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天地同诛>第二七八章 忽遭空中偷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七八章 忽遭空中偷袭

    小说:天地同诛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21/3/31 14:29:24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早餐桌上,哈里乔治和鲁缇相互示意,仿佛心有灵犀,都对昨晚二人的梦中天堂之行天知地知我知。

    上午十时正,继续昨天的汇报会开始。哈里乔治说:“我们继续昨天的会议吧!我知道,休会的这一天,在坐的各位都非常辛苦,可以说为了查清几个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你们历尽艰辛,废寝忘食,现在到兑现你们收获的时候了。你们谁先说?”

    李苛和罗列铢贤耳语几句后说:“我说吧!昨天休会后,按照乔队的分工,我和罗列铢贤大尉在卓西亚警官的支持下,走了三个信息中心的户籍库,查阅了近千册资料和数万个数据,现将查到的四个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情况汇报如下。”

    “慢慢说,一个一个的说清楚。”哈里乔治说。

    李苛不慌不忙一字一句地,“一是季鹰,外号叫恶狼,男,二十七岁,天南星人,现任天南星宇宙开发公司总经理。他公司的性质是商业性的太空发展。旗下有三个分公司,大小飞船二十四艘,其中有战舰十四艘编成两个舰队。他们打着宇宙太空飞船开发的旗号,实质是挂羊头卖狗肉,专门在暗中承接来自各方面的太空犯罪活动,从中获取暴利。这个人之所以这么年轻就当上老总而且非常猖獗,全凭他有一个在天南星国际联盟军事部当要职的父亲。这次他两次参与古登凸塔集团在太空做案,一是丰厚黄金的诱惑,二是他的部下弗尔是古登凸塔的副手乎赤的战友。”

    “他父亲知道他参与古登凸塔做案吗?”哈里乔治问。

    “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他父亲知情,但不能说就不知情。”罗列铢贤说。

    “二是弗尔,男,四十八岁,天南星人。”李苛继续说,“弗尔是季鹰的得力助手,恶狼号战舰指挥官。他是乎赤在宇航部队时的亲密战友。半年前,就是他在古登凸塔和乎赤策划下,操纵恶狼号战舰在天险夹带劫持的203飞船。五个月后又在古登凸塔丶乎赤和季鹰策划下,自已操纵并指挥恶狼号战舰在太空及天险夹带口与我冲天号飞船抗衡和与天使号作战,妄图将我冲天号和星际特行动队歼灭在太空。当然,在太空轻信k豹的话,并在无意中把我‘天使号’战舰引入时光通道的也是他。”

    “三是乎赤,”李苛又继续说,“乎赤,四十九岁,天南星人,曾任凸塔黄金集团副首领。古登凸塔升任国家科学部部长后任黄金集团首领。此人的出生和家庭背景不详。只查到他在到黄金集团前在天南星宇航部队当战舰指挥员,是弗尔的亲密战友。二十年前他二人从部队转业,分别去了现在的单位。据查,乎赤和古登凸塔的确有一支秘密的地下武装,武装的所在地在军营。”

    “这情况和布兰伊尼送回的情报十分吻合。”哈里乔治说,“这支武装是乎赤将军和古登凸塔用黄金眷养丶用特异功能打造的地下军事武装组织。我星际特别行动队到天南星后,该武装改为护星除妖队。”

    “是的。”李苛说,“第四个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古登凸塔。经查,天南星有一百多个古登凸塔,光毋机国就有几十个。而且大部份的体貌特征都大同小异。唯一能区别的是,我们要查的这个古登凸塔是原凸塔黄金集团的首领,现国家科学部的部长。但从能查到的资料来看,这个古登凸塔似乎与犯罪,特别是劫持飞船绑架人质的犯罪行为风马牛不相及。因为他近十多年一直任黄金集团首领,从未离开个本岗位。又由于他经营的企业连年利润丰厚是毋机国和天南星的经济支柱之一。因此,他声名显赫满誉全球,是天南星和毋机国的著名人物。要说他是劫持地球飞船的犯罪嫌疑人似乎没有人相信。”

    稍顿,李苛说,“我汇报完了,请罗列铢贤大尉和卓警官补充。”

    罗列铢贤说:“我补充一点,要说他们的拒捕反抗实力,在天上主要是弗尔指挥的舰队,在地上主要是乎赤指挥的护星除妖队。当然还有他们各自的特异邪术,补充完毕。”

