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鲁西烈火>第八十八章 打金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八章 打金狼

    小说:鲁西烈火 作者:默雨言秋 更新时间:2021/3/26 16:43:51

    老驴头的特别行动队,又一次遭到鲁西抗日游击队沉重打击。经过这次战斗,刘家庙的乡亲又一次验证了八路军游击队英勇的战斗精神。当他们亲眼看见站在面前一个个英姿洒爽的游击队战士,他们意识到了:八路军游击队又回来了,刘家庙重新回到了八路军游击队手中,鬼子虽然派了五六万精兵,对鲁西进行了残酷扫荡,并没有消灭掉八路军的有生力量,火热的抗日热潮依然高涨。村民又一次热情的拥上来,问这问那,往常一样拉着战士要求去家里吃饭。

    汉如见这次小小战斗之后,群众又一次被发动起来了,回头问汉军:“趁这机会,咱们开个鬼子扫荡后的总结大会咋样?”

    汉军文广都说:“好好,趁热打铁,是个好办法!”

    于是,汉军,文广挥着手对村民喊道:“各位父老乡亲,既然大伙都来了,咱们借这机会开个抗日会,耽误大伙一点儿时间,你们看好不好?”

    有的村民答道:“嗨,你这话说哪了,抗日会就是咱自家份上的事。”

    “开吧!动员动员大伙拧成一个心眼共同抗日!”

    “莫说开一会儿,开三天三夜我们都有时间。”

    汉如见大伙这样说,站在石磙上挥挥手说道:“乡亲们,今天开的这个抗日总结会,要求全体乡亲都来参加,大伙看看谁家的人还没到齐,请回家里叫一声好不好?”

    “放心吧,今天这大会一个也不能拉下。”家家户户各自清点自己的人数,没来的都派人回家去叫了。

    汉如看看人到的差不多了,又挥挥手喊道:“乡亲们请静一静,下边有鲁西抗日游击队副队长汉军同志讲话。人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后,会场变的鸦雀无声,一双双期待的眼睛瞅着站在石磙上的汉军。汉军清清嗓子,说道:“乡亲们,敌人造谣说八路军游击队全部被消灭了,个别乡亲相信了,是被敌人消灭了吗,事实胜于雄辩,耳闻不如一见,站在你们面前的是谁呀?大家会打好吗?”

    “是咱们的八路军鲁西抗日游击队!”村民们欢呼起来。

    说到这儿,又有村民小声嘀咕道:“汉奸鬼子巴不得咱们死光哩,这伙王八蛋还按好心!”

    “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

    “鬼子汉奸除了会造谣迷惑人心,还有啥本事?”

    “可不能这样说,他们把自己也迷惑了,不然的话,老驴头咋会大摇大摆进村。”

    “哈哈,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算计别人反而算计了自己,不然咋会被打的狼狈逃窜!”

    汉军听大伙说完了,又说道:“乡亲们,经过这次鬼子“铁壁合围”我们领悟到一个道理:只要咱们团结起来,形成一个拳头,共同抗日,不管他来五六万,十五六万精兵,都不可能打破咱们抗日决心,最后的胜利还是咱们的!”

    汉军话音一落,王癫疯子顾不得浑身伤痛,高呼道:“八路军万岁!坚持抗战到底,决不当**卖国贼!”

    村民学着王癫疯子样子一起举起胳膊高呼,呼喊声像一颗颗春雷震得地动山摇,唤醒了沉默的大地。

    大伙兴高采烈欢呼一阵子,村西头的王奶奶扒拉开人群,嘴里喊着:“借光,借光,闪一闪好吗!”

    人们看见王奶奶惦着小脚走过来,给她闪开一条路。王奶奶来到汉如面前说道:“队长阿!我问一句话行吗?”

    “王奶奶,有啥话就问吧!”汉如望着王奶奶答道。

    “我想问一句队伍上还缺人吗?”

    有个村民插话说道:“王奶奶,听着话里你也要参加队伍?”

    “不是,是我那个不争气的二小子。”王奶奶一共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去年到李家营赶集卖菜,头上裹了一条羊肚手巾,被郭建德当成八路军给铡头了,老人家为这事一提起来就大骂鬼子汉奸。跟在王奶奶身后的是她小儿子,今年刚满十六岁。

    汉如见王奶奶认真的样子,笑着答道:“王奶奶,只要有抗日决心我们都要!”

