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封神天考>第三十五章 要回火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五章 要回火箭

    小说:封神天考 作者:捡到根竹杆 更新时间:2021/3/31 19:17:26

    那码头在马六甲水道内,码头岸上军车数十辆,包括坦克装甲车在内,还有数架直升机,机上都挂了弹,千余荷枪实弹士兵在警戒,旁边时不时传来枪声。一些大虫子靠近,警戒士兵开火,就地消灭一些。海中大小舰船也是数十艘,其中几艘大舰烟囱正在冒烟,显然?炉已在升火,是要出击了。空中时不时有直升机飞过。

    凌无霜对红孩儿说道:“你在这等着,乖,别闹事!我去见见那铁公鸡。”说完就向码头走去。

    红孩儿叫道:“随便帮我把阮玲玉带出来!我答应老狼了的!”凌无霜笑了一下,并不答,直去了。她遇上士兵来拦,也不知她说了些什么,士兵放行,不用说什么,就是让他们让开道,心灵催眠,就这样进去了。

    遇上天上当差的化妆兵,直接就说:“叫铁公鸡出来说话!”法气外露。天兵虽然惊疑,也知道这女人那种层次的光环自己那是万万不是对手,看她样子也不象来生事,于是飞跑进报,不一会铁公鸡卯日星君迎来,他身披新国国家级中将战袍。

    两人一见面,卯日星君微一惊,伸手说道:“凌阴警司,请!”凌无霜与他握手说道:“我已不是阴警司了,卯日将军请!”卯日星君哦了一声,也不说话,两人进了指挥所,叫其他人都出去,不许在旁,那是一间大仓库。

    两人坐下后,凌无霜开门见山说道:“我为红孩儿的事而来,请将军行个方便。”卯日星君笑道:“这事我知道了,你应该也知道规矩,货在我这你们得拿东西来换。中国方面还没给我们话。这是国家与国家的事,等他们说话了,我们才好把火箭给你。凌姑娘,你看……我没接到任何通知,我怎么给你?你就是给我钱我也不敢拿!得他中国给,而且我们的上级答应了才行。这是凡间的规矩。”

    凌无霜皱了皱眉问道:“中国方面真没给你们通知?”卯日星君说道:“姑娘,你不知道罢,这次天考,很多国家高层有变动,那火箭。”说着向海上一指继续说道:“它怎么落在海外黑帮之手?有内鬼啊!我们不管凡间的事,只管这天考能顺利进行。但偏偏有凡间组织干扰了天考,那小魔头红孩儿也是其中之一,他造了这火箭,让他们认为有机可乘。那些人就要拿这火箭大作文章,他们有两套方案,一来用它夺权,二来如果偷盗成功,他们脱离天考到外太空,然后再回来占了这独立的地球。”

    凌无霜说道:“能知道天考只有宗教,是不是佛插手进来了?那女匪阮玲玉也是他们要收的?”

    卯日星君冷笑道:“是他们削了阮玲玉的顶上灵气,这本来也我要做的,谁让她做匪?佛分了很多派,插手干扰天考的是搞国家分裂的那一伙,知道就行了,其它的我不多说。我要做的是午时十二时十分对黑鲨进攻,将他们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凌无霜冷笑问道:“这也是那个佛让你做的?”

    卯日星君冷冷说道:“我还不至于听他的!我是要消除红孩儿留在凡间的玩意。他造这东西太超前了,违背了自然进度。他要是晚一百年造,谁也不会理它,但现在不能。”

    凌无霜大怒,叫道:“我的红孩儿造什么用得你来指手划脚?”说着一伸手抓住卯日星君的脖子将他提离座位。

    卯日星君动弹不动,他的法力武艺都不如凌无霜。他的卫士冲进来,被凌无霜一个个踢了出去。卫兵们在门口叫叫嚷嚷不敢进来,凌无霜将卯日星君按在桌上,右手食指戳他脑袋说道:“知道我的兵器是什么吗?你好好听了:是冷冻枪!绝对零度的冷冻枪!别说你这种级别的毛神,你是你妈来,她都得绕路走!被我这枪击中的,再高强的法力都得归零!不解冻谁也动不了!”

    卯日星君只得求饶:“姑娘好说话,姑娘要我做什么?”门外红孩儿的声音传来:“麻烦让让。别拿枪指着我,你!你对他们说说,这烧火棍对我没用。”有人说道:“让他进去!”

