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弹洞:当年鏖战急>第一部:冷雨 一、湘江夜雨(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部:冷雨 一、湘江夜雨(3)

    小说:弹洞:当年鏖战急 作者:湘人李陵 更新时间:2020/12/9 16:57:34

    跃进江水里,巧萍这才知道,自己被反绑住的双手上,竟然拴了一根很长的绳子,就算跳进江水里,只要牵绳子的人一用力,自己就会被拉上船,而且双手不能划水,上半身一个劲地往下沉,嘴一张,江水就咕咚咕咚地往里灌,不张嘴,水就朝鼻子里去,呛得人头晕脑胀,自由的双脚越扑腾,脑壳就越往下沉,口鼻里的水就进得越多。

    好狡猾的高叔啊。没多久,巧萍就被扯上了船。

    “嘿嘿!嘿嘿!”一上船,巧萍这才听见几声“嘿嘿!”的干笑,笑声正是高叔发出来的。

    “晓得你是个烈女子,不防你一手,我就不是高叔了。冷水吃饱了啵,没吃饱,再下去吃一餐。”高叔冷冷地问。

    从巧萍跃进江水里,高叔并没有马上让人拉她上来,而是让她在江水里挣扎了一阵,让江水灌了她一顿,拉上来时,肚子已经开始鼓起来。

    “还跑不跑呗,你以为,这么阔的湘江,你一跳,就能一了百了,想得美你,我回去如何给老爷交差呀?嘿嘿!把她翻转来,压出肚子里的水,快!”高叔对几个家丁一挥手。

    两个家丁就上前,把巧萍的身子一翻转,四只手就在她背上用力按。才按几下,巧萍嘴里就哇哇地开始往外吐。

    “你已经是老爷家的人,想死,也得老爷发话,由不得你,告诉你,你就是孙**,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何况你只是个小小的平凡女子。唉!话又讲回来,你这是何苦来哉?跟我家少爷做婆娘,就这么难吗?”高叔在一旁数落起来。他知道,巧萍是能够听到的。

    高叔进李府当管家的时候,巧萍还没出生,他也是看着李府少爷长大的,知道少爷的喜好,并且他还是少爷的姨父,可见他在李府那是位高权重。

    只是人称李万国李爷,他不敢让人叫他高爷,这才有了高叔的称呼。

    吐完肚子里的江水,巧萍也基本没有什么精力,知道自己暂时还没有办法逃,关键是不知道达哥去了什么地方,就算自己逃了,也是孤身一人,没有地方可去,那也没有什么意思一个人独活,说什么也得知道达哥的去向,那才好逃哇。

    巧萍无力地躺在甲板上,任雨水打在身上和脸上。如果再跳下江水里,只能是再喝饱江水,没有其他办法。她不知道高叔他们是如何用绳子拴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竟然没有感觉得到,如果早知道身上拴了绳子,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朝江水里跳的。

    船上有一缕灯光,微弱地照着甲板上的几个人,只能看见影子,根本看不清面孔,他们如果不讲话,是无法知道是什么人,而此时的船上,只有高叔有权利讲话,别人都只有听话的份。

    “船家,还有几久可以到渌口哇?”高叔在问撑船的船家。

    江面上漆黑一片,不是常年在江上驾船的船家,你是无法知道目的地的里程的。而高叔也只知道船是在顺江而下,却搞不清到渌口镇的里程。

    “寅时之前肯定会到。”船家肯定地道。

    “那不还有几个时辰。”高叔有点忧虑地说。

    “嘿嘿,客官你也是会说笑,你们上船才多久,饭要一口一口呷,路要一步一步走吧,我也不是土行孙,会缩地法。”船家道。

    “那是那是,只怪我太心急,船家你好生驾船,早到半个时辰,我加一块银花边,也不白劳累你。”高叔道。他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不要讲加一块,就是加十块,我也弄不到,半夜行船,来不得半点马虎,否则会有命弄,没命花。”船家虽然在说话,但手里的活计,却一点也没耽误,脚下也站得牢牢的。

    天上仍然在下着雨,江面一片漆黑,只有偶尔的一下闪电,才能看清江面的情况,大概知道江岸在什么位置。

    粤汉铁路在昭陵有一站,在渌口镇也有一站,而两地都属于渌原县,从渌原坐火车到广州,也只有从这两个站上车,从其它地方上车,那就更远了。

    高叔派出了两帮人马,一帮到渌口火车站,一帮到昭陵火车站堵廖达理和巧萍,却让他自己带领的这帮人马在昭陵发现了二人的踪迹。

    看见巧萍没事了,高叔又让人用布袋子套在了她脑壳上,以防止她再出什么鬼主意逃跑,用布袋罩住她的脑袋,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她就是想跑,也不方便。

    天亮前,他们必须在渌口上岸,然后住进一家旅馆,天亮后再雇一顶轿子,把人绑了放在轿子里,把她的嘴巴塞上,帘子一放下,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人,路上就省了许多口舌,并且下午就能到家,再往庄园里一抬,神不知鬼不觉。

    “高叔!高叔!”戴着头套的巧萍突然喊起高叔来。

    高叔没有听见,到是让一个家丁听见了。巧萍已经喊了几声,见高叔都没有反应,那个家丁就对高叔说;“高叔,好像巧萍在喊你呀!”

