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破毒牙>第十节 麦特林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节 麦特林之死

    小说:破毒牙 作者:美楠美浠 更新时间:2021/2/10 15:41:26

    “好,我收到了,我会交代的,如果有直升机支援,那就太好了,从波哥城城区到赛扬,大概有六十公里的路程,开车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直升机过去就快了,也就几分钟的事情,斯潘兄,我替那几位兄弟感谢你了”,贾迈克一听聂第斯潘要协调直升机过去支援,高兴的要跳起来了。

    “好,贾局长,你也注意安全”,聂第斯潘说完,挂断了电话,接着马上打通了阿布赛琪的电话,将刚才收到的紧急情况重新说了一遍,阿布赛琪一听,知道事态严重,爽快的答应了调用直升机的请求。

    “阿不思,你是军方的指挥官,协调直升机比较得心应手,就麻烦去一样赛扬,将我们的人和阿骨仔的奶奶安全的带回来”,聂第斯潘刚结束跟阿布赛琪的通话,马上转身对阿不思说道,“另外,那些神秘的杀手,也给我抓个活着的舌头回来,我倒是要好好查下,到底是谁在泄密,是谁在给他们通风报信”。

    聂第斯潘说完,嘴里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双目一转,有意无意的瞟了瞟正竖起耳朵细细倾听的格拉斯,格拉斯刚好朝聂第斯潘往来,看见聂第斯潘似有深意的目光,脑袋里轰的一声,暗叫道:难道他在怀疑我?

    “聂第斯潘处长先生,这样吧,我对赛扬这个地方刚好也比较熟悉,前几年执勤的时候去过那个村庄,不然,我跟阿不思指挥官一起去吧”,格拉斯迎着聂第斯潘的目光,微微一笑,若无其事的道。

    “你要去”?聂第斯潘看着格拉斯的眼睛,似乎要穿透他的眼睛,深入他的灵魂,挖出他心里真实的想法,足足看了十几秒,才开口问道。

    “是的,毕竟我对赛扬这个地方还是比较熟的”,格拉斯点点头,说道。

    “好,那你就跟阿不思一起去,现在就出发”,聂第斯潘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随后拍了拍阿不思的肩膀,轻轻捏了两下,低低说道,“小心点,我期待你们的好消息”!

    阿不思瞬间会意,重重的点了点头,抬脚走出了作战室,格拉斯也跟了出去。

    看着他们走出了作战室,聂第斯潘的目光落在还剩三分之一的波山河水库溃坝事件报告最后页上面的签名上,心中一动,问安娜丽杰道:“安娜丽杰姑娘,这个麦特林,是什么身份”?

    “麦特林是水利总署的署长”,安娜丽杰瞟了眼那份报告最后一页的签字,压低了声音问道。

    “好,不然辛苦你一趟,把麦特林署长先生请过来,我有话问他”,聂第斯潘随手将眼前被烧的差不多的报告翻了翻,缓缓的对安娜丽杰说道。

    “可是,麦特林署长先生,现在已经死了”,安娜丽杰苦笑了一声,说道。

    “你说什么?麦特林署长先生已经死了?怎么死的”?聂第斯潘大吃一惊,心道,不会这么巧吧,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

    “就在今天凌晨,这份报告出炉,他签完字之后不久,有人发现他在他的寓所悬梁自尽了,当时我们觉得事情太过于蹊跷,堂堂国家水利总署的署长,有什么想不开,会自己上吊自杀呢?我们对此有所怀疑,一度认为是有人谋杀,所以特情的人也去了,我也在现场,调查现场后,我们在他身上没有发现任何搏斗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任何足以致他死亡的伤痕,所以基本判断他确实是自尽的”,安娜丽杰捋了捋眼前的刘海,无奈的说道,她捋头发的动作,风情无限,聂第斯潘看的都有点呆了。

    安娜丽杰感受到聂第斯潘的目光,脸颊一红,瞪了聂第斯潘一眼,聂第斯潘连忙咳嗽了一声,掩饰起自己的失态,收回了目光。

    “麦特林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聂第斯潘继续问道。

    “根据尸体的残余体温,我们判断是凌晨的三点钟左右”,安娜丽杰回答道。

    “那就奇怪,三点左右在寓所自尽,难道他家人没有察觉,不会阻止吗”?聂第斯潘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越问,心里的疑团就越大,麦特林的死,会不会跟他所写的波山河水库溃坝的报告有关?