    一会儿,红孩儿从门外进来,他一进来就啊哈一声说道:“师姐,你不让我来就是不让我象你这样,结果你还是这个样。这个样子……的确不太好看。放了他吧,我们坐下谈谈。”接着对门外的士兵们说道:“你们也要进来吗?那我们不妨一起开个会。”说着在卯日星群对面坐下,凌无霜放了卯日星君坐回到位子上。

    士兵中有说:“你们退出五十米,保持警戒!”进来了十三人,他们往卯日星君身后一站,倒也威风凛凛。红孩儿向他们一拱手,他们中有六人还拱手礼,七人则不理他。

    红孩儿说道:“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我和我师姐控制了你们。我们来谈条件:第一,把我的火箭交给我。第二,让我带走阮玲玉。第三,我们走后,你们再进攻海盗。怎么样?”

    卯日星君用手搓搓头,将一股寒气从脑壳中中搓走,然后说道:“红孩儿,我就是答应了你,这账还是记在你身上!袭击天官该当何罪?”

    红孩儿笑道:“那你找我老子去!天界与魔界那些事都是老牛处理的。打你不算什么。如果你不服,你到观音的办公室看看,老牛和我小妈在那喝酒唱卡拉OK呢!没人能给你主持这公道!能主持公道的人是你们的**,我们按凡间的规矩来办事吧。”

    那边,异世界,观音办公室,室外荷花池中丢满了食品袋垃圾,其中有不少还是带着污染的,如工业酒精,含有放射性的矿物质及超量杀虫用的药物瓶子……一遍狼籍。室内,也是一地狼籍,吃剩残食丢的到处是,酒瓶滚的也到处是。牛魔王一口喝下五十斤装由工业酒精、杀虫剂、核废料混合搅拌成的饮料,一脚伸出踩踏在观音的办公桌上,拿了麦克风用广东话唱出超低音的歌声:“哦……哦……不管喜与悲!卡拉永远OK!”玉面狐狸则一手持麦克风,一手高举上扬,轻摆垂柳腰,用极高的女高音合唱出:“不管喜与悲,卡拉永远OK……”观音则站在不远的窗前,她挥手打发要过来的侍女走开,望着这夫唱妇随的两魔头,喜怒悲哀皆不能是。

    这边, 卯日星君呆了一下,跟着说道:“怎么按凡间的规矩来办事?”红孩儿说道:“很简单,你们向全世界公布今天的事,然后我们的外交部就发言:为这事件感到遗憾。再然后就是我回去后被纪律处分。完了。”

    卯日星君叹口气说道:“纪律处分对你有屁用!就是枪毙了你,你换一个皮囊还不是做官?”

    红孩儿笑道:“也许不一定是官,做个海盗来你这里玩玩,你都会被我玩死。”

    卯日星君怒道:“你们这是藐视天庭!”

    红孩儿笑道:“你这话对老牛说去!牛魔王说这是藐视就是藐视,牛魔王说这是小孩胡闹,那这就是小孩胡闹。这样罢,我也不能不给你和你身后各位大哥点面子。圣婴大王在这向各位赔不是,等我的事办成了,我不会忘了各位的好处。东南亚,我的地盘也有些,赌场、工厂、手工作坊、铺面及走私什么的,让他们给你们抽一些水,各位看怎样?不在这地球,是其它的一个地球,一个稳定的地球。”

    卯日星君大怒。他一拍桌子站起喝道:“你在贿赂我么?!”

    红孩儿对他身后的神兵说道:“各位大哥,你们看怎样?”

