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穿越到朝鲜作战>23、朱无忌当了“土改督导队”的队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3、朱无忌当了“土改督导队”的队长

    小说:穿越到朝鲜作战 作者:碧薇萍 更新时间:2020/10/24 11:36:47

    23、朱无忌当了“土改督导队”的队长

    洛东江战役结束后,朱无忌从前线抽调出来,参加秀山县的土地改革运动。他的职务是“秀山县土改督导队”的队长,负责对全区的土改运动进行检查、监督、指导。

    他率领全队20多人立即向秀山县进发,下午6点到达目的地。当时天还没黑,听说秀山县正开联村斗争会,他便放下背包去会场。

    还没到会场,见人们已开始往回走,会已散了。他见参加会的人个个面带惧色,尤其是妇女,问话也垂头不语。

    这是怎么回事呢?他逆着散会的人流,到会场上看个究竟。只见会场是一片坟地。坟旁树上绑着一个人,鲜血淋漓,腹部被剖开,再看地下,躺着几具尸体。

    朱无忌大吃一惊。他想:“土改怎么这样残忍地杀人?土改运动这样搞,不搞成天下大乱了吗?”

    他在秀山县住下后,立即召开会议,布置队员们分赴各乡、村进行调查。

    经过几天的深入调查,发现这个区在土改运动中乱划成分、乱打乱杀问题十分严重。

    一个队员汇报说:

    某村地主家有很多官服,贫农团长穿上官服坐堂,惊堂木一敲:“给我把耳朵割了!”就有人拿刀割掉地主的耳朵;他说用刺刀戳地主,就有民兵戳,戳死好多人;为了让地主家妇女说出浮财,把他们往鏊子上烙,刺手指。

    某村有一家弟兄6个,都当石匠,自己盖了房,全家40亩地,在全村地最多。瘸子里拔将军,就划他家为地主。

    他们不服,向贫农团争辩。结果弟兄6个大人被砸死,小孩被一劈两半。

    斗争地主的场面十分野蛮,拳、脚、鞋底、棍棒、皮鞭一齐上,打得皮开肉绽、口吐鲜血、伤筋断骨,惨叫哀号之声,不绝于耳。

    对于某些强加的罪名,跪在斗争台上的地主想解释一下,战战兢兢刚开口,台下在积极分子的带领下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口号声,淹没了地主那微弱可怜的声音;台上的积极分子立即抽耳光,拳打脚踢,打得你根本无法开口……

    杀地主,没有任何标准。每个村子都要杀,不杀是不行的,上面的政策规定:“户户(地主家)冒烟,村村见红”。

    假设那个村子里没有人够资格评上地主,就将富农提升为地主;假设连富农都没有,就“矮子里面拔将军”,把某位倒霉的富裕中农提上去……总之,至少要杀一个,杀一儆百嘛!

    当年杀地主是用枪顶着后脑勺,从背后斜着向上开枪。一声枪响,天灵盖便被打飞了,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髓,撒满一地……血腥、残忍、恐怖,目睹者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栗,甚至吓得好几个夜晚从恶梦里尖叫着醒来。

    农民说:“斗地主很吓人的,经常出人命。了不得!打死很多,几乎每村都有。有攀比风气,人家村打死地主,咱村没有,不代表咱落后了吗?革命不坚决!那时候地主(富农)可惨了,有的是被斗完后枪毙的,有的是被乱棍打死的,老百姓要出气呀。那可砸死不少!”。

    一个队员汇报说:

    某区实行“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不分情况地斗地主、打恶霸。在“一切由贫雇农当家说了算”的影响下,打击面逐步扩大,乱打乱杀开始了。当时许多村的批斗会台子两边贴着:“血流变成河,尸骨堆成山”的对联,横幅写着“打死无论”;

    有些村庄的墙上写的大标语:“一不做、二不休”、“过大河不怕水淹”、“打破头使扇子扇”,甚至给各村下发杀人指标,杀不够数是没法交代的。

    某村地主富农家中男主人上了几次“诉苦斗争大会”的台以后,害怕了,全都跑了。只剩下老弱妇孺,倦缩在家里不敢出门。

    工作组组织了一帮“积极分子”。这帮人,在村里横行霸道,杀气腾腾,人称:“五虎将”。

    可是,空有猛将,没有敌手——地主富农早就跑光了,完不成任务如何是好?于是乎,在工作组的指导下,“五虎将”们把目光盯向留在家里的地主富农婆们。

    终于有一天,一长串被绑的哭哭啼啼的地主富农老婆们,在手持大刀的“五虎将”们驱赶下,走向村南的庙山嘴湾,走向她们的不归路!

    在被扔进墨绿色的湾水里后,她们居然并不马上沉底,而是在岸边水面上团团转——因为都是被反绑双手。这时候,“五虎将”们就用手中的大刀一顿猛剁,水中绽开了一片红色的牡丹——她们终于不再打转了,半沉在水中,慢慢飘向下游………。

    村里挖浮财时,从朴福喜家挖出了200块大洋。这是朴福喜弟兄的血汗钱,为了积攒这点家底,两兄弟常年辛苦劳作,寒冬腊月还磨豆腐卖,根本谈不上剥削所得。

    朴福喜弟兄对挖走他们的血汗钱不满,出口伤人,得罪了几位“积极分子”。工作队便认为,既然村里搞出了八九户地主,就一定有恶霸。于是张氏兄弟被定为“恶霸地主”。

    工作队干部宣布:“朴福喜、朴寿喜罪恶累累,他们欺压群众,打骂老百姓,不杀不能平民愤!搞土改就是要打封建、斗地主,对恶霸分子不能心慈手软!”于是,张氏兄弟当场被枪决。

