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98章 大结局:难忘长津湖,龙毅龙退学从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8章 大结局:难忘长津湖,龙毅龙退学从戎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1/3/19 14:01:03

    龙嘉铭今天一大早就起床了,一直忙碌着洗头、刮脸,秘书则忙着找出他的西装,他穿好后站在镜子前试了三条领带,感觉都不满意。此时,躲在门外**的龙毅龙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条深红色有黑色斜条纹的领带,递给龙嘉铭,“大哥,你看看这条怎么样?”

    龙嘉铭拿起来看了一眼,摆摆手,让龙毅龙给他系好,对着穿衣镜看了又看说:“还是孙子了解我……”话没说完就用手掌打了两下嘴巴:“你看我是老了,又胡说了,龙老弟,还是你了解我的爱好……”

    新来的勤务员感到很纳闷,出了屋子就问秘书:“他们不是爷孙俩吗?”

    “是呀!”

    “那怎么哥俩儿相称呢?”

    “习惯,习惯成自然。”新来的勤务员听了秘书的解释,若有所思又想不明白,摇摇头安排车辆去了。

    昨天有关部门通知龙嘉铭,美国退役将军约翰·罗杰斯随一个军事访问团来华,点了名要见老朋友龙嘉铭将军,并约好了时间和地点。

    龙嘉铭从昨天晚上听到这个消息,就兴奋不已。不过保健医生说龙嘉铭晚上睡眠还好,龙毅龙这才放下心来。这一大早看见龙嘉铭起床,兴奋地收拾行头。龙毅龙就为老爷子准备了这必备的行头。

    龙毅龙知道,约翰·罗杰斯将军这个人对龙嘉铭的重要。

    那是1996年,龙嘉铭作为一名将军,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代表团到访美国,接待他们的是时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约翰·罗杰斯上将。

    中国军事代表团在例行访问过五角大楼、航空母舰、西点军校后,约翰·罗杰斯上将又安排中国访问团参观了美陆军最大的训练基地——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在这里,中国代表团成员实地观摩了反恐作战演练。

    观摩结束后,龙嘉铭对新型MlA2坦克特别感兴趣,约翰·罗杰斯上将就邀请他体验一番。于是他熟练地戴上头盔,套上军靴,穿上防弹衣,坐进了坦克。

    约翰·罗杰斯一看,中国将军军事素质霸气不减,就提议龙嘉铭试射一炮。

    龙嘉铭欣然同意,他调整好瞄准镜,对准目标果断开炮,结果一发命中。

    随后,另外两位中国代表团成员也被邀请进行试射。二人一看机会难得,还真不客气,相继钻到坦克里进行射击,而且都命中了目标。这结果让美国人很是佩服,连竖大拇指。

    这边热闹刚过,龙嘉铭看到了另外一个射击场上摆放的M-136型AT—4便携式火箭发射器,便对约翰·罗杰斯说道:“美军现在的火箭炮比当年长津湖‘巴祖卡’60mm火箭筒先进多了。”

    约翰·罗杰斯将军闻听,马上征询龙嘉铭将军意见,然后带着他走到了一架M-136型AT—4便携式火箭发射器旁边。

    现场一位美军少校向中国将军介绍说,美军最早配备的M-136火箭发射器是瑞典FFV军械公司军械公司的产品,现在美海军陆战队装备的此款发射器都是美国阿利安特技术设备公司生产的。M-136属于轻型反装甲火力系统,全系**斗全重仅6。7千克,可单兵携带、发射。口径84毫米,全重6。7千克,飞行速度380米/秒,有效射程300米,使用破甲弹,多用途弹。

    在约翰·罗杰斯将军的游说下,龙嘉铭将军拿起了这款火箭发射器,瞄准了前面的靶标,一个击发,火箭弹准确命中目标,一座小型堡垒模型陡然崩塌开来,赢得现场一片掌声。

    龙嘉铭其实在过程中默默体味着,美军的M-136与我军同期配备的最先进的PF89式80毫米火箭筒相比,各有千秋,这很值得欣慰。想当初,我军在**战场上,先是使用了美军的“巴祖卡”60mm火箭筒,后来我军在美国M20式“超级巴祖卡”88。9毫米火箭筒的基础上,仿制出了51式90毫米火箭筒,才找到了一点武器科技上的平衡,科技竞争,日新月异,无时不在啊!