    神兵们不敢答,其中一位轻扯了将军衣服,轻声说道:“我们打不过这两魔头……。”红孩儿说道:“再加一万两黄金!”神兵中有人叫道:“好!听你吩咐!”其他人望着他,他不好意思小退一步。卯日星君嚯地站起,手一拍桌子喝道:“两万两黄金!”桌子粉碎,众将官欢呼。谁说铁公鸡油盐不进?天狼星没钱罢了。

    走向黑鲨的货船途中,凌无霜说道:“两万两黄金!你好大方!他们明明不是我们对手,逼他们就范不就成了?”红孩儿说道:“师姐,你手狠,我得承认。我们要是不给他黄金,他就会是回报天庭,天庭必追究责任,到时免不了一声撕杀。给了他黄金,他就把这事压下了,变成没事了。当然,天庭众神是知道的,他们有天眼,但他们也算过战争成本,只要事不捅破,大家都没事。他大不了被骂上几句,然后去太上老君那里烧两天锅炉。凡间的呢,就是政治游戏了,他们已收到我国的通知,自己则无力处理,到时候就说中国特工抢先一步行动,而他们顾全大局不与中国特工发生冲突,让他们劫船而去。而中国方面也会投桃报李,给他们国家免什么商品关税之类的,也可能是给他们运来枪支弹药抗灾什么的。至于我那些黄金呢?它会生出来,只要地盘在,钱是会生出来的,凡人会给我们创造出来,给他的,不过是凡人的劳苦力罢了。学着点,师姐,真正的魔头要向钱看,不是武力,只要对凡人伤害不大,天庭是睁一眼闭一眼的。那些四处搞破坏,认为武力第一的魔头都在地狱里关押着呢。”

    凌无霜说道:“这是牛魔王这样教你的?”

    红孩儿小声说道:“是师父教的。”

    凌无霜呆了一下说道:“他怎么不教我?”

    红孩儿说道:“因为那时你还没想到要当魔头。而我本身就是魔头。”

    凌无霜说道:“你的意思师父他老人家做过魔头?”红孩儿说道:“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将来师父揍你,可别赖我!”

    时间不等人,他俩也就不向卯日星君要船了,使了法术踏浪而行。距黑鲨货船两百米,船上海贼开枪打来,就两把AK,火力实在是弱得不值一提,而且准头差了四十米,嗖嗖的子弹基本打到后面去了。

    红孩儿和凌无霜奔近跃上了船,这才遇到伏击的多火力射击。十七匪徒从暗中跳出用手中枪械近距对他俩开火连射,弹头对金甲披挂的撞击就象是蚊子撞衣服一样,两人毫发无伤,这套伏击战术对他俩没用,他俩抬手起脚间,将匪徒打死打伤在甲板上。

    一颗大口径弹头飞到,红孩儿伸手接住,跟着是第二发、第三发、第四发,红孩儿一一接了,举起的手一松,弹头咣咣地掉落在甲板上,他手压下了师姐的手,笑道:“别杀他,把他留给铁公**。我要他女儿。”刚一说完,一侧闪出一人影,一把刺刀刺到,凌无霜伸手捻住了刺刀尖,问道:“这个就是玉女百花羞?”红孩儿说道:“应该是了,身手不错,达到了半神二级。只可惜,印堂发黑,命不久矣。怎么才能让她续命?”凌无霜手一甩将刺刀远远甩出,跟着一伸手抓住阮玲玉的脖子,阮玲玉软了下来动弹不得,真是手到擒来。

    凌无霜手一松,阮玲玉倒在甲板上,跟着全身冒发白气,一层薄薄的白霜渐渐在她身上结起,不一会就成了一个冰美人。

    凌无霜说道:“就这样!癌细胞已在她体内扩散,她身体异于常人,她是硬用意志力扛下来的。我护住了她的心脉,冰冻住她她就死不了。”控制室中的黑鲨见女儿被擒已是方寸大乱,抱了炸药包冲下来要与敌人同归于尽,当他听到“冰冻住她她就死不了”的话,立即站住了,他是精通中文的。

    黑鲨问道:“你们能救她?”

    红孩儿说道:“也许吧,但不救你。你该去死还得去死。”

    黑鲨说道:“只要你们能救我女儿,我就是死了也无所谓。”红孩儿笑道:“那你还拿摇控器干嘛,想把你女儿一起炸成碎块吗?”黑鲨盯了他看上一会,再看自己手下,将引爆摇控器丢到海里去了,跟着退了一步,坐下,败了,完败。

    红孩儿问黑鲨:“我的火箭在哪?”黑鲨抬头望了他一下说道:“下面。”

    红孩儿到了下面船舱内,看到自己的两台火箭发动机,他从上衣口袋里又拿出一个背包,将背包一抖,打开了口,一手拿起长十四米粗两米的量子火箭发动机就往背包里装,也塞得下,就如他说过的“在神界中,体积是可以忽略的,只要你拿得动,把整个星系打包走都没问题。”这两台火箭发动机与星系比,那可是小多了。火箭被塞进背包里一瞬间,整个船晃动了一下,抬出水面三尺有余。

    红孩儿背了包回到甲板上,对黑鲨问道:“你们是怎么拿到我的火箭的?我就奇怪了,这么大个物件,你又不能象我那样塞入背包里,你是怎么拿的?”

