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博陵风云>第三十三章:簪子女人和狗【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簪子女人和狗【下】

    小说:博陵风云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1/2/4 15:19:48

    下午的阳光,映照在冰封的河面上,反射出一圈圈令人迷离的光晕,炫目的光环,由明到暗过渡成复杂的颜色,这一圈圈梦幻般的七彩光晕半明半暗,看起来极不真实,像是被画出来的。

    河的名字叫箭杆河,因河道笔直,形如箭杆而得名,箭杆河的南侧是恒山镇,北侧是溪口镇。

    溪口镇,水磨屯村。

    村西口的小路慵懒在温暖的阳光下,路口中间停着一辆满载的骡车,一个满脸鼻涕的半大孩子站在骡车后面,正同两个年轻小伙子说着话,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如熊,长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不是厚颜无耻的大春还是谁。

    “狗剩子,哥送你个好东西。”大春从腰里掏出个物件,塞进半大小子手里。

    “攮子?”

    这把匕首漂亮锋利,牛皮刀鞘做工精细,雪亮刀锋在狗剩子手里寒光闪闪,比大春给灯儿的那把弹簧刀还要好。

    “怎么样?喜欢不?”

    哦!这攮子,完美霸气,简直无可挑剔!一定会亮瞎了村里那帮泥孩子们的眼!

    “喜欢,喜欢。”狗剩子已经高兴得冒鼻涕泡了。

    “以后谁要再欺负你姐,就拿这个捅他。”

    狗剩子重重地点了点头:“嗯,知道了,大春哥,你对俺真好,谢谢你!”

    “都是一家人,谢啥呀。”

    扑哧——旁边的蔡二捂着嘴笑弯了腰,心说春哥你这也太那啥了,绞尽脑汁讨好狗剩子,八成是看上他姐水花了吧。

    “咳咳,你吃鸭子屁了吗,瞎嘎嘎个啥!浑身贴膏药,毛病不少。”

    “春哥,你是干啥啥不行,欺负我第一名。”

    “蔡二啊蔡二,让我说你啥好呢,这心被你扎的,都是大窟窿。”大春微侧脸,眨巴着一对丑陋蛤蟆眼看了看蔡二,随即又转过头,伸出一只大手拍了拍狗剩子的肩膀:“你别送了,回去吧,那个……家里要是有啥难事,就去道观里找我。”

    真让蔡二猜对了,自打第一眼看到水花,大春就喜欢上了她,这熊一腔爱意,其实根本不懂什么叫朝思暮想,只是觉得看不见水花,心里头总是没着没落的,趁这次进城捎信买东西,大春单独备了些年货,假借小姨吴秋蓉的名义,特意绕道而行到水花家落脚休息,专诚嘘寒问暖看望了一番。

    这一招,果然效果不错,水花娘连声夸大春是个知冷知热的懂事儿好青年。

    一段时间后,白晃晃的箭杆河在阳光下灿烂耀眼,一辆骡车欢快地行走在河边的土路上。

    仇报了,还得了山匪那么多钱,以前是有啥吃啥,现在是吃啥有啥,感觉真特么幸福!感觉真特么好!大春在心里这样评价当下的生活。

    想着想着,那张丑脸上忍不住开始贱笑,嘴里也不由得哼起了酸曲:“妹妹的脸蛋蛋就透着红,咬住了哥哥我的嘴唇唇,咬得一个疼,说抱得一个紧,我一阵一阵把妹妹往死个亲……”

    蔡二悠哉躺在骡车上,头枕着一个装满子弹的包袱,手里摆弄着一个精致的M1903枪套,他的心里也挺高兴,幸亏是让他跟着大春进城捎信,幸亏是小七撺掇他再去一趟教堂换子弹,要不然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史密斯牧师了。

    临动身前,灯儿拿着一发7。65毫米子弹找到蔡二,然后喋喋不休地讲述她目前只有几十发撸子子弹,如果没子弹了手枪就是废铁,期望蔡二把藏着的宝贝拿出来,到史密斯牧师那儿换些手枪子弹给她用,并语重心长地告诫蔡二:生逢乱世,啥都不如枪。

    其实不用灯儿怂恿,蔡二早就有这个打算,他原来只是想等个由头进城,用大哥留下的最后一枚玉扳指,去教堂再换些M12霰弹,既然小七说的这么可怜兮兮,不妨满足她的愿望,谁让自己早已把她和吴秋蓉当成亲人了呢,亲妹妹,就该宠着!原来,宠爱别人,也会使自己感到幸福,原来,有亲人和朋友陪伴,生活才会多姿多彩,生活才会阳光明媚!

    他和大春进城后,蔡二独自去了教堂,结果正好赶上史密斯牧师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博陵县回国,他说明来意后,史密斯热情地接待了他,仔细看过这枚和田玉扳指后,很是称心满意,于是乎就把教堂里所有的霰弹和7。65毫米子弹都给了蔡二,末了,还慷慨解下了自己随身携带的M1903枪套送给了蔡二,而史密斯自己的马牌撸子里,只留了以备不测用的八发子弹。

    大春和蔡二回来的时候,好在有柴守信护送出城,没出差错,一路无恙,所以,蔡二现在的心情很是舒畅,甚至心中偷着得意了一下。

    这是一个九成新的M1903枪套,外形小巧精美,扣合自如,用深棕色皮革材料制成。整个枪套采用了近似三角形的设计理念,主体部分是由一整块皮革折合缝制而成的,开口盖缝制在枪套上部,还用两颗金属铆钉进行了加强固定,其覆盖面积大概是手枪套的二分之一。枪套的侧面,斜向设有一个备用弹匣袋,袋口处烫有‘COLT’标志。该枪套的最大特点是进行了圆弧形裁切,将手枪装入枪套后,不会完全落入枪套内,并且在枪套后端切削了一个V字形开口,使手枪握把刚好从开口外露,拔枪时,只需从开口处探进手指握住枪把,就能将手枪快速取出。