    约翰·罗杰斯将军那天也有些兴奋,他有一个小私心:期望在接待中国军事代表团的时候,能够与中国访问团的龙嘉铭将军进行一次深入的交谈,谈什么呢?谈长津湖战役。

    美国**情报局情报工作效率很高,在罗杰斯将军接到接待中国军事访问团命令不久,就收到了一份中国代表团成员的个人情报资料,其中龙嘉铭的简历中有“1950年11月至12月在**长津湖地区与‘联合国军’作战,时任连级指挥官”的描述,看到这句话,他心中不由“咯噔”一下,不是震惊也不是担忧,而是一种心有灵犀——约翰·罗杰斯将军的父亲当年是陆战1师的上校副师长,曾经给他多次讲过冰血长津湖的经历。现在有机会了,他很想通过当年参战的中国军人,获取一些长津湖战役的详情。

    那天晚宴过后,约翰·罗杰斯将军提出要单独与龙嘉铭将军私下会晤一会儿。

    通过双方的翻译,龙嘉铭与罗杰斯将军很快就转到了他们共同关心的话题:长津湖战役!

    约翰·罗杰斯将军开始还遗憾,在美军的作战历史上,**战争是美国唯一一次不能战胜对手,被迫在无胜利停战协议签订的战争中,让美军品尝了“耻辱”的滋味。但他又把原因归结在一个人身上,他对龙嘉铭说:“麦克阿瑟将军的确是一个出色的将领。但是,他把与日本人作战所获得经验与见识,应用到中国人身上,这是极端错误的。”

    罗杰斯接着说:“对于我们与联合国其他军队,中国人民志愿军采取了类似歼灭中国前政府军的手段‘分割包围,逐一消灭’。我认为,这并不是中国人有意制造的什么战术,而是美国愚蠢的国会与麦克阿瑟将军的极端轻视,造成的。”

    龙嘉铭将军当时的回复很平淡却充满东方哲学意味,他说:“长津湖战役,我军使用的战略是‘内线作战,诱敌深入,各个击破。’这些的确不是新创造,这是中国兵法的基本韬略,比如,11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突然在长津湖四个区域发动攻击,在这之前十几万大军躲过了你们‘联合国军’的耳目,这叫什么?这叫瞒天过海。”

    “瞒天过海?”

    龙嘉铭将军的秘书用英语对“瞒天过海”做了一个解释,罗杰斯将军似乎明白一些,嘴巴里念叨了一句“三十六计”。

    “是的,你们志愿军能将15万人隐蔽在白雪皑皑的山岭间,可以看做是一大魔术。那么战斗力呢?”

    龙嘉铭将军说:“作为参战者,我的体会是,美军最大的特点是打顺手的时候,士兵的战斗意志可能高度膨胀。一旦陷入被动,美军士兵的心理就会出现怯战,然后是大批溃散,部队也就不堪一击。与此相反,中国人民志愿军正相反。中国人拥有自古坚韧的特性,也有我们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的憎恶,有一种为了正义战争牺牲鲜血和生命的**。因此我们能够砥砺前行,转败为胜,摆脱逆境。”

    最后,罗杰斯将军说道:“龙将军,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我父亲说过,在长津湖几十年未遇的极寒天气里,中国志愿军什么都没有,飞机封锁轰炸挡不住,冰天雪地挡不住,大兵压境挡不住,那么你们靠什么取胜的呢?”