    王奶奶听汉如说要,回头指着小儿子说道:“有决心,他的抗日决心可大了。”回头又问小儿子,“听见了吗,你有抗日决心吗?”

    小儿子腼腆,脸儿憋得通红低头喃喃说道:“谁说没有?俺决心大着呢!”

    王奶奶本身有点耳聋,见小儿子低头不说话,举起手打了小儿子一巴掌,大声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小子,两片嘴皮子长一起了!”

    被王奶奶一嘲,小儿子猛地抬起头,大声说道:“愿意,愿意抗日,俺还怕你不愿意呢!”

    当王奶奶听到小儿子说愿意抗日的时候,心里高兴的像开花,刚想说啥,又听到小儿子说:还怕你不愿意呢,慎怒地说道:“这个混账小子,谁说我不愿意让你抗日?满嘴胡说!”

    “谁满嘴胡说了?今早晨你还说八路军全让鬼子消灭了,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不是你说的?”

    王奶奶被儿子当面揭了短,红着脸说道:“我是听了汉奸们说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不八路军游击队都在眼前?”

    小儿子故意问道:“你愿意让我参加队伍吗?”

    王奶奶见儿子反问自己,呵呵笑了起来,一把将小儿子推到汉如跟前,大声说道:“愿意,愿意!”

    这时候,又有五六个青年挤过人群来到汉如面前,纷纷报名参加队伍。汉如一看,刘家庙虽然经过鬼子大扫荡,群众不但没有被吓到,抗日热情更加高涨了,心情非常高兴,对文广说道:“你做一些记录,把报名参加队伍的名字记下来,等到凑齐了,一块儿送到张鲁镇受训去。”

    文广拿出笔,在石磙上摊开纸写报名青年的名单。

    突然,人群外边一阵吵嚷:“闪开,闪开,我要参加队伍。汉如站起来隔着人头往外看,只见杨花莲披头散发往人群里挤过来。村民看见她这样子,让开一条路,杨花莲来到汉儒面前”噗嗵“跪下,哭着说道:“汉如我求你了!”

    汉如赶紧搀扶杨花莲,杨花莲两眼泪水,死活不起来,说道:“汉如,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汉如此时又想起了汉书,心里一阵难受,搀扶着杨花莲的胳膊说道:“婶子,你说吧!我都答应你!”

    杨花莲这才站起来,抹抹眼泪,说道:“我也要参加队伍,打鬼子除汉奸,为汉书和孩子报仇!”

    一提起汉书,杨花莲泪水又流了出来。这时候,二妮,王癫疯子还有其他妇女一起挤到汉如面前,说道:“既然队伍上要杨花莲,我们也要参加队伍!”

    这样一说,几个老头笑了,说道:“一布袋谷子都扛不动,看,老婆蛋子还要参加队伍,嘻嘻!”

    二妮反驳说道:“谁说扛不动,我还打死一个鬼子呢!”

    汉如挥挥手说到:“各位婶子,大娘,你们先别着急,听我说几句好吗!”

    王癫疯子二妮还有一些妇女都说:“只要让我们参加队伍打鬼子,你咋说都行!”

    汉如回头和汉军,文广嘀咕几句话,汉军站到石磙上边朝人群挥手说道:“乡亲们,先别嚷嚷了!听我说几句话吧!”

    村民一听汉军要讲话,有的人回头朝村民喊道:“别说话了,都静一静,听队长讲话!”

    二妮往前凑了凑喊道:“要讲先讲我们妇女参加队伍的事!让我们妇女高兴高兴。”

    汉军低下头笑着说道:“婶子,汉如开口了,保你高兴。”

    二妮笑着冲汉军说道:“你说的,不满意了到时找你?”

