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敌谍一生>816、 这些人胆子太大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816、 这些人胆子太大了

    小说:敌谍一生 作者:闻绎 更新时间:2021/3/31 13:02:24

    他一推葛二,“兄弟,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葛二勉强睁开眼睛,一看见陈子峰,就咧开嘴要哭出来了。

    他抓着陈子峰的手,说:“陈队长噢,救命噻!救命噻!我什么也莫干噻!”

    陈子峰回头向身后的弟兄一指,“封门!叫他们都滚远一点!”

    跟他来的两个弟兄,立刻拔出腰里的枪,推着当班警官就往外走。那警官还想抗拒一下,被那个弟兄用力一推,直接把枪顶在他额头上!

    两个弟兄把当班警官推出去,又把其他警察都赶得远远的,就守在门外。

    陈子峰看见门外安全了,就盯着葛二说:“兄弟,怎么回事!你详细说!有我呢!”

    葛二不住摇着头,终于说:“陈队长噻,是我不好啰,就为了二百元钱,我就去啰!”

    “去哪里!”

    “就是去川江饭馆噻!”

    “去干啥!”

    “叫我去偷一只皮包!”

    “谁的皮包!”

    “一个姓陈的什么人的皮包噻,我也搞不清他是个么子人!”

    “谁叫你偷!”

    “杜万财噻,洪门赵老板的大帐房!”

    “就是这个人一直拉拢你!”

    “是噻!”

    “拉拢你就是为了干这个!”

    “恐怕……恐怕……是噻!”

    “你认得那个姓陈的人!”

    “不哎!杜万财给我指认的啰。可是我从那个桌边过,哪里有什么皮包噻!什么都莫!叫我偷个鬼哟!”

    “为什么抓你!”

    “他们就是问,我偷了皮包,交给谁了!咋哪,我偷个鬼哟!我就莫见到什么皮包!可是他们不信噻!死命打我噻!非要问我皮包交把谁了!”

    “兄弟,你说的都是实话!”陈子峰盯着他,仿佛要看穿他!

    “陈队长噻,我就是骗亲爹亲娘,也不会骗你噻!我指你陈队长过好日子哩!啷个会骗你噻!我就是在饭馆里被警察抓走的噻,哪里有什么皮包!什么都莫哎!”

    葛二委曲得快哭出来了,抓着陈子峰的手,使劲地摇!

    陈子峰咬着牙说:“葛兄弟,你放心,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肯定救你出去!”

    葛二叫了起来,“陈队长,我句句都是实话噻!一句假都莫!”

    11-26

    萧安城带着两个弟兄到了军政部制造司,找到翟长官,把情况一说,也遇到了怪事!

    翟振川一看见萧安城来了,就很热情。陈子峰的这支宪兵队,给他的印象很好!他们都很能干!简直可以说,就没有他们干不成的事!

    眼前这个萧安城,给他的印象更好。这个年轻人很聪明,不是一般的聪明!他甚至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人!

    可是,萧安城来找他询问的事,让翟振川这么懂经济的人也很意外!

    “你说那个皮包里有很多钱?”他疑惑看着萧安城。

    “上面说,皮包里有很多钱,是侨委的钱!让我们调查找回来!”

    “那就不是钱!不,我的意思,皮包里应该不是现钞,可能是票据什么的。”

    “翟长官,票据丢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那倒是。票据都有存根,有记名。只要丢失的人尽快挂失就可以了。”

    “可是,我们长官却很着急。另外,警察抓了几个小偷,就是追问谁偷了那个皮包!这个,你怎么解释?”

    翟振川笑了起来,“这些人都是外行,票据丢了哪用这么着急,真是的!”

    过了一会儿,他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消失了,有些疑惑地看着萧安城。

    “怎么了?”萧安城小声问。

    翟振川看着他,把头摇了又摇,非常疑惑地说:“除非是无记名银行汇票。这个汇票如果丢失,就很麻烦了。几乎是,谁捡到就归谁了!做生意不会用这种汇票!用这种汇票做生意,简直就是找死!”

    “丢失的人,立刻挂失呢?”

    “无记名汇票,就算挂失也很难说。这是银行汇票,银行要见到汇票就付钱的!你就算挂失了,也有一个月的期限!在期限内,银行也是要见票付款的!”

    “翟长官,您说的这个情况,会有吗?用无记名汇票做生意?”

    翟振川眨着眼睛想了想,轻声说:“一般的银行,不会开这种无记名汇票!要开,只能是**银行开!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接下来,翟处长就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

    他最后放下电话时,就用一种非常震惊的目光看着萧安城。

    “翟长官,什么情况?”萧安城急忙问。

    “今天上午,确实有人在**银行开具了无记名汇票!而且,数额巨大!”