    “哦!”高叔应了一声,转过头来,对那个家丁道;“你取下她脑壳上的袋子,听她讲什么。”

    家丁弯下腰,取下了巧萍脑壳上的口袋。

    “高叔哇,戴着这个袋子,我出不来气呀,把我弄死了,你回去是不是也交不了差呀?”巧萍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高叔道。

    “不可能吧,你又想耍什么鬼计呀。”高叔不相信地问。

    “要不你戴上试一下。”巧萍说。

    确实,这布袋已经让雨水淋透了,紧紧地沾在巧萍脸上,又不能用手去扒开,时间稍微久一点,喘气确实不顺畅。

    “看来你不想死呗?”高叔没有试那只湿透了的口袋套子,而是冷冷地问了句。

    “我已经是我达哥的人了,当然不想死,还想等他回来嘞,只要达哥不死,就一定会来找我的,我死了他怎么办嘞。”巧萍道。

    “嘿嘿,我才不管你已经是谁的人了,我都要带你回去,让老爷发落你,老爷让你死,你就得死,老爷让你活,你就得活着,那怕你已经变成一条狗,也只能给老爷守门。契约墨迹未干,做人,那是要讲点良心。”高叔仍然是冷冷地道。

    “我呸!李万国要是个好人,猪婆子都会上树,狗也会不吃屎,爹如此,他崽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要我嫁他,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巧萍骂起来。

    “年纪轻轻,骂人到有一套,我难跟你讲。”高叔说着,把手里的口袋团了团,一把就塞了一半到巧萍嘴里,不让她再讲话。

    此时的湘江之上,雨没有停的迹象,仍在一个劲地下着,船上的人,也都没有撑伞,只有那位船家,头上戴了一顶斗笠,背上披了一件簔衣。

    巧萍的嘴被堵上,不能讲话,其他人也没有人愿意讲话,除了雨打船板的啪啪声和船家摇撸的吱呀声之外,船上静悄悄的。

    因为顺风顺水,船真的提前半个时辰到了渌口,雨一直在下,天色也没有完全放晴,码头上就没有几个人,也是静悄悄的。

    高叔付了船钱,一靠岸,几个家丁就抬起巧萍上了码头,然后飞快地朝预定的旅馆跑。他们不想有人发现他们抬的是一个活人,只要进了旅馆,放进房间里,然后雇来轿子,又往轿子里一塞,一路抬回南渌原,就万事大吉了。

    渌口所在地,是西渌原,要回到南渌原,他们还必须横穿整个渌原县,路上马不停蹄,天黑时分就可以到家了。

    本来,他们还可以再坐船,这样虽然轻松,但一坐船就要经过县城,再从县城南下,这样势必会有招摇过市之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雇轿子走路,则可以不经过县城,再斜斜地插过县城,经西南地区再到南渌原,路也近了几十里。

    在茂昌旅社,高叔包了一间大通铺,美美地睡了一觉,其他人轮流看守着巧萍,也基本都美美地睡了一觉,一直到中午,吃过饭,雇来的轿子准时来到,他们就把巧萍往轿子里一塞,放下帘子,抬起就出了门,一路行来,果真没有人问过轿子里抬的什么。

    有了投江的教训,高叔一行不敢怠慢,小心而又死死地盯着巧萍,直到到家,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戍时三刻,轿子就进了南渌原的地界,可以说,那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连狗都没有听见叫一声。

    派高叔出去抓巧萍的时候,李万国就吩咐过,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如何都要将她拿回来,否则,他李万国几十岁的面子,就没地方放,不但他的面子没地方放,他们整个家族的面子也没了,以后还怎么在渌原地面混。

    听了高叔的汇报,李万国牙一咬,从牙缝里嘣出三个字,把高叔吓得心惊胆战。也让悄悄躲在门外偷听的一个人,吓了一跳。

    这个人,就是李万国回乡过暑假的崽。

    0

    第一部:冷雨 一、湘江夜雨(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