓,喘息不止,终于爬到了这个海拔326的高地顶端,到了山顶,前面上来的人都坐在哪里等我们,“蝈蝈”小声的说:“休息一下,等等后面的人,检查一下装备,别有遗失”。我们就围成一圈,互相检查装备,把该紧的带子都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就理顺了,同时也等后面的人上来和我们会合。

    等最后的“甲壳虫”和“蚂蚁”上来后,“蝈蝈”看见他们几个疲惫的样子命令道:“你们原地休息十分钟,整理检查装备,其他人加强警戒,注意观察瞭望”。这明显是说给刚上来的最后几个听的,“蟋蟀”卸下肩上的背囊,径直的奔向前面的一棵树,“刺溜刺溜。。。。。。”**一样的爬了上去,担任了观察哨,“蚯蚓”爬上了旁边的一个岩石,担任瞭望手,我们则坐在原地继续休息。

    “蚂蚁”从“甲壳虫”的屁股后面掏出他的水壶,打开盖往“甲壳虫”的脑袋上浇水,让他凉快一下,“甲壳虫”嘴里骂骂咧咧的嘟囔着:“这他妈的什么路啊。。。。。。,清除痕迹都不用费劲,不过也好。。。。。。再来一场雨,什么痕迹也没有了,滚落的石头都能把咱来的路给埋了。。。。。。”。

    我们几个都笑嘻嘻的听着他小声的嘟囔,为了在敌后保持肃静,没人跟他插科打诨,让他自己发泄一下吧。

    “啪”的一声,一块小石头打在了“蝈蝈”的身上,“蝈蝈”一愣神,转头看了一圈,抬头向观察哨“蟋蟀”所在的树上一看,只见“蟋蟀”正快速的从树上下来,急匆匆的来到“蝈蝈”身边,“山下有两个不明目标正向我们这里运动”,说着话,手往身后山下的方向一指。

    “蝈蝈”和身旁的陈参谋对视一眼,回过头来果断的低声命令:“全体散开,隐蔽,没有命令不许开枪,不许暴漏,散开”。

    我们立刻像一盘散沙一样各自寻找自己的隐蔽点,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在一堆灌木丛中爬下,把背囊解下来堆在前面当沙包当枪架,从背囊里拽出来伪装斗篷披在身上,只有枪口露在外面,眼睛紧盯着“蟋蟀”刚才所指的方向,悄然的大口呼吸着,极力的平静着内心的狂跳。

    周围的人也都各自把自己埋在自己的伪装斗篷下,静静的观察等待着。

    我从屁股后面的望远镜盒子里把望远镜拽出来,把微距调到夜间模式,仔细的搜索着峡谷的另一侧,大约五分钟后,一个绿色的盔式帽出现在我的视野内。

    土黄色的夏季军装,没系大腰带,胸前没有子弹带,没有水壶,没有挎包,上衣就那么随便的套在裤子上,脚下是一双泥土坷垃的解放鞋,肩上扛着一个粗大的筒状物。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扛着的物件——居然是个迫击炮炮筒,让我大吃一惊。

    我们都知道,一个迫击炮小组最少要6个人,一个扛炮筒的,一个扛支架的,一个扛底座的。三个扛弹药的,都到位后,先是扛底座的把底座狠狠的摔在地上,让底座与地面牢固的贴在一起,很好的吸收发射时的后坐力,然后扛炮筒的把炮筒底部圆球状的炮尾伸进底座的凹槽里,扛炮架的开始固定炮身与炮架,扛炮筒的开始在炮身上装瞄准镜,弹药手开始给炮弹装引信,炮手调整射击诸元,做射击准备。

    “蟋蟀”看到是两个人过来,也就是说最少还要有三个人到位才能发射,等吧,我们为了不暴漏,都潜伏着。

    我把头在伪装斗篷下缩了缩,静静的等待他们其他炮手的到位,趁这会更夫,我打量离我十米开外的那门迫击炮,从炮身的长度判断,这是一门82迫击炮,最远射击距离是4。5公里,使用球磨铸铁弹的杀伤半径是6米。

