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以女之名>37.暗度陈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7.暗度陈仓

    小说:以女之名 作者:华华的爱人 更新时间:2021/2/10 15:41:27

    陈若瞳端着自己的胳膊,盯着眼前大锅的热气。

    里约·胡尔德正在往里面丢食材。腾腾的热气下面,一根根圆滚滚的碱面在热水里翻动,白面随着热气扩散开来。

    “今天竟然有面条?”

    “上马饺子下马面,不知道衙门抽哪门子风,每个人有1斤面的定额。”里约左手捏着两根长长的筷子,右手抄起一个大漏勺。

    “为啥补包饺子啊。”

    “菜那么贵哪来陷呀?把盆拿来。”里约把漏勺在锅里抖了一抖

    黄色的脸盆,既是洗菜盆,也是和面盆,更是聚餐盛放面包的盆子。

    “拿瓷盆。今天怎么慌里慌张的。”

    餐桌上摆好三个大瓷碗,碗上扣着盖子。陈若瞳用右手拿出餐具,一叠叠白色蓝边的明朝浅口小碗。

    “还是当官的事,你怎么不去找张怡那个青天大老爷。”里约胡尔德。

    陈若瞳起身就跑。

    “把面吃完了诶!”

    转眼陈若瞳没了影。

    “老爷!”

    张怡身边的随扈都飘过来差异的目光,不知道是吊着的左胳膊,还是狂跑过来的一身狼狈相。

    “大人,我刚刚和兄弟们上山,胳膊很快就好了。说点别的吧,我是18年12月来南极,现在官学打扫卫生,我喜欢读书,藏书阁有很多的书,我都看过。”

    “说重点!”

    张怡刚从大堂出来,穿过通道走到退思堂门口。正要脱掉靴子外面的套鞋。

    “我身边的人不读书。华国、露西亚都有自己的官治机构,军队里有政治部主任,我们什么都没有,政治工作的岗位设置可以帮助我们更团结,对,更团结,团结就是力量。还有新媒体、短视频这些东西········”

    咣咣咣。

    里约胡尔德拉开食堂的大门。陈若瞳把张怡的手谕一亮。上面盖着官府通红的大印。据《明史·舆服制》记载,正一品官印银质,三台。正二品、从二品印均银质,二台。正三品官,除顺天、应天二府印银质外,其余均铜印,无台。正一品官印边长明尺三寸四分,以下依官品递减。

    红色的印泥中间明显的闪烁着《金乡卫中前所百户印》。公文被一只手拍在了老头的桌子上。

    “老教授,鄙人报病躯,有失礼数,还请原谅。公文曰:着龙山·····”

    “你不用搬出衙门来压我。”老头一句普通话吓的陈若瞳一跳。依旧坐在孔子像的下面。陈若瞳站在他对面,屋子外面站满了教授和学生。陈若瞳被老头的直接搞得大脑一片空白。

    “不要给你鸡毛当令箭,你不得上藏书阁,也不能在我这里写东西。想拿县衙门来压我,我这地是读书,不是你求功名。”

    写文章不帮助发表,陈若瞳心里猜到了。可是不让上藏书阁,这就让陈若瞳忍无可忍。自从杨帆带着自己上藏书阁,天天在休息睡觉看书,藏书阁的顶楼几乎都成了她的私人宿舍。

    “我至少还是藏书阁的义务管理员,你没权利这么做。”

    “我说不能就是不能!”

    从老头的书房里出来,教授们都顿足叹息。太年轻了,怎么跟老头对着干。人家那么大岁数之类的话语。就连里约胡尔德也从袖子里掏出了烟斗,说陈若瞳做的不地道。

    “老头刚刚把藏书阁从衙门手里给盘回来,自己还在偷着乐呢。”里约胡尔德把一个小铜罐子丢在了食堂的桌子上。

    关键是要发布论文或者公文,必须要有OГAC的权限。整个老城的人只有张怡和这个老头有权限。张怡没有说自己能够发布文章,但是人家毕竟很忙,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

    咣咣咣。

    陈若瞳拉开门,一个官差模样的人向屋子里探头探脑。

    “陈若瞳是哪个?”

    “我。”陈若瞳露出被子下面,吊着的左胳膊。

    “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个男的。陈若瞳听了,张大人口谕,让你好好读书,官袍我收走了,这些日子衙门不用去了,粮票衙门给你报销了。”

    官差小眼睛,宽脸庞,看起来岁数不大,人挺老实,陈若瞳拉着他就往里面请。

    喝酒吗?里约在厨房里藏着有一瓶。陈若瞳硬塞给他,官差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大人怎么说的,你跟我说说呗。”

    “原话是:你受伤了,好好养病。”

    “没了?”

    “没了。”

    陈若瞳把这件事告诉了里约。里约顿时大怒,他生气的不是陈若瞳动了他的东西,而是浪费了一瓶酒什么都没问出来。

    胡尔德领着陈若瞳大步走在街上。走到衙门后门敲门。

    “陈若瞳让我来还官袍。”

    门开了,是一个瘦高个子的小吏,挂着一个腰牌“张”。里约回头给了陈若瞳一个眼色,那眼睛里闪烁着喜悦。

    “小子,你们衙门有差人来我这里喝了半瓶酒,你这是什么父母官,这不是欺压老百姓吗?”

    “我赔你好吧。”姓张的小吏看着眼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里约拉着小吏走到城隍庙小街,那里新来了一个华国人,在卖地瓜的屋里外面挂上一个红色的广告“大麦烧”

    陈若瞳跟在后面看,只见里约买了一塑料瓶的烧酒,灌进自己的酒瓶里面。没想到买多了,塑料瓶子里还剩下一半。

    小吏要酒家退钱,被里约拦住。

    陈若瞳第一次来到里约的家。竟然十分的空旷干净,墙上贴着很多的照片。竟然是一些穿着军装的照片。看不出来里约还有这些经历。一个大脑袋抓着玩偶的小孩子,应该就是里约了。

    “来!喝。”

    刚才陈若瞳买了半只鸡,这就让里约把那个小吏喝的迷迷糊糊的。现在里约正架着小吏,在一起吹牛。

    “我有个兄弟,碰上难事了,你给指点指点。”

    “官学老头叫什么名字啊。”陈若瞳问。

    刘金财。

    什么?

    没错,陈若瞳没有听错,就是叫刘金财。这么社会的名字?

    据小吏说,刘金财以前也是风流倜傥的,不光人长得帅,歌唱的也好。休闲时间都是拿着话筒领大家一起唱歌。谁也不记得老头什么时候变成了“老学究”。

    “送礼不行!”小吏在空中有力的挥手。

    老头这个人清心寡欲,每天凌晨4点就起来。不抽烟不喝酒。一日三餐只吃米饭,从来都是一小碗,不多吃也不少吃。吃完自己就把自己的餐具收拾起来。而且每顿饭,都是天天跟他吵架的里约·胡尔德做的。整个南极城也就他能够搞到大米。

    “送礼这种事情我看你就别想了。”里约也是这个观点。

    里约胡尔德给烟斗里面塞满了烟叶。

    “他有没有儿子孙女。”

    “儿子有一个,在华国打工呢。儿子什么都没用,他有一个徒弟,叫刘义谕,现在刚在海岸集团上班,还没有住房。”

    “工人宿舍啊。”

    “现在疫情,谁给你宿舍住,宿舍里面,都是一个人,一个人一间房。”小吏的舌头就像是崴了一样,但是可以听得懂。

    开弓没有回头箭。

    “不就是房子吗?”陈若瞳拿起了手机。

    0

    37.暗度陈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