    汉军见大伙安静下来了,接着说道:”乡亲们,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村里成立妇救会,主要任务是发动妇女积极行动起来,为抗日游击队做好后勤工作,根据汉军队长的提议,决定二妮担任妇救会主任,王癫疯子,杨花莲担任委员。希望你们把全村妇女组织起来,积极投入到抗日工作中来。”

    刘家庙的群众是发动起来了,但是,周边村子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如豆堂,大畅家,金屯一些村子,鬼子大扫荡之后,群众遭到了重大伤害,群众抗日积极性一落千丈。鬼子“铁壁合围”后,村里的地主,恶霸,土匪流氓,象立夏后的蚂蚱,开始蹦跶起来。他们依仗郭建德这帮汉奸势力,对村民强行要粮要肉,如果谁敢说一个“不”字,轻者毒打,重者杀头活埋。看到谁家烟囱冒烟,夜里就会被绑票架户,限时间拿钱赎人,拿不出钱,到时撕票杀人。一时弄的乌烟瘴气,人人担惊受怕,夜不敢眠。

    夜已经很深了,战士们都没睡意,他们正在讨论如何铲除这些祸害。

    三楞说道:“我的看法,咱们解决李家营之前,必须将周围这些敌人耳目打掉。让群众有一个安生的生活环境。”

    “对,对,三楞说得对!我同意这个意见!”王二虎说

    “我也同意!”

    “我同意!”

    战士们纷纷表态。

    汉如说道:“我和汉军文广私下也议论了,意见和大伙一致。既然如此,今夜里咱们组成三个锄奸小组行动,大伙看看咋样?”

    一听今夜里就行动,大伙情绪高涨起来,纷纷清理随身带的东西,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金屯村坐落在刘家庙东南上,村子紧靠徒骇河,东临大畅家,有二十来户人家。村子虽然不大,却生出来一个土匪,外号金狼。他的大号叫金占山,由于这个人性格粗暴,心毒手辣,杀人越货六亲不认,人们背地后给他起名叫金狼。他也很乐意叫这个名字,时间久了,他就把金占山改成了金狼。金狼父亲是这村里的财主,算得上金屯村首屈一指的人物。当金狼长到十几岁的时候,老两口染病相继身亡。金狼父母死后,金狼不仅不操持家务,整天游手好闲,东游西逛吃喝嫖赌,无恶不做,没有几年功夫,家产挥霍一空。

    “七七事变”后日本鬼子进了关里,金狼更加有恃无恐,他依仗鬼子的势力,网络了十几个地痞流氓,到处打砸抢,村民苦不堪言。鬼子打破东昌府后,郭建德又驻扎到李家营,他看看风向没变,一拍屁股投靠了郭建德麾下,同**龟,常占,魁郭建德一些地痞流氓拜了八兄弟。为鬼子筹粮弄肉,收集八路军的活动情报。鬼子“铁壁合围”后,他们更加猖狂,在村里成立了自卫队,把鬼子作为靠山。汉如决定金狼作为首要打击对象。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上飘荡着几块纱布般的云彩,红云边上镶嵌着白云,宛如人工鲜艳夺目的彩缎,漂浮在碧蓝的天空上,和碧绿的大地媲美,映衬着夏日绚丽多姿的风光。

    汉如带领着队伍,远远看去,像一股暴雨后的蛟龙,朝金屯扑去。队伍转过齐家坟地,正要跨过交通沟,突然,树丛里面发出一阵“哗啦啦“声,接着看见一条黑影沿着河道朝着金屯方向奔去。

    黑影是金狼的流动哨,白天,刘家庙火热的村民大会,传到了金狼耳朵里,他担心汉如突袭他,特意在金屯和刘家庙之间安排了一个流动哨来监视汉如游击队的活动情况。

    汉如小声命令道:“追,设法将他捉住。”

    王二虎,三楞跳到交通沟里绕了一个弯,飞一样朝金屯奔去,跑了一会儿,他俩悄悄埋伏在村边上。流动哨跑了一会儿,看看后边没人追干他,停下脚步往后窥视。这时,汉如沿着沟底往前摸索,走动声又惊动了流动哨,起身又往村里跑。跑了一会儿听听后边又没了动静,他趴在草丛正往后窥视。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王二虎,三楞早把他按倒地上,枪口顶着他的脑壳,压低声音喝道:“不准动,动就打死你!”

    “哼!你当我是啥人!”敌哨兵嘴很硬。

    王二虎喝道:“少说废话!跟我走!”

    王二虎,三楞押着敌哨兵来到齐家坟地里头。敌人哨兵还不服气,说道:“你们也不问问我是啥人,大胆!”

    汉如答道:“你是干啥的,说说吧!”

    “哼哼,说出来无异于天上响惊雷,吓死你!”

    三楞急了用枪托照敌哨兵腰部猛砸下去,敌哨兵痛的哼哼几声,嘴还是挺硬,又问道:“你们是啥人,难道没听到俺家老大金狼的名字吗?”

