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狼穴>第15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章

    小说:狼穴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1/3/31 12:17:25

    丁德利看着倒地的人,再看看沈功寿,张了张嘴刚要说话,沈功寿大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这死鬼给我弄出去扔到荒郊野外去喂狗!”

    丁德利急忙挥手喊着:“来人,来人把小.......把他抬走扔到野外喂狼去!”

    秦锦之伸手拉住钱莎莎笑着说:“莎莎,我算不算开了一个满堂彩呢?”

    钱莎莎点着头说:“处座不是说了嘛,这叫满堂红,是不是呀处座?”钱莎莎说着扭头看看安九州。

    安九州机械地点着头说:“满堂红,满堂红!”

    沈功寿眉头紧锁看了一眼安九州,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和责怪。

    “想不到啊,锦之现在居然下手这么狠?”庄亚蝶对魏兰成说。

    魏兰成点点头:“是啊,谁能想的到啊?由此看来,这人呀要是有朝一日一旦变了,他会变得让你不敢认了,感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其实,这就是沈功寿和安九州的诡计,是他们合谋设计了这出戏。但是,这出戏虽然有点拙劣,却是一把双刃剑,谁要是杀了这个人也会受到他们的怀疑,要是他们点名道姓让你杀,你却不杀,那也一样,也会被他们怀疑。不过好在锦之还不至于让他们怀疑是什么蝎子吧?他一个富家少爷,虽说现在落魄了,但也不至于与**为伍。”

    “亚蝶,你分析的很对,锦之算是帮了真正的蝎子了。虽然他做的有点冒失,但是还不至于让安九州和沈功寿怀疑他是蝎子。这小子做不了那种事情,现在敢杀人了,已经不错了,这也是为了哗众取宠而已,就是想得有点过于简单了。那个钱莎莎可是鬼精鬼精的,她什么都看出来了,帮着秦锦之演了一出戏,让沈功寿和安九州闷头吃了一个哑巴亏,这两人还真是天生的一对。”

    魏兰成的话让庄亚蝶不住地点头说:“兰成兄把什么都看得透透的!”

    魏兰成笑了笑:“这都是老师教得好!”

    此刻,秦锦之从桌上端起一杯酒走到安九州面前说:“处座,我敬您!”

    安九州点点头,端起酒杯。秦锦之走近他低声问:“处座,那边就是尊夫人吧?我能不能一起敬一杯呢?”

    安九州只得招招手,把自己的夫人叫了过来介绍说:“我的夫人林淑珍!这位是.......”

    林淑珍看着秦锦之和钱莎莎对安九州说:“九州啊,他们就是重诚的学生?”

    安九州点了点头说:“对,就是他们!”

    林淑珍看看秦锦之说:“年轻人杀气太重了,这手上沾了血可不是那么容易洗去的!”林淑珍说完转向安九州说:“我说我不来,你偏让我来,我就见不得这种场面,你让如龙送我回去吧,我闻着这血腥味就恶心。”

    安九州无奈的叹口气说:“夫人,你......”

    钱莎莎急忙打圆场说:“处座,要不我和锦之送夫人先回去?”

    林淑珍急忙摆手说:“不用,不用,还是让如龙去吧!”

    安九州扭头看了看那边正在喝酒的孟晓潼,孟晓潼急忙跑过来,安九州低声对他说:“让老赵送夫人先回去。”

    看着林淑珍走出去,秦锦之一笑:“处座,尊夫人还真是菩萨心肠。属下刚才做的欠考虑了,没有顾及到尊夫人在场,会适应不了这种局面。”

    安九州摇摇头:“锦之,你做得很好,给我长了脸,也给老任长了脸啊!”

    秦锦之低下头谦虚地说:“我总不能把处座您给晾在这儿吧?别人不说话,不动手,那我必须上来给您挣这个面子啊!我的老师嘱咐过我们,到了这里,一切都要为您所想,以您马首是瞻,做您最忠实的属下,处处为您分忧解难。”

    安九州的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滋味来,他只能和秦锦之钱莎莎二人碰了一下酒杯喝了一口酒说:“听说老任的另外两个学生今晚也来了,待会儿,你把他们叫过来,我们一起合个影,我好给老任寄过去,让他看看他的学生们。”

    秦锦之点着头说:“没问题,我这就去给您把他们叫过来。”

    秦锦之离开之后,安九州看着满面春风的钱莎莎问:“你们小夫妻打算什么时候补办婚礼呢?”

