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隐者>第50章 送货上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0章 送货上门

    小说:隐者 作者:谁我 更新时间:2021/2/10 11:35:27

    ——什么意思?昨晚还好好的,有说有笑,一天之间就想不开了!

    当然,这是秋枫脑子里第一时间应激反射的玩笑话,他难以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竟会让小非产生这样的绝望念头。

    稍稍定了定神,秋枫拿起话筒往小非家里打了电话,他首先要确定是否他家里出了事。电话是女佣张妈接的。秋枫问她阿姨身体还好吧,先放出试探气球。小非的父亲比他的父亲要小两岁,他喊他叔叔。张妈说,阿姨挺好的,吃晚饭时还问大少爷您怎么好久没来家了。张妈的声音听上去挺正常,秋枫马上接着问,那小非在吗,让他接电话。张妈说,吃完晚饭就出去了,他今儿中午回的,在家呆了一下午,一直在打电话。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小非母亲的声音,问谁呀。张妈说是秋枫少爷,接着是小非的母亲在说话了,埋怨道,小枫啊,你多久没来看阿姨了。秋枫随口编了两句引入正题,说回家没见着小非,所以打电话问问。小非母亲便说,他中午突然跑回家找她要陆叔叔的电话号码,说有事找他,他没在营地,小非让人传话他若回了马上回电话,所以小非在家呆了一下午。吃晚饭时,陆叔叔回了电话后,小非也跟着出了门,说是要去找你,你俩没见着?

    所谓陆叔叔是小非父亲79师的特务营营长,万家岭一役后79师建制取消,他去投奔了川军的一个亲戚当了名副团长,秋枫在小非家见过他几面,小非突然间找他能为什么事甚至因此而留下“遗书?”

    秋枫在电话里不敢多说了,免得小非母亲起了疑心。

    瞎想是没有用的,只能设法打听。接下去秋枫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郝嘉上的,铃一直在响,就是没人接。他接着拨打曾克凡的电话,寄希望于郝嘉上在他那儿,忙音嘟嘟响着愈发让秋枫心烦。停了会儿,秋枫继续打,仍是一个没人接,一个是忙音。他刚一放下话筒,想着再去找谁打听,电话铃突然响了,他心里一喜连忙抓起话筒,竟是何宽。他问,你在哪?秋枫心里一惊,说在家。何宽接着说,你马上到新马路路口来与我会合,见面谈。

    秋枫三两下穿好衣服,冲到楼下抓起钥匙冲上车打着火启动车开到院门口,下车拉开铁门再返回到车上,连门都顾不上关,一个加速度。

    电话里何宽语气虽淡定,但短短一句话已然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出事了!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小非当真“不幸!”

    新马路并不远,秋枫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何宽的身影立在路口一侧一蓬树荫下的一辆车旁,秋枫一个急刹窜下车,却未料何宽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再急也没什么用了。”

    秋枫一愣,何宽伸手指着马路对面一个巷口接着说:“小非被抓了,就在那条巷子里局里的一间安全屋里关着。同时被抓的还有他父亲原来的下属一个姓陆的特务营营长和他带来的几个人。”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得我云里雾里的?”秋枫一下发了毛。

    “还有,郝处长也被抓了,也在那间安全屋里关着,事情都是因他而起。”接下去,何宽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给秋枫听了,结语是:“郝处长被抓,老大被软禁,我去找局座,局座间接地停了我的职,说我是老大的亲信,不得参与此事。”

    秋枫马上炸了:“那你就干站在这儿?”

    何宽竟笑了,说:“你的意思是我也跟小非一样,冲过去把郝处长救出来?或者现在拉上你一道去?”

    秋枫被他怼得一愣。

    “奇怪的是,”何宽再次伸手往巷口那边一指。“就在刚才,我看见有帮人进去了,有人手里拎着照相机,其中有一人我认得,是**新华社的一名记者,他们哪来这么快的消息?”

    前因后果已然明了,秋枫脑子一转,基本就能还原出小非今天的所作所为了。

    郝嘉上被抓,他是父亲的生死兄弟,靳小非从小就叫他郝叔叔叫了十几年,他不可能坐视不管,得设法营救他,而且必须得马上立刻,因为何宽对他说了,像郝嘉上这样的**分子,最终的结局是被秘密处决,他要争分夺秒。凭他一个人单枪匹马肯定不行,他得找帮手,而最佳的帮手就是也只能是父亲亦是郝嘉上原先的一帮属下。

    他跑回家找母亲要到了特务营长陆叔叔的电话号码,一电话打过去,人不在,他留下口信,然后在家心急如焚地等啊等,终于等来了陆叔叔的电话。陆叔叔要纠集人手,两个人便约定在秋枫的居所会合,一则顾虑让母亲知道了担心,再则他想让秋枫替他把把关拿个主意或交代“后事。”

    千等万等没等来秋枫,陆叔叔带着人过来和他会合了,他只得留下“遗书”怆然离去。

    接下去就不是秋枫的猜想,而是事实了。

    靳小非带着陆叔叔敲开了安全屋的门,对带队的代组长声称,局座要提审郝嘉上,他来带人。

    代组长扫了眼他带来的陆叔叔一行两辆车共六人,没一个熟面孔,心里已然明了,便要他出示局座的手令。靳小非说是局座口头交代的。

    代组长哈哈笑道:“你一个见习生,局座让你来提人?你够得着吗你?再者,郝嘉上通共一案由我五处接手,这你恐怕还不知道吧?状况都没搞清楚,竟敢跑来劫人,你胆够肥的!”

    闻言色变的特务营长刚欲动手,四周的民居里冲出十余名荷枪实弹的人来,将靳小非一行团团包围。

    代组长伸手拍了拍靳小非的脸说:“到底是见习生,太嫩了也太冲动了。上午抓捕郝嘉上时,我就发现后面有车跟着,权当没看见,但也不知车里是你,然后布下了这么一个局。对不住了小兄弟,束手就擒吧,反抗毫无意义。”

    靳小非环视一眼四周黑洞洞的枪口,只得苦笑着对身旁的陆叔叔说:“既然人家棋高一着,我们认输吧”,说罢将手里的枪往地上扔去。

    一出救人于水火的剧目就这般虎头蛇尾落幕了?

    1

    第50章 送货上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