    汉如喝道:“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

    “哼哼,你们唬人,我们队长说了,八路军游击队全部消灭干净了,你们。。。。。。你们是假的吧?”

    “哈哈!”汉如笑了笑,“你看看我们的战士消灭了吗?”

    “不对,不对,你们是冒牌!我不相信!”

    汉如火了,喝道:“少说废话,我问你金狼在哪里?村里多少人枪?”

    敌哨兵喃喃半天,不正面回答汉如问话。汉如发怒道:“把他拉到砖丘坟里活埋了他!”一句话,吓得敌哨兵跪地上哀求道:“八路老爷,我说实话,饶我性命吧!”

    汉如答道:“只要你说实话,饶你性命,你如果为我们带路进村,立功赎罪,还有奖励!”

    敌哨兵说道:“真的?”

    “八路军说话算数,不糊弄人!”

    “我说,我全说了!”

    汉如带领战士在敌哨兵引导下,从村西头悄悄进了村里,沿着街道走了五六十步远,来到一条胡同里,胡同深处坐落着一套青砖瓦房大院,敌哨兵指着漆黑大门说道:“这就是金狼的家。”

    三楞轻轻推推门,里面门插板插着。汉如压低声音冲哨兵说道:“老弟,叫开门!”

    哪个敌哨兵犹豫一下,说道:“我叫开门,你们打起来我咋办?让我挡枪子,我不干!”

    汉如一听敌哨兵变了卦,担心他叫喊起来引来敌人,一条毛巾塞到他嘴里,枪口顶着他的脑壳喝道:“你叫不叫?不叫开门先打死你!”

    敌哨兵白瞪着眼,“吱吱呜呜”起来。

    汉如说道:“先把他拉到胡同口教育教育。”

    于是,小七子,赵宝田一人抓住一条胳膊往胡同口推,由于用力大,天又黑,地上高洼不平,敌哨兵一个趔趄摔倒地上,身上背的卸下枪栓的大枪“咣”响了一声。

    接着院子里一个人问道:“外边啥响声?好像有人1”

    又听另一个人答道:“哈哈你真是老鼠做梦遇到猫啦,整天一惊一诈的,吓死人!”

    “还是小心点儿好!”

    “小心屁!弄不好是村民送来慰问品了!”

    “想得美你,馋嘴**!”

    “哈哈,哈哈,参加自卫队不就图个牙奠。”

    两人一递一句说着,北屋一个沙哑嗓子喝道:“吵啥吵!无话瞎答答!”这是老驴头的声音。

    今夜里,为啥老驴头来了金屯?前面说了,白天老驴头带领三十多个自卫队员来到了刘家庙,被汉如的鲁西抗日游击队一枪未发活捉了十几个,老驴头虽然侥幸逃跑了,你不想一想,日本鬼子五六万精兵刚刚在鲁西进行了“铁壁合围”,鬼子宣传说八路军全部消灭干净了,取得了重大胜利,鬼子正在大肆吹嘘的时候,老驴头的自卫队被八路军打了一个人仰马翻,损兵折将,狼狈逃走。老驴头还差点儿丢了性命。这事如果让井上四郎知道了,日本人还不感到丢人现眼,大煞威风,还不让他上断头铡刀!

    老驴头走南闯北这些年,黑道白道都走过,鬼门关不知道闯过多少次,再加上他比狐狸还狡猾,他知道下步该咋做。因此,他决定今夜不回李家营了。野地里转悠了半天,树丛里面歇够了睡足了,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带领着残兵败将去了金屯。

    你可能要问,他来进屯干啥?老驴头来金屯有他的打算,周围村子虽然有他的势力范围,就实力大小来说金屯数得上第一。再一个原因,金狼这个人虽然性格粗鲁,他讲义气,不像其他村里的自卫队长一样,脚踏两只船,见风使舵,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正是这些原因,他决定到金屯避避风头。

    太阳还有一杆子高,夕阳斜射到墙上,金狼正在吃饭,突然听到“咚咚“敲门声。

    “谁呀?”金狼把一块鸡肉放嘴里,噘了两口朝门外喊道。

    “咚咚”又是一阵敲门。金狼听的不耐烦了,起身朝大门走去,嘴里嘟囔着说道:“啥事敲门这样急?”门插板还没打开,老驴头从门缝急不可耐地喊道:“金狼兄弟,开门,快开门,是我!”金狼听出来是老驴头的声音,把门打开了,老驴头带领着十几个队员一步跨进来。金狼搭眼一看,老驴头衣服沾着草叶,袖口刮破口子,其他队员一个个象落难人。心里疑惑起来,问道:“呀,队长,咋弄成这样子?野外逮兔子啦?”