    一个队员汇报说:

    很多地方还把生活作风、人际关系的好坏当作划阶级的主要标准。

    四村杨仲方一贯好嫖,五村黄耀太好骂人,六村王扶进不肯借东西给人家,七村戴祥林当过伪代表,八村蒋和尚好赌钱,这些人都被划成了地主。

    原本没有地主富农的村庄,就把冒尖的中农当地主、富农来平分土地,挖掘浮财,有的把仅有的两匹匹土布也当作浮财没收了。

    一个队员调查一个乡,汇报说:

    本乡各村的贫农团里,有不少无赖、流氓、地痞参加进来。某村的贫农团团长原来是个财主家少爷,由于吃喝嫖赌,荡尽了家产,成了穷光蛋。

    他不会种田,就靠偷鸡摸狗、坑绷拐骗,混生活。土改运动搞起来,他最积极,打人、抄家,他都一马当先,土改工作组就安排他当了贫农团的团长。

    这些坏人掌权德地方,乱划成分、乱打乱杀的现象非常严重。他列举了几个例子:

    (1)把许多中农划为地主富农,全部“扫地出门,净身出户”,就是说,把他们全家赶出家门,查抄全部财产。某村38户中农全部被侵犯。

    侵犯中农的结果使中农普遍不安,全家坐在炕上谈;“什么时候斗呀?”“斗了怎么办”说着说着就哭了。

    什么自动捐粮、自愿捐粮、捐款全是假的。农民一粒粮食掉在地上都要捡起来,屙泡屎还要用手去拾。

    二流子还打算明年再吃斗争饭,不事生产,侵犯中农。

    (2)杀人如麻,为什么杀那么多人呢?因为有追浮财和肉体消灭思想。认为“消灭封建包括脑袋在内”“杀了比跑了强”;用杀的方法来发动群众。这个贫农团长说:“地主、富农抓住就杀,没错。”

    见好院就搬,见东西就抢,乱打乱杀,弄的许多人逃亡。好多村子人都跑完了,搞成无人区。

    (3)贫农团中有一些流氓分子,他们敢说敢干,不怕地主,斗争开始时,往往作用很大;但破坏有余,建设不足,对清算积极,对土地和生产却毫无兴趣。

    群众开始发动时,什么积极分子都可利用,来者不拒,流氓和投机分子很容易混上台,他们做的坏事,群众不敢说,基本群众的积极分子也起不来。由于他们流氓本性,堕落腐化,挥霍土改经济果实。

    (4)土改开始后,这些靠勤劳致富的人惶惶不可终日。

    有一个老太,一辈子起早摸黑织布,全家人过上了有吃有喝的温饱日子。划为富农,准备斗争他们家时,她儿子哭着说:“谁叫你那么起早摸黑的干,现在害了我们全家。”

    王铁匠以打铁为生,年久手头有些积蓄,定成富裕中农,向农会坦白全部财产伪东北流通券20万元(相当于现在几百元),大洋19元。全部被没收。

    王XX,6口人,60亩地,是劳苦起家的。由于勤劳节约,生活有些富裕,儿子娶个媳妇,过门时女家衣服给多些,群众说:“太着风咧”,因此被扫地出门,没收全部财产。

    (5)大肆屠杀斗争对象子女,进行所谓斩草除根运动。

    河西中农子女被关押在张家坟120多人,被乱石砸死96人,120多人当中没有一人是地主子女。莲花瓣村一名贫农团员,因为不同意砸死某一个人,因而自己也被石头砸死。河东六区被斗中农户全部被打,大龙门19户中农被斗17户。

    红色恐怖笼罩在解放区,拷打杀人,惨不忍睹。

    (6)农民认为土改就是共产共妻。

    群众根本不懂什么是土改,都认为是共产发财机会到了。每个群众口头都嚷嚷着说是‘共产’咧。”区干部召集群众说:“谁没吃的,谁就来,来得算一份。”

    二流子说:“我等了几十年,总算等上趟发财机会。”

    有些地方硬把斗争对象家里姑娘或者是娶来的媳妇,硬分给贫雇农的光棍,强迫他们结婚。

    某乡强迫40多名斗争对象家寡妇、姑娘和有夫之妇给贫雇农配婚。有的村竟涉及一些军人家属,军人上前线,其老婆分配给村里光棍做老婆。

    (7)农民分得土地后,就要参军。他对你说;你们分了地,国军来了不答应,你们要参加作战,这样解放区15—45岁男子都送往前线。

    一个队员汇报说:

    他到一个村子,一位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就赶来哭哭啼啼哀求他:救救孩子,孩子烧了几天,没有医生,没有药!

    他听罢皱着眉头向另外一个农民模样的村干部问道:医生呢?药铺呢?村干部无奈地回答:土改把药铺中的东西分了,连药都分了。没了药,医生只好走了!

    这个村,贫农团发明了对付地主的“望李杆”。所谓“望李杆”,就是在场子**竖一根十几米高的杆子,把绑着胳膊的被斗者滑上杆顶,下边的人问:“看没看见李承晚?”

    上边的人喊:“没看见——”下边的人就喊:“娘的,没看见就再升一回。”

    说着把绳子一松,杆上的人就“砰”地摔了下来。接着又把人拉上去,又问:“这回看没看见李承晚?”

    上边的人不敢回答没看见了,只好说:“看见了——”下边的人就喊:“还真盼着李承晚来哩!你下来迎他去吧!”说着又一松绳子,上边的人又摔了下来。

    村里召开斗争地主大会,大会刚一开始,一个妇女她便走上前去掏出一把刀,将地主的右耳齐齐切下。

    1

    23、朱无忌当了“土改督导队”的队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