    龙嘉铭将军这次回答的很简单,却很明确:“是的,我们志愿军当年就是小米加步枪,没有飞机大炮,没有后勤保障,没有保暖衣被,最后取胜靠的是中国人保家卫国的意志和维护和平的信念。”

    龙嘉铭端起咖啡咂了一口,笑着又说了一句话:“如果那时有现在的武器装备,你父亲肯定要当俘虏了。”

    约翰·罗杰斯将军听了这句话的翻译,端起杯子来说了一句:“yes,yes。”接着又用中文说了一句:维护和平。

    那次会谈中美两国将军谈的很坦率,也谈的很融洽,会谈结束后,龙嘉铭送给罗杰斯一套8册中国古代兵书,罗杰斯特别对《孙子兵法》爱不释手。

    罗杰斯则送给龙嘉铭一个大意外:美国人道恩·斯坦森的一个视频录像带,内容是他的一段道白。这令龙嘉铭悲喜交集。

    道恩·斯坦森,中国内战时曾在北平美国领馆担任过秘书,后又在戴维﹒巴尔少将(长津湖战役时美7师师长)担任国民党政府军事顾问团团长时做翻译,到过北平、天津、上海、南京、重庆等地。他在上海时,曾经当过龙阿华(龙嘉铭原名)英语老师。**战争时他是美军7师31团2营B连上尉军需官,参加了“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富盛里附近被龙嘉铭俘虏,后说服一些官兵投降。自从长津湖战役后,他们两个人就失去了联系,没想到现在竟看到了斯坦森的影像。

    道恩·斯坦森的视频大概讲了他在战俘营的经历,以及后来回到美国后的生活,本来要来与老朋友相聚,但3天前遭遇车祸,摔断了右腿,所以不能成行,因此特录制视频问好。并希望来日能够在美国或中国能够与龙嘉铭相聚。

    ……

    车子已经快到国贸大厦时,龙毅龙问龙嘉铭:“大哥,今天约翰·罗杰斯先生会与你谈些什么呢?”

    “呵,老调重弹呗。美国人不实在,别看当年会谈罗杰斯有点服气,但眼神里还是有些不懈。美国人骄狂惯了。”

    会见的结果,果然不出龙嘉铭所料。

    刚刚见面握手后,约翰·罗杰斯除了表示老友重逢的喜悦之外,还拿出了一大叠文件,是美国一个公益机构出资文件,邀请龙嘉铭到美国治病、疗养,甚至度过后半生的意向书,只要龙嘉铭签字,他就会享受到优越的美国有钱人的生活。

    哪知道龙嘉铭草草看了看文件,没有等翻译解说,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人们都大惑不解,罗杰斯更是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罗杰斯先生,你不知道,中国文化里有一个基因,叫落叶归根,故土难离,我解甲归田多年,这基因更强悍……”

    接着,他握着罗杰斯的手,“我们既然是老朋友,我知道,今天还要继续争论,两国交战各为其主吗,说吧,今天要说些什么,是不是还是长津湖?”

    罗杰斯听了龙嘉铭的话,似乎触动了情感的泪腺,眼眶中竟然有了泪珠,他站起来,走到龙嘉铭身边,与他拥抱了一下,然后又走回去,“龙将军,您说的对,我们今天谈的更多的,可能还是长津湖……”

    罗杰斯谈到长津湖,似乎很讲方式,“龙将军,退休后我对长津湖战役进行了仔细的研究,拜会过美国前‘联合国军’的一些将军,研究人员,也拜访过日本的迩岛襄教授,英国的罗伯特·奥内尔博士等,我发现对于长津湖战役,不能说美国输了,也不能说中国赢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美国陆战1师从包围圈中完美后退,带着可以使用的全部装备,救护了伤员,保持着完整建制突围出去了。长津湖作战的消息、照片和电影促使美国人民决心把第8集团军留在**!……而中国志愿军9兵团的却因长津湖作战受到损失失去了作战能力,后来经过很长时间才完成休整。”

