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万里之国之锐士>第二十三章 四劫循环局之对劫 桃花堡 会挖地道的桃花仙 (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四劫循环局之对劫 桃花堡 会挖地道的桃花仙 (四)

    小说:烽火万里之国之锐士 作者:天使九斗半 更新时间:2021/2/24 19:29:43

    费劲拔力折腾了半宿加半个白天,桃花堡……来了鬼子!消息,听之,让人不止是出乎意料,一伙人全成了上赶着往鬼子枪口送的羊。扯臊!这还真是个恶心事。

    老人精失了算计,好似被人扒拉了裤子,显出真身般难堪。小鬼子挺行啊!步步都赶趟,咱寻思个啥,他们都计较的准准,这他X的是个咋说法?

    老苞米叨叨着皱眉推开了磨,背于后腰右手上攥着的烟袋锅不时敲打着屁股,那烟袋锅也快被他捏出水来。

    “老爹!都瞅你快拿个主意啊!咋?眼门前二十多口子,就搁这干巴待着啊!?”汪彩霞的催促添堵尤加。

    “你虎啦叭叽,咋呼个啥?找人去头前瞭望,瞭望,不就完了吗?”老苞米这话里带话的一边训说汪彩霞,一边是说于侧旁,靠树,正用截细树枝掏鼓耳朵的我听。

    我这里正掏的舒畅,嗬!多日不淘掏,大个的耳屎粑粑不老少。

    “浑小子,走一趟不?”老苞米换颜露笑贴身蹲近我,讲话嘴一张,嚯!啥味?烟臭,牙臭,口臭,体臭,经年混合臭。

    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去,但跟老苞米扎堆,小巫见大巫,熏陶的我紧起身后退几步。

    “老苞米。”话刚起头,吵嚷声又起,且双方一句紧似一句。谁呀?区小晓和洋妖精!?

    俩姑奶奶又咋着了!?伤脑筋啊!三个女人一台戏,区小晓,汪彩霞,洋妖精,仨凑一块,这通热闹,何止一台戏哦!

    “你为什么事要动电台?”头次见区小晓掉脸掉的这啥,那啥的。

    电台!?我X!我咋忘了这紧要的物件!?临过河时我把它交给区小晓保管。

    过完河,刚想着去取回,就被桃花堡来鬼子的消息轰了头,表面上我不动声色,实则早想摸上去探个究竟。

    老苞米没发话自是不能擅动,谁让人家顶着区委XX的乌纱,现在跟其混,端人碗,自受管,脾气秉性多少要收敛点。

    你看项阳多听话,榜样前戳着,我只能随之,少说,多做,没毛病。

    我虽这样想着,但毛病和事由始终不落单。电台就是俩姑奶奶起争执的祸端,洋妖精别不是找机会用这玩意跟她同伙联系吧!?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嘿!还真想啥来啥,我左手摸上电台背壳,隔着层防水阻燃的电台尼龙布背兜,手掌都能感受到机器的温热。

    毫无疑问,有人动了电台,而且开机时间不短。我目光依次扫视区小晓和洋妖精。

    区小晓面色潮红,只顾瞪视着洋妖精生气,气由心生,看其表情,不假。

    洋妖精则张口打着默哈,像是刻意躲避我的眼神,这俩女谁动了电台?一时,无法判断。

    沉寂,我感受到空气中一股紧张和窒息的沉寂,那是种令你心慌,发颤,两腿发飘,立脚不稳的心悸。

    霎时,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无线电测向!我使劲吞咽下几口唾沫,想借此按捺住砰跳慌搅欲出的心脏。

    “你动过电台?”蹲身洋妖精身前,我强制压迫口里将泻的粗话,仍拼命挤出丝温和腔调。

    洋妖精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话,偏头,对视,如常花容笑靥的对我叽里咕噜吐出:“Berg und Tal kommen nicht zusammen, wohl aber die Menschen.”(德国谚语 山和谷不混 人混)

    不待我转脸求教区小晓洋妖精所言何意?就有了炮弹……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鬼子八九式掷弹筒所发榴弹,划破空气的尖啸。

    “卧倒!”这是榴弹炸开前,我唯一嘶吼出的两字,不知是出于什么本能,我搂头盖脸的用身体遮护住了洋妖精。

    爆炸!连响!只要弹片没打上身,我就那样在轰响中死死压着洋妖精不动弹。

    任由,泥土,断枝,碎叶,还有未成熟的青涩毛桃通体透浇。

    大约,三、五分钟过后,炮止。换之,自动火器炒豆样的子弹泼雨倾泻。

    弹头穿肉透骨的噗嗤带着中弹者的闷哼,留给我们的反应就一个字,跑。

    老苞米动作敏捷的蹲身,哈腰,从担架上拽起廖长生,上背。其旁,汪彩霞亦背起了河边救回的姑娘。

    “小子!你带上她!分头撤!桃花堡村口汇合。”老苞米冲我交代几句,即行先往西撤走。汪彩霞和背驮的姑娘,葛众,区小晓相随。

    不仗义,倒是等等我啊!看来,今番,众人看洋妖精如瘟疫了,没人原意相待。

    骤然,我忆起了项阳,黑娃,这俩弟兄周遭暗伏警戒,咋就没发现鬼子摸近?

    还有蔡黑风领着的一农军弟兄,也自……X的,该着不会是明、暗哨都让人家摸了吧!?