    老驴头并不答话,翻转身把门插上,摆手答道:“老弟啊,一言难尽,先到屋里填饱肚子再慢慢说。“

    金狼赶忙招呼人上饭,一阵忙活后,老驴头一伙吃饱了喝住了,金狼这才问老驴头:“老哥,你这是咋啦?天黑来我这里,李家营不要了?”

    老驴头见金狼问他,垂头丧气的答道:“老弟啊,兄弟就为这事来找你的。”随后,老驴头把白天刘家庙遇到鲁西抗日游击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从你这里借十几个人充到我特别行动队里面。。。。。。”

    话刚刚说到这里,听到院子里两个汉奸说话,因此,老驴头朝院里喊了一声。

    小七子和赵保田把敌哨兵弄到胡同口,嘴里的毛巾给他拿出来,枪口顶着他的脑壳喝道:“不老实,一枪崩了你!”

    敌哨兵哆哆嗦嗦的答道:“八路老爷,我老实,听你的!”

    “既然听我的,快把门叫开!”

    “八路老爷,我叫开门后,放走我吗?”

    “你去哪里?”

    “我回家,不当自卫队了!”

    赵保田答道:“行,你真要叫开了门,就算立功了,放你走!”

    敌哨兵听了满心喜欢,一叠连声的说:“好好,我叫门去。”

    “咚咚”,敌哨兵敲门。

    “谁呀?”里面有人问道。

    敌哨兵答道:“是我,快开门!”

    “你急啥?放个哨看你急三诈六的!”

    院里那人一边说,一边‘突突踏踏“朝大门走来。

    “谁叫门?”老驴头在屋里喊一声。

    “队长,是我们的流动哨回来了。”

    老驴头答道:“嗯,原来是流动哨。”

    门插板打开了,黑漆大门“吱扭”一声朝两边开启。汉如一步跨进去,枪口顶着那人的脑壳压低嗓音喝道:“不要喊,喊就打死你!”那人吓的蹲地上抱着头说道:“我不喊,我不喊!”

    老驴头今儿成了惊弓之鸟,再加上这人多疑,他早听到了门口汉如的呵斥声,知道汉如追赶来了,“扑”的将灯吹灭,屋里一霎间漆黑一片。汉如带领战士冲进院子里,“砰砰”偏房响了两枪。王二虎,三楞折转身朝偏房射击,只听到里面”咣叽”一声,五六个人举着枪投降了。

    “八路老爷,饶命!我们是金狼的自卫队。”

    战士们正要往北屋冲,突然,北屋西头窜出一条黑影,沿着墙根往南跑了几步,翻身爬墙要逃走。王二虎一步跨过去,一双铁钳式的大手抓住脚脖子往下一拉,那人“噗嗵”从墙上摔下来。王二虎本以为这一摔他爬不起来了,没想到一松手,那人猛地跳了起来,拦腰抱住了王二虎,一使劲将王二虎摔个仰八叉。跳上去压住了王二虎胸口,从腰里掏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朝王二虎心口窝刺去。

    这人就是金狼,刚才他陪着老驴头说话的时候,感觉肚子鼓,就去了北屋房头拉屎,正巧,此时汉如带领战士进到了院子里,他就打算翻墙逃出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三楞飞起一脚将金狼手中匕首踢飞,举起枪托子狠狠砸在金狼脑壳上,金狼“哼”了一声死了。

    汉如命令战士开始搜索,里里外外找了一个遍,不见了老驴头和他的十几个特别行动队员。正在疑惑,金狼手下的一个自卫队员说道:“跑了,他们全跑了”

    “从哪里跑的?”

    那人指着北屋说道:“北屋有一个后门,你们进来的时候,他从后门跑了。”

    北屋后门直通着野外,老驴头早就瞅准了这里,趁着混乱,带领十几个汉奸受惊吓的兔子一样,一头钻进了树丛里面。

    夜黑呼呼的,耳边只听到风声。

    0

    第八十八章 打金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