    龙毅龙在一旁听明白了,哪国人都护短,美国人更甚至。他看了看龙嘉铭,哪知龙嘉铭微微一笑,说出来一段让美国人,就是中国人都很意外的话,却又说的那么丝丝入扣,合情合理。

    “这么多年,中美两国对长津湖战役都讳莫如深,但在自己国内却都在宣传己方是胜利者。我也长期研究长津湖战役,我的方法论是事实和证据,我的立足点是客观。我认为过去的研究中有两大误区或失误,如果把失误纠正过来,谁胜谁输就一目了然了。”

    罗杰斯闻言,长大了眼睛,期待龙嘉铭详细解释。龙嘉铭喝了一口浓重的普洱茶水,说道:“长津湖战役的交战双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和美国陆战1师,这是错误的认识。”

    龙嘉铭还竖起手指,做了一个简单的演绎:“也并不是中国人民志愿军9兵团14万人对付美陆战1师2万多人,而是对付‘联合国军’超过15万人。”

    罗杰斯的眼睛似乎睁的更大了,那是更大的质疑。

    龙嘉铭侃侃说道:“当年在长津湖的美军是第10军,包括美陆战1师、步兵第3师、步兵第7师以及韩军第3师团、首都师团,英国海军陆战队第41突击队,大约10万人,对不对?……上述编制的所有部队都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发生过交战。只不过其中与志愿军9兵团作战的主力是美陆战1师而已,你看过美军的所有报告,难道没有看出这样的排阵吗?”

    约翰·罗杰斯将军,龙毅龙都想不到,龙嘉铭会如数家珍一样,把长津湖战役中双方的对阵说的那么清楚。

    龙嘉铭说:美陆战1师当年参加了柳潭里、下碣隅里以及长隘路上突围中所有的战斗,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师58师、59师、60师,26师77师、78师、88师,27军79师、94师共计9个师(94师欠281团)进行过交手。

    美军步兵第7师第31团战斗群参加了新兴里战斗,与中国人民志愿军80师和81师交过手。该师的第17团还与志愿军第94师281团有过交战。

    美军第3师7团参加了社仓里战斗,与之交手的是志愿军20军89师。第3师的猛犬特遣队在五老里与志愿军26军78师234团有过交战。

    英海军陆战队第41突击队与美陆战1师1部、步兵第7师1部组成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古土里与下碣隅里之间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0师进行过交战。

    韩军第3师团与中国人民志愿军94师281团有过交火。

    在长津湖战役最后阶段,即1950年12月14日到24日的10天内,在兴南港防御战中,美军第10军除了陆战1师和韩军第3师团最先乘船逃走之外,所有部队都与志愿军第9兵团26军、27军进行了交战。

    紧接着,龙嘉铭又强调说,这都没有包括始终参与长津湖战役的7个航母战群,它们是福吉谷号、普林斯顿号、西西里号、培登海峡号、巴丹号、菲律海号、莱特号。这7个航母战群配配500架飞机、100多艘巡洋舰和驱逐舰,还有补给运输机。整个长津湖战役期间,美军每天大约会派出3000架次飞机轰炸志愿军。

    “罗杰斯先生,所谓的‘联合国军’兵力数量是否超过了15万人?”龙嘉铭戛然而止地结束了这番“报账”。

    “中国人民志愿军能够在极端落后的装备下,击溃,打败一支完全进入‘装甲合成化’理念的世界军队,一点没错吧?”

    看着罗杰斯暂时的无言,龙嘉铭继续说道:“这第二个失误更有趣。很多人说志愿军在长津湖是‘闪电’袭击美陆战1师,陆战1师对中国军队一无所知,所以才被迫撤退。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因为美陆战1师几乎是个‘中国通’……”

    此话一出,令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罗杰斯似乎更惊讶,“请指教!”