    如果有关,他在波山河水库爆炸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他跟霸天蛇又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可惜这两人现在都死了,无法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来。

    “麦特林署长先生是独居的,所以他家人。。。。。。”,安娜丽杰听到了聂第斯潘低声的嘀咕,苦笑着解释道。

    “他一个人独居?那他家人呢”?聂第斯潘连忙问道,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堂堂一国水利总署的署长,位高权重,怎么会独居呢?

    “他儿子在西方的西部大陆读书,他妻子也在西部大陆,据说是去陪他儿子读书了”,安娜丽杰回答道。

    “呵呵,标准的裸官啊”,聂第斯潘突然笑了起来,讥讽的说道。

    “裸官,什么叫裸官”?安娜丽杰奇怪的问道,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名词。

    “裸官这个概念还是苍蓝国发明的,意思是自己独身一人在国内从政当官,家人则全部在国外读书或生活,这种官员叫裸官”,聂第斯潘笑着解释道,“根据苍蓝国的经验,这种裸官是最容易出事的,所以,我怀疑麦特林之死,并不简单,他的死,必然跟波山河水库爆炸案有关,也跟这份报告有关”。

    说罢,聂第斯潘抓了桌上残缺的那份报告,朝安娜丽杰扬了杨,说道。

    “安娜丽杰,麻烦你去调查下,国家水利总署和波哥城水利局,跟波山河水库的立项、施工建设和转包运营有关的人,都调查一遍,我觉得这里大有名堂”,聂第斯潘随后将烧的差不多的报告往桌子上一扔,猛地拍了一下,厉声道。

    “处长先生,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波哥城水利局局长,也死了”,安娜丽杰脸色一暗,轻轻说道。

    “他又是怎么死的”?聂第斯潘瞬间惊呆了,拍案而起,声色俱厉的道。

    安娜丽杰被聂第斯潘愤怒的表情吓了一跳,委屈的站了起来,就要说话。

    “安娜丽杰,你坐下,你快坐下,我不是说你”,聂第斯潘一看,一边连连道歉,一边连忙走过来扶住安娜丽杰的肩膀,示意她坐下说话。

    “他是凌晨三点多离开水利总署的时候,被街头的小混混刺死的”,安娜丽杰叹息了一声,这两天接二连三的突然事件,原本都应该是警备官系统去办的,但他们得到指令,所有官员的非正常死亡,特情系统都要介入,所以她知道这事。

    “那些小混混呢?死了还是都跑了”?聂第斯潘冷笑着问道。

    “跑了,全无影踪,警备局的人说,那几名小混混凭空消失了一般,怎么找都找不到人了”,安娜丽杰奇怪了看了看聂第斯潘,心道他怎么知道这些小混混跑了呢?

    “我看这些小混混也是凶多吉少呐”,聂第斯潘将抓在手中的笔往桌子上一扔,整个身体往后一靠,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你是说,波哥城水利局局长之死,也是有人蓄意为之”?安娜丽杰挺直了身体,问道。

    “一定是有人蓄意为之的,目的就是杀人灭口,波山河水库爆炸案,想要查下去,有点难咯”,聂第斯潘说道,语气有点沙哑,表情略显疲惫憔悴。

    “处长先生,你要不要休息下”,安娜丽杰默默地倒了杯咖啡,推到了聂第斯潘面前,小声的问道。

    “不用,谢谢啊”,聂第斯潘端起咖啡,吹了吹,将热气吹散,然后喝了口,细细品尝了下,连声赞叹道,“不错,很好喝”。

    安娜丽杰正待说话,作战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名身穿天蓝色制服的警务人员跑了进来,报告道:“处长先生,十里长街、莲花山隧道和金水江大桥上,都出现了可疑的人物”。

    “什么,十里长街也出现了可疑人物?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有多少人”?聂第斯潘猛地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咖啡,滚烫的咖啡烫的他舌头生疼,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咽了下去,急忙站了起来,问道。

    “莲花山隧道和金水江大桥上分别发现了大概五名可疑分子,十里长街上多点,大概有十几名”,那名警务人员报告道。

    “不简单呐,都混进十里长街了”,聂第斯潘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1

    第十节 麦特林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