    “什么人!”

    “侨委的陈春圃!还有赵时甫!还有几个商人,那就不用问了!这就非常严重了!”

    “无记名汇票,真的不能挂失!”

    “挂失也还有一个月的期限!一个月内,银行见票兑现!老天,这些人胆子太大了!”

    “翟长官,这也就解释了,那些人为什么这么着急!”

    “开具这种汇票,可能主要目的不是做生意!他们可能另有别的目的吧!这个可说不好!甚至有可能是什么阴谋诡计!我说不好!”

    萧安城惊讶看着他,隐约意识到,开具这些汇票的人,看来确实另有目的!

    11-27

    临江路上的宽仁医院,是一家很有名的医院,据说已开办了四五十年了!

    乔艳芳进了医院,直接去了医院的行政办公室。她亮出宪兵队证件,要求了解今天中午送来的伤员!

    她目光冷峻地说:“是枪伤!你这里不会有很多枪伤!”

    几分钟之后,她按照医院行政办公室的人指点,很快上了三楼,并且找到伤员所住的病房。

    她一进门就知道,她找对了!

    床上躺着一个人,胸前包着厚厚的纱布。床边还坐着一个人,正在看报纸。

    他们一看见乔艳芳,床上的人把手伸到枕头底下,床边的人则把手伸到腰后,并且目光严厉地盯着她。

    乔艳芳面带微笑,举起手里的证件,轻声说:“请不必紧张,我是重庆卫戍司令部缉查处宪兵队的。我现在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川江饭馆里发生的事!”

    坐在床边的人伸手接过她的证件,仔细看了看,才把证件还给她,翻着眼睛看着她。

    乔艳芳指着床上的人,关切问:“这位兄弟,手术做过了?”

    床上的人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知道是什么人开枪吗?”乔艳芳瞬间就转移了话题。

    床上和床边的人都摇摇头,还是没说话。

    “那么,中午时,两位兄弟到川江饭馆干什么呢?”

    “执行任务!”坐在床边的人谨慎回答。

    “什么任务,可以直说吗?”

    “长官交待,任务保密!”床边的人说。

    “好,那我就不问了。两位兄弟是哪个单位的,这个总可以说吧。”

    这两个人都犹豫着,似乎不想说。

    “兄弟,就算你们不想说,总要告诉我去问谁吧。不能总这样闷着,对吧!或者,我来猜一猜吧,猜对了就点头,没猜对就摇头,如何?”

    那两个人不点头,但也没摇头。

    乔艳芳直截了当地说:“军委会警卫团的吧!”

    那两个人仍然是不点头,也不摇头。

    乔艳芳笑嘻嘻地说:“警卫团有个段泽刚,是我大哥。我们在武汉就认识。”

    坐在床边的人终于开口说:“他就是军委会警卫团团长!刚晋升的,上校!”

    乔艳芳立刻不失时机地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朗朗,连身体也摇动起来了,十分迷人的样子。她这么一笑,连那两个人也笑了起来。

    病房里的警惕气氛顿时化解了。

    乔艳芳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随意问:“你们是哪个营的?”

    “三营。”床边的人说。

    “哪个连呢?”

    “七连。我们只能说这么多。你要再想问,干脆去找段团长!不过,我也告诉你,你就是算找了段团长,我们也只能说这么多!就是这样!你怎么着吧!”

    乔艳芳笑嘻嘻的,连连向他摆手,“不必担心,我也只想了解这么多。两位兄弟,接着休息吧,我走了。”

    她这么说着,妖娆地站了起来,向他们点点头,就转身出了病房。

    她确实已了解到想了解的东西了!警卫三营七连,专职警卫汪**,也被人称为汪**的卫队!这个连里的士兵,不是浙江人,就是湖南人!因为汪**是浙江人,而**则是湖南人!

    她就此意识到,川江饭馆丢失皮包的事,一定和汪**有关系!至少和**有关系!七连的连长姓钱,似乎叫钱利君!军衔是少校!

    她不用想就知道,就算她找到七连连长钱利君,同样什么也问不出来!

    11-28

    晚上,吃完晚饭,宪兵队的几个军官再次聚在萧安城的电台小屋里。

    第一件事,是汇总这一天监视与监听的情况。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他妈的有个屁事!

    周隆庠和梅思平秘密前往上海,他妈的与日本人谈判,到现在还没回来!其他人除了**,连个屁也不算!

    对**,又是一点监视监听的办法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出来!

    0

    816、 这些人胆子太大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