    要咋说,瞎琢磨耽误功夫呢。我刚把两支MP40保险打开,俩身笼黑衣、裤、靴,头顶的日制90式钢盔刷涂亮汪黑漆,黑布半掩脸的敌兵挨近。

    “土蚓!”

    “开火!”不知觉中,我竟听从了洋妖精的斥令,机能反射地后倒分擎开左右两支施迈瑟,瞄不及瞄的枪口对着近身敌兵的肚腹位置,俩食指搂压扳机。

    第一次亲眼得见9毫米子弹在人体钻洞开花,第一次近距离开枪击敌,中弹的俩敌兵闷叫都没一声,就重重地栽倒毙亡。

    两支弹匣横插的冲锋枪,从敌手甩飞于面时,我惊叹这冀中地面的鬼子,自动火器咋就层出不迭?跟史**载的出入太大。

    “傻杵想啥咧?赶紧收捡枪械弹药,蹽啊!”没几日,洋妖精的冀中口也像模像样的翻绕,我轧光脑汁都轧想不穿,这女子是人?是妖?

    来袭的敌兵不光用无线电测向,测定我们所处的位置,还极其精准的避开了明、暗哨。

    鬼子指挥官的思路清晰,情报准确地把我们分割成若干块后,再发起围歼。

    枪炮甫一响起,桃林南面的暗哨项阳、黑娃全被造懵。不用脚丫想,身后响枪炮,分明鬼子抄了后路!这哥俩慌起身,想往大众所在的位置奔。

    还没等迈开腿,鬼子手里的自动火器堪扫至。多亏了他俩极快的反应和迷彩叠伪装护体,子弹擦着俩人钢盔顶,呲咻而过时,掀掉了俩颤乎的青草蚂蚱。

    哥俩缩身草棵,分袭他俩的四名鬼子失掉目标,枪响立住。

    虽停火,四鬼子像是知道俩娃厉害的,停步不前,只死盯原地的围圈跪姿持枪警戒,四支MP18,360度圈守,不留死角,不剩缝隙,耗着。

    项阳和黑娃哪有那时间与之干耗,项阳掏出两枚67木手弹后,递传枚予黑娃,二敢当懂其心。

    哥俩旋即分开,蔫悄贴地寸移向前。这刻,枪炮声渐小,冀中天色间从不差缺的风,又来洗吹战火。

    四鬼子面上半蒙的黑布遮住了他们的神情,这些鬼子的战意和耐性,不差。

    风响,掩住了爬行的细微窣声,相距十几步时,四鬼子居中一人端枪搂火照身前草棵贴扫。

    见此,另三鬼子亦各扫门前雪。过阵,四鬼子齐整退掉空匣,换弹,项阳和黑娃等的不就是这般光景吗。

    燃火的67木手弹,间隔三秒,从四鬼子左右两侧,拉烟,翻滚,撂落当间,饶是四鬼子见弹急往外散扑,可这弹拧着时差咧,头枚稳准落当间炸响,二枚悬空炸,三枚……项阳生怕鬼子炸不绝,再补上一枚。三枚67木手弹,很简洁地给四鬼算了伙食账。

    “兄弟,扔得好。”

    “哥哥,教得好。”毙敌,项阳,黑娃哥俩相视各竖大拇哥互夸。X的,这刚哪到哪哦,耳挖勺,炸芝麻,小骨咕油的事,嘚瑟啥?

    同时,蔡黑风领着窦山药依如项阳,黑娃般,愣是凭着披挂满身的草叶衣,和另四名袭杀他们的黑装鬼子捉开来迷藏。

    西面桃林尽头有一大出溜山芋地,五月正是山芋出藤秧的季节。

    承情,前几日雨露水滋灌,山芋地喝了个通泰畅快,藤秧疯长的叶大藤密。

    蔡黑风,窦山药头前不喘气的穿林,拱草,趴田的绕跑,屁股后,四黑装鬼子不歇腿脚的寻踪察迹的撵追。

    待至眼前这片山芋地,蔡黑风先看看地,而后再看看窦山药用绳搭脖系挂的俩土造地雷。

    “山药,在这地间咂搜处位置,把雷埋上,好歹也让撵咱的鬼子,吃点苦头。”

    队长的命令,窦山药并不情愿去执行,俩拳头大小的地雷,用小号瓷坛做就,内装自己碾制的黑火药。

    若是光凭炸迸开的瓷坛碎片伤人,倒也伤不了几何,就因为这,土八路里的能人给这些土地雷硬磨想出怪招。

    药铺子里买来,狼毒,巴豆,砒霜,再与晒干的人畜XX,那么一起碾末,碎细,掺杂,搅合,拾掇进地雷。

    一通加料,一通作,那还是以前土法生闹的炮仗吗?这下五毒俱全,只要挨炸的鬼子,带点伤,擎好吧,不出几日,那滋味,活活痒烂死他。(就此,着过道的鬼子及二鬼子,大、小汉奸们,给土八路的土地雷起一诨名,叫个甚,没良心雷。)

    山药舍不得将最后两颗没良心雷,就这样抛洒出去,他想用在关键时刻。

    谁想,他吱唔的抠搜样,惹恼了蔡黑风。蔡黑风当即抹脸嚷叫开。

    0

    第二十三章 四劫循环局之对劫 桃花堡 会挖地道的桃花仙 (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