    我们都静悄悄的爬在各自的隐蔽处,紧握手中枪,静静的观察着。

    那个扛炮筒的“**”就那么随便的往地上一坐,把炮筒斜靠在肩上,坐在地上摘下盔式帽擦汗,拿褂子扇着风休息,等后面的同伴。

    一会的功夫,从这个高地的另一边又冒出一个身影,从身形上看,他手里提着一个盒子,疾步的往他同伴身边走去。从他手里提的东西看,我知道这是个弹药手,他手中的盒子里装的是六发82迫击炮炮弹,盒子从中间打开,一边固定着三发迫击炮弹。引信也在盒子里,很方便取用。

    这个新来的到了那个炮手身边就打开弹箱开始装填引信,那个炮手也站了起来,从脚下脱下一只解放鞋甩在前面,然后直接就把炮筒子墩在了那个鞋上,左手托扶着炮筒,伸直了右臂,右手握拳,竖起大拇指,先闭上左眼,向他的前方观望,扶着炮筒的左手一收一放,这是在用“跳眼法”测距啊。

    我们进行轻武器射击训练时也接触过迫击炮训练,学过这个,没个三年五年的实弹射击是练不成这东西的,看来这家伙是个老兵了,用鞋充当底座,这都是解放军师傅传授给他们的,现在却要用来怼我们,我紧咬牙关,把枪的护木都要攥出水了。

    就在我义愤填膺的时候,那个“**”炮手已经完成了测距,只见他双手托着炮筒,扭头冲那个弹药手说了一句,那个弹药手就把已经拧上引信的炮筒从炮口装了进去,“咚”的一声,一发82毫米口径的炮弹“哧”的就飞出了炮口,沿着它的既定轨道向我方阵地飞去,那个弹药手不停的往炮口里装填,手忙脚乱的在一分钟之内就打完了六发迫击炮弹,打完了他就收拾他的弹药盒子,那个炮手也穿上了鞋,用扔在一旁的褂子包上炮筒(刚打过的炮筒烫),扛在肩上。领着弹药手就往他们来时的路上跑,从他们来到,到他们打完走,一共不到5分钟时间,现场没有遗留任何东西,不是亲眼看到我都不敢相信,把我都看楞了。

    这是两个经过特殊训练的炮手,不用底座,不用炮架就能发射迫击炮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组建发射阵地,发射完毕,打完就跑,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等我方遭到炮击反应过来,再反击时,他们早就跑没影了,这才是典型的游击炮战,狡猾的**。

    就在我出神的时候,“蝈蝈”从他的藏身处跃身而出,蹿到那个场地的中间,用右手的食指朝下,在脑袋边快速的画圆圈,这是手语“向我集中”的意思,我们大家都从各自的隐蔽处向他快速的跑去,在他的身边围成一团,听他的指示。

    我们快速跑向蝈蝈,在他身边一团,蝈蝈向我们扫视一圈后小声说道:“刚才的情况大家也看到了,我们必须马上转移撤离,不然我们的反击炮火过来后,很可能对我们造成误伤,‘蟋蟀’和黄翻译带路,大家还按我们排的行进顺序前行,‘蚂蚱’打开电台,随时和指挥部保持联系,防止意外发生,出发。”

    随着“蝈蝈”的口令,我们小队立刻按照行进序列的编排出发了,我忍不住回头向我身后的陈参谋小声的问他:“陈参谋,越南鬼子都这么精明吗?跟**一样,打完就跑,去那找他们啊?而且看身手都是老兵油子啊?”

    陈参谋一边四肢着地的爬坡一边小声的对我说:“这个情况我也是头一回看见,回去以后我要向指挥部报告,要想个应对的策略,不能便宜了这帮王八蛋。。。。。。呼呼。。。。。。。”

    就这样艰难的行走着,一路上多次的躲过了越军的岗哨,越军的岗哨也很邪门,往往一个石隙里面就藏着一个越军,整个人都蜷缩在隙缝里,发现那里可疑就往那里扔块石头,以确定可疑目标的真伪,如果发现对其具有威胁,就开枪扫射,一开枪就会引来其他岗哨的协助,同时也给他的上级报了警,狡猾至极。