    “卓警官有什么补充吗?”哈里乔治问。

    卓西亚说:“没有什么,李队汇报得比较详尽。我只说明一点,刚才提到天南星宇宙开发公司,这的确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犯罪集团,天南星国际刑警总署早已立案准备打击。但考虑到它牵涉到多个星球的利害关系,以及季鹰的父亲是天南星军事联盟的重要官员的问题,因此迟迟没有动手。再加上,他们作案的范围大部份在太空,作案的对向又多数是外星飞船和外星人,而且不与天南星军方丶警方和官方抗衡,所以我们就只能光大打雷不下雨。”

    “我很理解,太空的治安不属于你们国际刑警管辖的范围,这叫各有各的难处!”李苛说完,把鲁緹死死盯住。

    “你盯着我干嘛?好像太空的治安归我管似的。”鲁緹说。

    李苛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都说完了,该你了。”

    “我?”鲁缇故作惊态地问,“有乔队在,轮得上我吗?你说是吧乔头?”

    哈里乔治说:“我和魯队的调查基本与你们查的情况大同小异。我看为了节省时间就不重复了。我想听听大家的看法。像这样的调查结果能否请示总部下达逮捕令?”

    “我看可以。李队你看呢?”魯缇说。

    “狡猾的小精灵!你们查到的情况滴水不漏,现在又来考我?”李苛说,“不错,就凭我们侦查的结果和今天的补充调查汇报,我们完全可以向总部申请下达逮捕令。但是,如果总部命令,速捕古登凸塔等四个犯罪嫌疑人而且速战速决的话,我们能做到吗?鲁队,你说呢?”

    “这……”鲁缇迟疑了。因为她知道,在梦中去天堂从二位大神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就凭古登凸塔个人所拥有的天赐本领,想迅速抓住他是很困难的,何况四个一起抓就更加不易。但她不明说,只疑惑地望着哈里乔治。

    哈里乔治没吱声。在他心里,地球人是不信神不信鬼的,但科学的发展延伸到宇宙万物来说,他就不能不信了。况且,这种神灵般的自已也无法解读的特异枝能在他和鲁缇以及队员们身上都有所体现。这种体现与其说是特异邪术,不如说是辺沿科学犮展到一定时期的产物。它的功能不得不信也不可全信。

    “回答不了吧鲁队?”李苛说,“你回答不了,我也回答不了。我知道,我们为侦破此案做了很多,特别是乔队和你以及布兰伊尼他们,不辞辛苦,出生入死,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们想尽快将犯罪嫌疑人一网打尽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同时抓捕四个犯罪嫌疑人显然是不现实的。”

    “为什么?”魯缇明知故问。

    李苛说:“我知道,前段时间你们很忙,但我也没闲着。按乔队指示,我和天南星国际刑警总署黒铁力得警长进行了多次接触,一致认为:此案的四个主要犯罪嫌疑人在此案中的地位和作用有明显的区别。他们的作案动机,历史和社会背境也各不相同并且极其复杂。特别是作案动机,显然是源于古登凸塔的个人思维。其他三个人或趋于上下级关系,或趋于战友之情,或趋于金钱物质等等动机。所以有些问题在这里不是用为什么三个字可以问,也不是用简单的因为所以可以解答的。比如季鹰及其所在的宇宙开发公司吧!刚才卓警官不是说,天南星国际刑警组织早己对它立案侦查,也知道并掌握了他挂羊头卖狗肉的不少证据,为什么至今又没动他?可想而知,卓警官是天南星人,她都回答不了的问题,我们外来的人就能回答?”

    “可我们是来扏行侦查抓捕任务的,明明知道季鹰和弗尔直接参与了古登凸塔的劫持飞船的犯罪活动,为什么不能一起抓他?”鲁缇问。

    李苛识:“因为他的组织不是一般的组织,其人也不是一般的人!”

    哈里乔治说,“李队说的对!在这里,我们不能去钻牛角尖。说明白点,我们不能因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引起星际间的争端,也不能因抓季鹰而迁怒于天南星军事联盟。虽知,我们是星际刑警组织,我们在天南星也只有几个人。我们几个人能把古登凸塔抓住就算不错了!”