    黑鲨已无他想法,于是便说道:“一个自称是佛的人,他找上我们,我们不是他对手,被他制住了,就象你们现在一样,机枪根本伤不了他。他给我女儿下了咒,说她只有一个月的寿命,只有按着他说的去做他才帮我女儿解咒。刚开始,我们并不在意,后来一些症状冒出来了,我女儿到医院检察,是癌症,血癌。我们这才按他说的去做。”

    红孩儿问道:“你们是怎么拿到火箭的?”黑鲨说道:“我们没去拿,我们的船就停在上海的吴松口,我们是运香蕉过去的,交完货,装满水和油要返航时,接到电话,他们要求我们等,等到晚上两辆大卡车就将火箭运来了,他们装上火箭后,就叫我们马上离开,说到了欧洲就帮我女儿解了咒语并给我们钱,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巨型虫子出现。人算不如天算,船到了这里,出了撞船事故,军警不让我们离开,这一个月的时间今天就到了,我女儿……”他看了躺在甲板上女儿一眼,继续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只是拿人钱财帮人办事的!求求你们,救一救我女儿!”

    凌无霜问道:“那个自称是佛的人长什么样?”黑鲨说道:“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周身是金光。”红孩儿问道:“他们没派人随船?”黑鲨摇摇头说道:“没有。”

    没什么可问的了,红孩儿冷笑道:“什么佛?牛逼哄哄!连打包货物都不会!还派车派船大费周章的搞事!三流毛贼!呸!”向地上吐了泡口水。

    凌无霜说道:“就是三流毛贼也能把你这一流小魔头调得狗喘奔命!这就是体制的不好!所以说,封神,谁愿意当神,谁傻!”

    红孩儿说道:“话也不能这样说,当神是照顾天下苍生的,我们不能什么事也不管只贪图享乐,是不是?维护正义,其实魔也有份,必竟凡人过得不好,魔都不得安宁!无论在哪,没有绝对的神也没有绝对的魔!这话是师父说的。该奔命还得奔命,那些毛贼不也是在奔命吗?”

    凌无霜说道:“是!神魔的平衡就是天下的平衡,这话我听多了!别拿师父的话来说我,要说也是我说你,你听不进去,我用拳头塞进去。”

    红孩儿说道:“这是魔派做法,师姐,恭喜你,没出师就已成魔。”

    凌无霜说道:“我已经出师了!”

    红孩儿说道:“没有!你是我妈和地狱使者请出来的!按五庄观的武艺及法力考核,你过不了关。”

    凌无霜说道:“我过了!你才是没过!”

    红孩儿笑道:“谁都知道我是被师父踢出来的,那才是大大的过关!你不知道罢?镇元子他根本不是合格的师父!你看看那些弟子,不是呆若木鸡就是不懂装懂!因为什么?因为镇元子他本身就整天胡说八道,他没有完整的教条,他的话前后矛盾,做弟子的没一个敢反驳,都当真理了!我反驳他了,他便笑嘻嘻地把我踢出来了,我才是第一个过关出师的!之前那些离开师门的都是结业,不是毕业。目前,毕业的只有我一个!”凌无霜张大嘴巴,还有这样的毕业方式?

    黑鲨听不下去了,这两人一吵似乎没完没了,他说道:“不知你们怎么处置我们?”

    凌无霜不理他,继续问道:“我的武艺和法力比你高,这个怎么说?”

    红孩儿说道:“那是你修练比我多,我入师门时才三百岁,你多大了?你的法力与武艺已定型,而我还有提升空间,再过两百年,我就达到你那高度了。天地宇宙可有多少年限?我可是前途无量的,镇元子?嘿嘿!数十万年后,我将越过他!他自称与天地同寿,我何尝不能达到?你嘛,就别想了,安安心心做个小毛神,或者做个小魔头。”

    凌无霜说道:“人参果达不到吗?”