    “……确切地说,‘联合国军’当年在长津湖地区进军的第10军几乎都与中国有过交集。当然,军衔最高、名气最响的是美7师师长巴大维少将(DavidG。Barr),1948年他在中国南京任美国军事顾问团团长,主管援蒋军事物资,曾经给美国**打过这样的报告,‘国民党军队的完全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他去过延安,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许多高级指挥官都有交往。这些我想罗杰斯将军不会不知道吧?”

    “那当然,巴大维是美国著名的‘中国通’。”罗杰斯点点头。

    “还有那个被志愿军全歼的第31团级战斗队(RCT—31)的第三任司令官、第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DonC。Faith,Jr),曾经是巴大维在中国的副官。”

    龙嘉铭似乎说到这里,兴致更加高昂起来,他接过保健护士递给他的药汤,喝完之后,继续说道:“陆战1师‘四大金刚’中,有3个人都在中国待过,人事部长维尔瑟斯中校(HarveyS。Walseth),战前在上海的陆战4团负责保护美国侨民免受日本浪人骚扰。运输部长麦克里斯特上校(Francis·M。·McAlister),1945年从美陆战1师在华北登陆后就在中国。”

    龙嘉铭说到这里顿了顿,接过龙毅龙递过来的普洱茶,继续说道:“情报部长小霍尔康上校(BanksonT。Holcomb,Jr。)就不是‘中国通’那么简单了,他似乎就是半个‘中国人’——他在北平读的高中,在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毕业后回到上海当海军武官随从,后来又去东京学日语。他的中文日语说的和英语一样的流利,珍珠港事件发生时他在珍珠港当情报官员,1943年又来重庆负责和国共双方的武装联络。”

    罗杰斯此时感到,他与龙嘉铭的交往类似于当年长津湖中国9兵团和美陆战1师,情报方面就已经短板。

    龙嘉铭的话音打断了他的思维。“你们陆战1师的3个团长那也是与中国交情匪浅啊。5团团长默里中校(Raymond·L·Murray),战前先在上海陆战4团,后来调到北平去守卫美国大使馆。陆战1团团长普勒上校(LewisB。Puller),1933年在北平大使馆,1939年到上海,在亚洲舰队旗舰重巡奥古斯塔(USSAugusta(CA—31))上指挥舰上陆战队。陆战7团团长利曾伯格上校虽然没有在中国待过,但他的手下,如3营营长哈里斯中校(William·F·Harris)原来也是上海陆战4团的军人。”

    这还没玩呢,龙嘉铭又提及一个人来。“长津湖战役中,美军空运专家作战货物运输司令部司令特纳少将(William·H·Tunner)那是在中国开辟‘驼峰航线’的人。”

    “罗杰斯将军,陆战1师拥有这么多‘中国通’,却被志愿军打得狼狈突围,其实就是犯了一个大忌:‘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你们太狂了,中国还有一句话,叫做‘骄兵必败’!”

    谈话到了这里,结果已经不言而喻,胜利者自然有所归。

    约翰·罗杰斯耸耸肩,表示同意这种看法。他似乎完成了这次中国之行的任务,显得十分高兴,分别时承诺,任何时候龙嘉铭需要医疗或者保健方面的服务,他都可以无偿提供。

    龙嘉铭除了表达谢意之外,又跟罗杰斯开了一个玩笑。他说,“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之一,历史悠久,功效非凡,在你们美国,有像我这么大年龄健康的退伍军人吗?这都是中医保健的结果。据情报,美军现在已经把中医的针灸和刮痧用于部队保健、治疗,可美国政客却还在对中医设置壁垒,妖魔化中医,这真是东郭先生遇到了狼。”