    就在我们离开那个山头有一刻钟的时候,我听到了炮弹呼啸的声音,我方的反击开始了,成群的炮弹划过美丽而寂静的夜空,在那个山头上炸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和冲天的火光,一团团的黑烟在月光的照射下冲天而起,

    有了黄翻译的带路,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那里有岗哨、那里有地雷他都清楚,带领我们都绕了过去,一点都没有惊动那些岗哨,有的时候因为地形的原因,我们无法绕道,就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缓慢的爬过去,有一个岗哨近的都能闻到“**”吸那劣质旱烟的味道,但我们依然没有惊动敌人,一行人悄无声息的爬了过去,都得益于我们当初的那些接近于这种场景的刻苦训练,才能让我们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安然的度过。

    凌晨四点,“蝈蝈”发出了寻找隐蔽处、隐蔽扎营的信号,前面有“绿一队”讲的经验遭遇,我们大家就跟着黄翻译在一个山谷里的小溪两侧各自寻找各自的隐蔽处隐蔽起来,“蝈蝈”还特意的给陈参谋找了个隐蔽处,交待“蟋蟀”把黄翻译也隐蔽好,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已经隐蔽好了,我在靠近山体的一个凹陷处挖了个单兵掩体,用伪装斗篷蒙在上面,又从附近拔了些草皮撒在斗篷上,留好观察窗口,我就溜了进去,“蝈蝈”在我对面20米的地方找了个藤蔓密布的地方钻了进去,从外边什么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而起还离我在目视距离内,有情况随时都可以联系。

    我溜进我的掩体里,蜷缩在阴湿的地上,打开我的电台,从我的作战马甲里找出密码本,按照规定把频率调到今天的频率上,按照每天一变的称呼开始呼叫我们大队:“301,301,我是303,我是303,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完毕。”耳机里只有电流“吱吱”的噪音声,没有动静。

    等待了片刻,我为了测试我的电台可靠性,又把频率调到了炮兵电台的频率上呼叫:“狮子,狮子,我是老虎,我是老虎,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结束。”耳机里依然只有电流的“吱吱”声。

    等了片刻,还是没有回音,两个电台都没有回信,我估计我在谷底周围有屏蔽干扰,肯定限制了我的电台信号发出,我必须换个地势,把我们的情况报告给大队,让大队知道我们的情况,我必须要冒险出去一趟。

    我抬头向“蝈蝈”的位置看了看,他那里还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从地上捡了块石头,向着他的位置扔了过去,马上,一只手从那片藤蔓里伸出来,单手握拳,伸出大拇指向上顶了两下,幽的一下又收了回去,手语的意思就是:我收到你的信号了。

    我从伪装斗篷下探出头来,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确定无情况,就用手向对面点了点耳朵,摆了摆手,又指了指天空,又画了一个圈。手语的意思就是:我的信号不好,发射不出去信号,需要找一个能发射出去信号的位置。

    稍停了片刻,“蝈蝈”又伸出了手,向我点了点,又翻过来,单手握拳,向下点了两下。手语的意思就是:你小心点。

    为了不让身上的装备妨碍我行动,我在掩体里把身上的装备都脱下来,放在掩体里,把电台的频率调好,抱在胸前,朝着我刚才已经观察好的对岸爬过去。

    我缓慢的在地上爬行,其实叫蠕动更合适一些,身上的85式三叶迷彩服把我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我就像一条巨大的昆虫在半人高的丛林间蠕动,此前有了“绿一队”的提醒,我们在肘部和膝盖上都缠上了一层厚厚的绷带,这让我们在匍匐爬行的时候避免了被石子磨破擦伤的概率,即使这样,长时间的匍匐爬行,依然被地上的碎石子咯得很疼。

    我像一条大昆虫在丛林里缓慢的爬行,爬一爬,停一停,耳朵、鼻子、眼睛都用上了,看、听、闻,在丛林里有一个嗅觉灵敏的鼻子比有一双敏锐的眼睛管用的多。

    我的目标是对面的一颗大树,依靠山体,枝叶茂密,我可以爬上去隐藏在树叶间寻找合适的通讯位置,能爬上去十米高就不一样,会很大的提高发射功率。

    1

    军刀出鞘{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