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水殇>六十五 兔死狗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十五 兔死狗烹

    小说:水殇 作者:刘宝山 更新时间:2021/3/31 19:23:25

    汉奸的日子会这么难过,李长河万万没有想到。

    魏长庆被剿灭了,交通要道陵亭镇被日军占据,李长河上上下下地忙碌,出了许多力气,论功行赏没轮上,到头来反而挨了南浦襄吉一顿训骂:

    “李总司 令,你的部队战斗不力,居然拦不住一支渡河的保安旅,是存心出工不出力,跟大日本帝国作对!”

    李长河心里那个气呀,半渡而击本来是他的主意,只要按照他的提议,从茅山河一线抽出一个团外加日军一个中队,完全可以全歼保安十三旅。南浦襄吉没有同意,不知道是不是担心茅山河一线吃紧,还是根本没有把保安旅的战斗力放在眼里,只是派出了一个营,说他们一旦进攻,可以得到皇军炮艇的火力支援。

    气只能闷在心里,气炸了肺也只能自己承受,李长河哪敢说半个不字,只能不断地保证,下次他的部队再不会让旅团长阁下失望。

    和平军的又一次溃败终于让南浦襄吉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必须彻底整编这支部队。要彻底整编这支部队,就必须要除掉李长河。

    “李长河的,不能留了!”南浦襄吉对着手下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李长河是何等人物,也是江湖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南浦襄吉的心思被他看在了眼里,开始处处小心,尽量不给日本人落下把柄。

    “总司令,这样子躲躲藏藏,终究不是个事情,总会有防不胜防的时候,是不是把你的境况跟南京方面说说,让他们出面压一压南浦襄吉的势头。”李长河的贴身张副官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提出他的想法。

    “跟南京方面说说?”李长河白了一眼张副官,深深地谈论一口气,“汪**还不是要听日本人的。”

    李长河的这些话,不是凭空而来,是他的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两个月前,他到南京参加国防军事会议,中国人的会议,居然是日本人唱了主角,日本驻屯军总司令对着主持会议的汪**不住地要粮食要壮丁,语气听上去恭谦无比,人人却都能感觉到每一句都是不可回绝的命令。

    自从日本人打来之后,李长河就没来过南京,这一次他本想好好地看看逛逛,只见得曾经的六朝古都,繁华之地,依旧一片萧条,连街边的残垣断壁都没有完全被清理整修,李长河顿觉无趣,偏偏此时又发生了让他更加窝心的事情。

    一辆帆布遮盖的日军卡车上跳下一位年轻姑娘,匆匆忙忙地往街边的小巷中跑去。卡车上马上跳下两位日军,跟着冲进巷子,一人一边,把那姑娘又架着拖了回来。

    那姑娘一边挣扎,一边哭叫,“放我回去,我不要去慰劳皇军!”

    两位日本兵那管这些,姑娘嘴里的中国话,他们也不会听懂,只管拖过去往那车里一扔,随后也爬了上去。

    车里传出来一片惊叫,都是年轻的女声。李长河顿时感觉热血上涌,他早听说日本人在中国要粮要人,还要强征中国女人,想不到这一次南京之行都被他撞上了,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哪里还是中国的首都,就差把他们的天皇从东京接过来了!”

    跟随在身边的张副官连忙提醒,“总司 令,切不可冲动,听说满大街都是日本宪兵和探子。”

    回到泰州后的第二天,李长河便被南浦襄吉叫到他的旅团部,一脸狰狞。

    “李总司 令,你可记得在南京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正是麦黄草枯的时节,天气开始转热,李长河还是感觉到后背上冷汗涔涔,肥大的脑门上,汗珠滚滚。

    “长河对汪**,对日本皇军忠心耿耿,不记得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语。”

    “李总司令记性好差,是不是应该退役了。呵呵!”南浦襄吉冷冷一笑,“你有没有说过这哪里还是中国的首都,就差把他们的天皇从东京接过来了!”

    李长河脸色煞白,日本人的探子真的好生厉害,看来日本人对他从来就没有放心信任过。他低着头没有吱声,也无法吱声。

    “李桑,”南浦襄吉得意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满脸冷汗的李长河,“你这样的想法非常危险,中日亲善,同文同种,我们的天皇就是你们的天皇。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份,用你们抗日分子的话说就是汉奸,汉奸是不能洗白的,你只有一条路,跟着大日本帝国。”

    “是,旅团长阁下,所言极是!”李长河两腿开始打颤。

    “那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这一次就不做追究了,你回去吧”南浦襄吉拍了拍李长河的肩膀,挥了挥手。

    李长河如获大赦。受此惊吓得他从此之后,便开始谨慎起来,不但回绝了所有的可去可不去的饭局应酬,连在日军旅团部李开会,那里的茶水也不喝一口。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以庆功的名义,南浦襄吉邀请李长河赴宴,还是在离开他防区的扬州。纵然李长河万般不愿,这样的宴会他也不能不去。

    宴席在靠近瘦西湖的一处古色古香的园子里,席间还有一帮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跳舞助兴。李长河满脑子高度紧张,哪有心思去分辨这些女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席间,看上去他谈笑风生,其实每个菜别人没有动过,他坚决不动,即便是动,也是浅尝辄止,却还是中了毒。

    从此李长河就病了,得了怪病,有时清醒,有时迷糊。清醒时跟好人无异,迷糊时就像一个呆子。

    泰州城里的人便传上了,“魏长庆的灵魂缠上他了。”

    李长河清醒时会苦笑,“我心里有数,问题应该出在那天的酒上,我还是大意了,没想到这酒壶里有机关,民间传说的转壶居然在我李长河这里用上了。难怪那天执掌酒壶的士兵换成了日本人,这是方便行事,按动机关,带毒的酒就专门斟给我了。这事哪能赖上人家死鬼魏长庆。”

    李长河知道日本人对他动手,惦记的是他的部队,“我不能成为疯子,我要保住我的部队。”

    于是他拼命地找医生郎中治疗,无奈这毒也太蹊跷,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日渐严重,最后真的不能料理军务了。

    一年多之后,汪伪政府调李长河去了南京,任军事参议院中将副院长,这是一个闲职。自此李长河便离开了泰州,他在泰州的一段故事终于划上了句号。

    1

    六十五 兔死狗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