    约翰·罗杰斯听了这句话,稍微迟疑了一下,似乎马上明白了意义,讪讪地笑了起来。

    ……

    那天,送走约翰·罗杰斯之后,龙毅龙与龙嘉铭终于有一次敞开心扉的爷孙会谈,龙毅龙终于知道了自己家族的一些鲜为人知内幕,为此他感慨不已。

    长津湖战役后,龙嘉铭还是被林灏山要回了老部队里,一直坚持到了停战协议签订后才随部队回国。后来他与江书媛结婚,生下龙军军。遗憾的是奶奶江书媛1993年退休后,赴江西革命老区扶贫,在一次车祸中故去。

    外公邓绍峰在停战协议签订前接到**紧急命令,化名“邓撰”,秘密回国,参与国家先进武器的研发领导工作,隐瞒身份几十年。

    林灏山归国后因病提前退伍,回到地方担任副省级领导,新千年春天因病逝世。

    独臂英雄、“邪恶教官”欧阳迅雷回国后在某军校担任教官。

    那个曾经爱过爷爷的中朝混血儿安英熙则在战后回国,成为一名外交官。

    那天晚上,龙毅龙照顾龙嘉铭睡觉,龙嘉铭拉住了他的手,似乎要说什么,但又没有说,摆摆手,让他也早点回去睡觉。

    龙毅龙看出了爷爷眼神中的意思,他微微一笑:“大哥,你放心睡觉吧,我回到美国处理完事务,会给你一个——惊喜!”

    龙毅龙年底回到了洛杉矶,马上接到了好几拨人的电话或微信邀约。首先是美国布鲁克林赫斯曼律师事务所律师奎恩·赫斯曼,这个德裔美国人具有日耳曼人的精准,是道恩·斯坦森遗嘱指定的遗产执行人,他现在需要证明龙阿华健在,龙阿华是龙嘉铭的相关法律文件,保证道恩·斯坦森购买的英国精诚保险公司的人寿保险能够成功履行。现在这笔保险有一大笔衍生收益呢!

    龙毅龙给奎恩·豪斯曼回了一个信息:此信息可以作为证据。我作为龙嘉铭的代理人,有足够证据证明他就是龙阿华。如果能够确定道恩·斯坦森先生的保险确实带来属于龙嘉铭的收益,他愿把这笔收益无偿赠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相关文件我将选择时间亲自拜会豪斯曼先生并当面递交。

    龙毅龙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保罗·伊斯曼从纽约飞到了洛杉矶,盛情邀请龙毅龙共进午餐。

    看着保罗·伊斯曼的真诚和喜悦,他无法拒绝。

    伊斯曼的目的是来当面感谢龙毅龙的。龙毅龙在**为他提供的哥哥保罗·凯特森的日记及其他信息,帮助他很快从**归还美军士兵遗骸中,确定了保罗·凯特森遗骸的范围。后来美国国防部后来通过DNA和牙齿鉴定当方式,终于确认了一具遗骸为保罗·凯特森(PaulKitson)——美陆战1师1团1营上尉指挥官。保罗·伊斯曼对龙毅龙说:“不管那场战争的结果如何,我哥哥保罗·凯特森作为一名军人,遗骸找到,等于是与家人团聚了,我们家族为此感动非常欣慰。”

    这些事情的处理都很简单,最难处理的是他要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他的导师詹姆斯·里奇辞行,或者说退学。

    詹姆斯·里奇是个不问政治的学问家,他感觉近两年在他的学生中,龙毅龙是少有的、具有创造天赋的、能够在未来某领域有大的作为的年轻人,因此他为龙毅龙因服兵役而退学深感遗憾:“你知道,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是不能保留学籍的,你再有两年就可以拿到博士学位了,有两所研究所会为你提供科研条件,待遇是惊人的,未来的事业就要开始,却要去当兵?龙,我这里不会同意的。”

    龙毅龙知道,这位导师的用心良苦,但不及他半年来心理历程的成长和飞跃。

    只从无意间救助美国老兵道恩·斯坦森开始,他就卷入了自己爷爷参与的那场战争的怀旧和展望中来。他发现爷爷这辈子最大的牵挂就是长津湖,那里是他战友们的安息地,是他走出校门穿上军装、保家卫国的人生起点。同样,那也是中国人永远不能忘却的一次冷血的洗礼。