    红孩儿反问:“人参果达到了吗?树是成精达到了,那是它修练达到的。人也一样,大家误认为吃了人参果就省了修行,错!错!错!果子是给人带来长寿及容颜不改,但它还是有时间限制的,过了时限,一切成灰。聪明的人还是以自己修练为主,那人参果只是辅助功效。那也就不奇怪那些师兄弟们整天围在树下痴痴呆呆了,他们都理解错了!而镇元子也不说,就让他们痴呆!当然,他是有说过的,弟子入门第一天就他就对新弟子说了,只说一遍,没人听进去,除了我!他们眼里只有人参果,也包括你!出了师门的才是脱离苦海!你运气好,出来了!他也放你出来了。这回你知道师父他为什么会整天对弟子胡说八道了罢?因为他根本就看不起他手下那群笨蛋弟子!就让他们呆若木鸡!没事就逗他们玩。没有人参果,镇元子他一样与天地同寿,而你们却都不知道,总以为那是宝树的功效。”

    黑鲨说道:“先生,小姐,你俩怎么处置我们?给句爽快的话!”他的声音很大,他真生气了,这两人全然是没把他放眼里,让他很没面子。

    凌无霜还是不理他,她对红孩儿说道:“那他为什么收弟子传教?”

    红孩儿说道:“谁知道?也许是玩耍呗。我要是达到他的高度,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也许象他一样找棵树来种种,等它开花结果,然后就……玩呗。嗯,不对!我不是他,我要收集宇宙内所有能量,然后锻造出能量宝石,什么时空宝石、灵魂宝石之类的。对!以后我就干这个!”

    黑鲨脸都黑了,忍不住操起身边的AK47冲着天一阵搂火,叫道:“你们说完没有!没说完回家再说!两口子有的是时间吵架!说!你们怎么处置我们?”说着单手提起枪,枪口对准红孩儿的脑袋,对他俩怒目而视。不由得他不急,自己的命尚在其次,但他们说能救女儿,而女儿全身结冰霜生死不明,他俩则在叽叽喳喳个没完。

    红孩儿笑道:“不好意思,我和师姐聊天正甚,把你忘了。我们不处置你,你的死活你自己好自为之。你女儿我们要带走了,带到她前世丈夫那,到了她前世丈夫那,什么佛都拿她没办法。因为他是大将军,一个能斩妖除魔灭佛的大将军,你放心好了。我们一离去,那边,那边的海军就会对这船炮击,要命的话你现在就离去。”

    阮伍志惊疑不定,看样子不信也没办法,只得问道:“那大将军是谁?”

    红孩儿说道:“你不必知道,这跟你没关系!那是他俩前世的事,如果你女儿不死,她会给你打电话,只是那电话你能不能接到就是另回事了,你的命里危机四伏,过得今天不知有没有明天。你功大,做孽也大,鬼神对你很感兴趣,你一不小心,它们就带走你!我们走了,师姐你来抱她,她还有多久?”

    凌无霜说道:“想要多久就可以多久!我冻住她了,她身体的新陈代谢已经停止。师父他真的是在玩弄弟子?”红孩儿跳下海面说道:“你们笨怪得镇元子玩你们?他就是一个法力深厚的种花匠而已!种了一棵结果的树。尊他是匠没错,尊树为神,倒把他放过边了,你说他生不生气?玩你们还是小事,没打你们一顿已是他脾气好了。换着我,统统赶出师门!一个不留!眼力悟性那样差留来干什么?”

    望着那男女抱了女儿离去,阮伍志马上将几个没死的手下放到小艇上,刚一驶离货船不远,呼啸声至,炮弹在货船上爆炸,连连不绝,直到货船起火。还没完,不远处冲上几艘快艇,艇上机关炮向他开火。 阮伍志的小艇瞬间千疮百孔,慢慢沉入海中,艇上受伤的海盗跟随沉入,恶贯也就至此满盈。

    阮伍志号称黑鲨,水性那是了得的,再加上是超能者,他在海底潜行了一时小,终是到了另一国的海岸边,捡回一条命。他的队伍也就这样恶贯满盈的没了,他放不下女儿,他要追踪下去,只是跟不上红孩儿和凌无霜的速度,但他知道那男女说的是中国话,去中国是不错的。

    0

    第三十五章 要回火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