    蔡二不懂枪套的类型和好坏,也不知道上面的外国字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直觉地认为把这个送给小七,她一定会喜欢。

    “春哥,肉麻死了,别唱了,唉,真是的……你也不怕嘴唇被咬烂了。”恰逢浮想联翩之际,恶心人的酸曲忽然提高了调门,蔡二觉得大春扰乱了他的思绪。

    前面赶车的大春闻声停止了唱歌,回过头瞅了蔡二一眼,无聊地道:“不唱歌干啥,唠嗑你又不会!”

    “硬嗑我不会唠,捧着你唠总行吧。”

    “捧着我……唠点啥呢?对了,怎么能看出来一个女人喜欢不喜欢一个男人呢?”

    “这我哪儿知道,不过我哥曾经对我说过,有些女人表面上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其实内心像咸鸭蛋一样……黄的流油。”蔡二心说,你是想知道人家水花喜欢不喜欢你吧。

    大春皱着眉头想了想,这话跟自己的问题有点不搭边,困惑地问道:“啥意思,能不能把话说明白?”

    “你去串门,就看人家……是不是愿意夹道欢迎你了,愿不愿意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

    说的是什么鬼东西,大春没能领会,陷入了求解的苦思中……

    越想越头疼,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大春索性不想了,可又觉得路上枯燥无味。

    念及此,遂改问:“哎,蔡二,你说什么样的人他没有财运呢?”

    蔡二笑答:“好色之徒呗。”

    又问:“啊?为什么呀?”

    再答:“你知道穷人的‘穷’字怎么写吗?仔细想想。”

    “……”

    大春一个望天呆,屈才啊!道家思想,博大精深!

    总有一个时刻叫梦醒时分,猜出来这个,自然前面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这是逻辑思维和创造性思维的辨析。

    “汪汪……”

    恰此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狗叫声,行进的骡车蓦然自己停了下来,奇怪,这匹骡子性格温顺干活有规矩,平时听话的很,从来没有这样过。

    “姥姥的,这是什么情况?”正在走神的大春脱口而出,随即和蔡二一起跳下了骡车。

    一丝风都没有,阳光下的土路明晃晃,刺眼而又单调,一条三四个月大的黄狗,支棱着一半耳朵,站在不远处的土路中间,朝骡车发出有节奏的犬吠。

    “葫芦头小耳朵,还是翻天‘枪尾’,春哥,咱捡到宝了,逮住它带回去看门。”阳光冲淡了黧黑脸,蔡二不由得兴奋起来。

    大春点点头,两个人开始慢慢挪动脚步,小心翼翼靠近那条小黄狗。

    距离越来越近,蹊跷,真蹊跷,它居然没跑!

    到了小黄狗跟前,它不再叫了,一双漂亮的圆眼萌萌注视着大春和蔡二,竟然冲他俩摇起了尾巴。

    蔡二蹲下身来,抚摸着小黄狗的葫芦头:“真不错嘿!是条小公狗,胆子还挺大,你叫啥,大黄还是旺财?愿不愿意跟我们回家?”

    “你这不是扯淡么,它能听懂你说话?别磨蹭了,把它抱上骡车后你再逗它玩,赶紧的!”

    这时,小黄狗忽然轻叫了一声,用嘴叼住蔡二的裤脚,拼命地拽了几下。

    蔡二不解地看着小黄狗,一头雾水:“小乖乖,你这是要干啥?”

    小黄狗松开嘴抬起头,冲蔡二又轻叫了几声,使劲摇晃了几下狗尾后朝河边跑去。

    蔡二先是愣了愣,后猛然反应过来:“哎哎,你别跑啊,回来!”

    “追啊!”大春喊了一嗓子,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心有不甘。

    十几秒后,大春和蔡二出现在箭杆河北侧的堤岸上,眼前的一幕,令他俩陷入茫然,视线范围中,河岸边的一片枯草里,躺着一个没穿鞋的年轻女人,百姓装束,一身血泥,那条小黄狗卧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静静地瞅着大春和蔡二,期盼的眼神里写满了救救她。

    大春不禁脱口问:“她是这狗的主人吗?”

    蔡二摇摇头:“肯定不是,她要是狗的主人,那狗就不会离她那么远了。”

    此情此景,看得大春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姥姥的,这是一条善良的小黄狗,我小姨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蔡二,走,咱俩过去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

    两人几步走到女人身旁,大春蹲下身来,掀开她一侧的眼皮细看了看,接着又摸了摸她的脖颈:“她还有气儿!”

    也许是大春的嗓门太高,也许是他的手劲太大,昏迷之中的凌佳醒了。

    入眼是两个陌生的年轻面孔,凌佳虚弱地问:“你们……是谁?”

    “我们是过路的。”

    忍着全身疼痛坐起来,转头看了看不远处土路上停着的骡车,凌佳犹豫着说:“好心人,麻烦你们……把我送到……罗家碾村好吗?”

    大春点点头,爽快地回答:“嗯,没问题。”

    凌佳露出了真挚的微笑:“谢谢。”

    不久后,骡车重新上路,车上多了一个娇弱女人,车后跟了一条欢蹦可爱的小黄狗。

    远山斜阳,秃树枯草,倒退的荒野雪景,凌佳苍白的脸上终于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

    3

    第三十三章:簪子女人和狗【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