    随着他对长津湖战役了解的深入,他早就萌发了投笔从戎的念头,只不过想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业完成后再回国从军。

    2015年几件大事使他改变了主意,决心放下一切参军入伍,报效国家。这第一件事就是中国海军也门撤侨。这不仅显示了国家强大军力强劲,也显示了中华民族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相反在也门动乱的同一时刻,美国承认无法帮助在也门的公民离境。美国政府希望在也门的公民从海上乘坐外国船只离境。

    这和当年在兴南港美军大张旗鼓的“兴南大撤退”形成鲜明的对比!

    同时,英国、法国和德国等10多个国家已经关闭使馆,政府也要求本国公民自行撤离也门。

    第二件事就是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式”,龙毅龙看到了久别的外公坐在老兵方队的彩车上,身穿当年八路军军服,那股英雄气概撼山撼水撼天地。虽然一些外媒出言不逊,反而证明了中国军力世界关注。那天爷爷对着视频向长津湖1100高地的敬礼,似一股强烈的闪电,激活了龙毅龙那颗年轻火热的心脏,自己一家亲人都是国家卫士,他为何不成为一名士兵呢?

    还有一个冲动,来自于他因为研究长津湖而与美国人和其他外国人的交谈,他清楚,**半岛只是停火,不是停战。美国人对“红色中国人用少得可怜的武器和令人发笑的原始补给系统,居然遏制住了拥有大量现代技术、先进工业和尖端武器的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一直耿耿于怀,美国敌视中国的神经不会松弛。“冷战”已经结束,德国早已统一,苏联业已消失,“华约”所有卫星国都已转向西方(古巴除外),华盛顿和河内甚至也忘了战争伤疤,取得谅解;剩下的,就是同中国的关系。不管美国在多领域与中国时而合作时而对抗。但在**半岛,以“三八线”为线,东方和西方、共产主义和自由世界间的冲突似乎仍有火星,昔日的敌意依然存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他给詹姆斯·里奇留下一封长信,不辞而别。

    2016年9月12日早上,彭飞照顾龙嘉铭起床洗漱完毕,勤务员把早餐端了上来,此时邓绍峰老爷子也从二楼走了下来,他们两个老战友刚打完招呼,突然听到门外一声:“报告!”

    两个人转过身来一看,愣住了,门外齐刷刷地站着三个军人,虽然老眼昏花,但两个老人还是看出来了,排头兵是龙军军,第二名是邓红旗,第三名也是军装,还真没有看出来。

    此时,彭飞对他们两个人说:“那不是你们孙子吗?”

    此话一说,两个老人同时逮着彭飞的头拍打起来,“好小子,你敢瞒着老子……”

    彭飞大叫:“表哥救我……”然后跑了出去。

    龙毅龙赶紧跑进屋内,对两个爷爷说:“我不是说过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吗?要是他早告诉你们了,就没劲了。”

    哪知龙军军在门外大声命令道:“新兵龙毅龙,没有报告怎么就出列?军法从事。”

    两个老人一愣,赶紧摆手,让他归队。

    这天的早餐是龙家人员最齐整的一次,餐后,又要各奔东西。

    彭飞把三代军人的合影照拍好,大门外进来一个排长,向屋里的人们一个敬礼,“各位首长!新兵排长夏辉报告,新兵出发时间到了,请指示!”

    龙嘉铭一听,马上有气势地一挥手,“新兵归队!”

    龙毅龙走了,彭飞在后面大叫:“我还没有合影呢,你等等……”

    大门外传来龙毅龙的一嗓子吼叫:“你还没有资格呢,等你穿上军装再说……”

    全书完

    1

    第98章 大结局:难忘长津湖,龙毅龙退学从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