    “乔队把我要说而没说的话说了。”李苛说,“记得我在读军校时,就听老师讲过,地球第二次世畀大战中,领袖们在指挥作战时,常常用到一个词叫‘矛盾’。地球B国的军亊家还写了一篇文章叫《矛盾论》。文中说,任何问题都由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组成,只要把主要矛盾解决了,次要矛盾便迎忍而解。这意思是说,解决任何复杂的问题都要弄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关系。然后再抓住主要矛盾进行解决。”

    “那我们现在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抓古登凸塔?”鲁缇问。

    “不对,也对。”李苛说,“我们当前的迫切任务是解救人质!特别是夏新教授,他被救出来了,才能确认我们夺回的电脑的真假,同时也才能确认他的科研成果是否被窃取,被谁窃取?”

    “不错!”哈里乔治说,“人质和科研成果是古登凸塔等人犯罪的铁证。只要人质被安全解救出来,科研成果物归其主,犯罪嫌疑人的罪行就招然若揭了,到那时再抓古登凸塔便水到渠成。”

    李苛说:“只要抓住古登凸塔,你们说,抓其他犯罪嫌疑人还是问题吗?所以说,季鹰等人不是不抓.而是时候未到!”

    “太妙了,太精辟了!”卓西亚兴奋地大声说,“天南星的教科书上说,地球人聪明绝顶,也例举了不少人和事,可我都半信半疑。现在我终于相信了。乔队李队,我敢断言,说不定你们的《矛盾论》会帮助我们解决不敢解决的许多问题呢!”

    “是么?”李苛耸耸肩,恢谐地说,“那我们不是成了成吉思汗了!”

    “成吉思汗是谁呀?”卓西亚问。

    “地球b国人,会射箭。”哈里乔治说。

    “哇,我明白了,”卓西亚说,“《矛盾论》一箭双雕!”

    “卓警官也变得聪明绝顶了!”李苛玩笑似地说。

    卓西亚说:“比起总指挥乔队来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你怎么也学会奉承了?”李苛说,“乔队,对付古登凸塔,解救人貭你有方案吗?”

    哈里乔治说:“先前没有,现在有了。”

    “那你快说呀!我都快憋不住了!”鲁缇说。

    可就在这时,窗外突然狂风大作,窗口“砰”的一声巨响,四股像蝌蚪似的黒烟随风飘了进来瞬间变成四个黒衣蒙面人。

    哈里乔治等五人一看,迅即掏出手枪分开对恃,同时将枪口对着四个黒衣蒙面人的脑袋。

    四个黒衣蒙面人双手举枪,不容纷说,便向哈里乔治等五人猛烈射击。哈里乔治等五人闪电似的旋转翻腾,弹头像雨点一样从他们的身边和头上飞过击在会议室的墙壁上溅出密集的火花。

    哈里乔治等五人边还击边快速旋转。

    一时间,会议室变成双方火拼的战场。枪声大作,子弹横飞,火光耀眼。弹火中,双方都打得在桌椅上翻滾,在空中跃腾,周围的设施都频频被击碎但双方都不见有人受伤或至死。这样打杀了几分钟也不分胜负。

    卓西亚眼看来者不善,功夫也不凡,便摁响了警报噐。就在总署几个特警闻声持兵器冲进会议室一刹那,四个黒衣蒙面人揺身一变又化为四股蝌蚪似的黑烟飘出窗口迅速逃走了。

    静下来后,鲁缇说:“真没想到,国际刑警总署他们也敢来闯,而且还在十八楼。”

    卓西亚十分愧疚地对哈里乔治说:“哈里队长,真对不起!他们从空中来偷袭,我们也没想到。幸好,大家都无大碍。”

    “没大碍就好吗?要不是我们有点功夫,早就全完蛋了!我看那时,你们天南星国际刑警总署怎么向星际刑警总部交待?”鲁缇气愤地说。

    “鲁队说话似乎另有意思?”卓西亚说,“好像此事与我们天南星国际刑警有关似的。我敢向大家保证,我们天南星国际刑警总署是真诚支持你们的,这种袭击你们的事我们绝对不会做。今天这种事纯属隅然。再说了,这样的袭击,对于刑警来说还值得奇怪吗?再说得重-点,如果这样的袭击你们都对付不了,谈何在天南星抓犯罪嫌疑人?对不起,我说话有点不好听。”

    哈里乔治说:“卓警官说得在理。其实这事我并不认为是坏事。我倒认为,起码给我们提了两个醒,一个是随时都要提高警惕,我们的对手确实诡计多端;第二是,对付这样的敌人,我们必须要有克敌制胜的办法。正如地球b国古代军亊家孙子所说,“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 好了,我们继续开会吧!”

    0

    第二七八章 忽遭空中偷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