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雪本色>大戏开始(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戏开始(五)

    小说:白雪本色 作者:雨丝雪飘 更新时间:2021/3/31 16:44:26

    特务科的刘亿进就在对面,看到如此混战,他和汤小员几个捂着醉偷笑,越乱越好,特务科受了多少气,这回就是看热闹,啥都不管,常虎子也好多了,他也趴着门缝,嘴里不停地小声嘟囔着,“还是人家厉害,女孩为他打架!”

    门被踹开了,池田和长谷冲了进来,“你个疯子,撒手!”池田一记耳光把亢奋中的惠梦打醒了,她赶忙撒手,头发披散着,白大褂上的扣子也都全部散落在地。再看袁雨灵,脸上还多了几条小红蚯蚓,典亮马上掏出纸,袁雨灵擦了擦,一口痰吐在地上,“别仗着你舅是警察厅厅长,告诉你我大舅可是满洲文化部副部长,比你舅官大!”

    “袁雨灵,你咋这样?你原先不这样,咋就如此暴怒了?”典亮看着眼前不认识的袁雨灵,生气地说道。

    “别这么说了,是我冲动了,可是我不是针对你呀,典亮,我错了!”袁雨灵看典亮真生气了,马上温顺地像一只小猫。

    “这就对了嘛,闹什么闹,闹出来也是让别人看笑话!”惠梦整理好衣服和蓬松的头发,冷静了下来。

    “你还懂这个啊,疯闹,疯打,哪有一点斯文?”池田狠狠地瞪着惠梦,好像第一次认识她。

    “别生气了,我也是糊涂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袁雨灵在自己心上人面前也消停了下来。

    总算风平浪静了,池田和惠梦、袁雨灵和典亮相继出去了,或许到个没人的地方互相沟通去了。长谷冲着白三春点点头,也跟着走开了。病房里白三春看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姑娘,还是得劝劝,“二位姑娘,别总哭了,要不满院的桃花都凋谢了!”

    要是平时,她们两个早都笑了,可现在哪有心情笑,秀子用纸擦拭了流泪的脸蛋,“三春哥,我从日本千里迢迢来找你,你上次写诗不是暗示我吗,春爱秀,是你说的啊,今天咋又变化了?”

    “你说得也不对,春爱秀,我的名字里也有春,不是给你一个人写的!”佟秀秀抽泣着,也不示弱,“三春哥,你刚上完药,还是躺在那里先休息会儿吧!”

    秀子觉得自己得主动出击了,“三春哥,你可以慢慢选择,我听说你脚崴伤了,特地给你买了十双袜子,都是红色的。”说着,一大摞红袜子摆在了床上。

    “你两都别闹了,你们对我这么好,我是感激涕零啊……”刚说到这儿,白三春一眼看到了风尘仆仆地松本进来了,“松本君,你啥时候到的?”

    看到松本进来,佟秀秀马上低头离开了,她是真怕见到这张丑陋的猪脸,“秀秀,我给你买了好多……”松本不想让好不容易见面朝思暮想的佟秀秀就这么离开。

    “松本君,矜持一点,矜持一点……”白三春轻轻几句话使松本让开了道路,佟秀秀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秀子可高兴了,对手离开了,“三春哥,这位是……”

    “这位是宪兵队队长松本君,松本君,这位是秀子,日本姑娘,近期从日本来到这;里教书的。”白三春的介绍,使松本原先对白三春的怀疑彻底烟消云散了,秀子可是白三春的原配加绝配。

    “这么快啊,松本君,这是谁把我我崴脚的小事告诉你的?”

    “是长谷,他一说你脚伤严重了,马上我就赶回来了,奉天离这里也不远,汽车加油猛跑,到这不是挺快的嘛!”都是心知肚明,白三春示意秀子,“秀子,你没什么事就去看看袁雨灵她们,我也没啥大事,袜子我收下了,你们早点回去吧!”秀子觉得没白来一趟,至少让佟秀秀知难而退,袜子也收下了,自己的目的也暂时达到了,“好吧,三春哥,我过几天再来!”

    秀子轻声慢语,可别刚才的狂风暴雨强太多了,白三春微笑着目送秀子走出了病房。

    “我在这,可是为了你做了好几天病号了,你来了,我马上出院!”白三春如释重负,心中想到松本这个主角出场了,所有的计划按照步骤会一步步展开的。

    “我听说特务科的也在这,是不是我打伤的”那个抗联也在这?”一提起特务科,松本火气又要爆发了,“一帮狗,没老子连猪食都吃不上!”

    “别提了,第一天我就发现这事了,可是上边说,他们在钓鱼,不让我插手!”白三春无奈地摊开双手。

    “什么钓鱼,老子找到的线索不能便宜他们,走,我们去看看!”松本气呼呼地站起来。

    “我不去了,建议你也别去了,毕竟是都有任务吗!”说这句的时候,白三春早就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了窗外有人偷听,一定是特务科的人在偷听,也挺好,正好有人给自己作证,自别的啥也没说。

    “有个屁任务,把那个小子抓起来,往死里打,看他不招吗?”松本拿出了手枪,冲出门,他把手一挥,楼下的几个宪兵在小野小队长的指挥下冲了上来。

    病房门被踹开了,宪兵队的三八大盖对着特务科这几个人,松本一眼认出了那个常虎子,“这不是被我打伤逃跑的那个吗,来人,把他逮到宪兵队去,我要好好审问!”

    对于松本的到来以及他可能采取的措施,刘亿进早有预案,松本到底是红是白还是黑,正好可以调查清楚。

    刚才白三春病房里发生的事情勾起了他们的极强的好奇心,所以对其他地方关注不够。常虎子吃饭的时候饭盒里边出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把饭盒里的破钢笔马上放到厕所里最里面的废纸篓里,并且放到最底层。”这张纸条和钢笔马上交到了刘亿进手里。

    “纸条上的字是报纸剪贴上去的,无从查找笔迹,是不是把钢笔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汤小员建议道。

    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果然还有一张纸条,上面还是从报纸上剪来的字,密密麻麻地分明是几句古诗,“赶紧抄下来!”刘亿进话音未落,笔和纸递了过来。

    0

    大戏开始(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