    钱莎莎笑着回答说:“这刚刚来,还是先熟悉一下,等一切都熟悉了,工作也开展起来了,再商议这件事儿吧,锦之说了,这也要经过处座的同意才能考虑的,还是先以工作为重点吧。”

    “既已为夫妻,也不在乎一个什么婚礼了,你说得对,工作重要,不过,我会考虑的,适当的时候,我帮着你们张罗一下婚礼的事情。”

    钱莎莎听安九州这么一说立刻说:“那就先谢谢处座了!”

    “你们聊什么呢?”秦锦之和魏兰成以及庄亚蝶走了过来。

    安九州看着魏兰成和庄亚蝶道:“二位都是任重诚的高足,我在来之前老任就跟我讲过你们。今日,老任的几个学生都在这里聚齐了,一齐合个影吧,老任还让我寄照片给他呢。”

    魏兰成和庄亚蝶二人给安九州敬礼道:“久仰安处长大名,我们老师也时常跟我们提起您呢!”

    安九州摇摇头:“什么大名啊?那是老任在取笑我呢。”安九州说完看看秦锦之说:“你们几位都是老任最喜欢的学生,对了,我记得好像还有一位吧?叫什么.......?”

    魏兰成看看庄亚蝶,庄亚蝶看看秦锦之和钱莎莎,四人一起摇头说:“我们还真不知道老师还有位学生在沈阳,是谁呀?没听老师讲起过,我们一直以为就我们四个人呢。”

    “是吗?那是我记错了?这上了年纪啊,记性就不行了。总是闹笑话,来来,我们一起合个影,有时间我寄一张给老任,让他也看看他的这几个学生。”安九州说着放下酒杯,拉过秦锦之他们站在自己身旁对孟晓潼喊道:“晓潼过来给我们照张相。”

    这边,安九州拉着秦锦之他们有说有笑的在合影留念,那边,沈功寿则垂头丧气的坐在一旁,他的老婆肖君碧看着他在低声数落着:“也就是能想出这种烂到家的蠢办法,这会好,白白搭上了小苟的性命,还抓蝎子呢,连个蚊子你都没抓到。你看看人家,有说有笑的,像没事人似的,噢,小苟就这样白白死了?”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我这正烦着呢!”沈功寿不耐烦地看着肖君碧说。

    “那你说,怎么跟作鹏他老婆交代呢?噢,你把小苟给弄死了,他老婆还不得把作鹏闹腾死啊?”肖君碧喋喋不休的唠叨着,沈功寿厌烦地看看他起身离去。

    看着沈功寿离开座位,肖作鹏这才凑过来看着肖君碧问:“姐,这可咋办呀?把小苟子杀了,我回去,那娘们还不得把我宰了呀?”

    肖君碧看看他:“哼,瞧你那没出息的熊样,让一个女人就把你制住了?小苟子死了就死了呗,难道还让你姐夫给他赔命吗?还是你自己把命赔给他呢?”

    “姐,话虽这么讲,可是,可是我毕竟得给那娘们一个交代啊,总不能他弟弟跟着我出来,我囫囵个地回去了,屁事没有,他弟弟却把命弄没了吧?我得给她个说法呀!”肖作鹏看着肖君碧说。

    肖君碧看看那边热闹的场面,眼珠一转看着肖作鹏说:“这样,你回去以后,你那个老婆要是问你他弟弟哪儿去了,你就说他弟弟被新来的督察处长派出去执行公务了,去,就说去长春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肖作鹏想了想问:“姐,这能行吗?”

    肖君碧眼睛一瞪:“有什么不行的?难道还能跟她说是你姐夫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打死了?见死不救?如果说是你姐夫派他出去,就你那老婆,还不得天天来我们家问呀?你说是那个姓安的派他出去的,你老婆一准不敢去问姓安的。”

    “可是,可是这人都死了,时间长了还得露馅啊!”肖作鹏说。

    “难怪你姐夫说你是榆木疙瘩脑袋呢,这出去执行任务,谁敢保证不会遇到危险呢?那说不定就是遇到了**了呢,你明白了吗?”

    肖作鹏摸着脑瓜顶脸上露出笑容点了点头说:“姐,我明白了,明白了,过段时间就说他被共.......”

    肖君碧点点头:“这样,你老婆就不会把他弟弟的死怨到你头上,更怨不到你姐夫的头上,她要是想闹,就让她找姓安的去闹吧,反正也是他的人打死小苟子的。”

    “姐,你是真高啊,也就你能想出这种主意来,行,我听你的,就这么回去跟那娘们说。”肖作鹏说着冲着肖君碧竖起大拇指。

    肖君碧眼睛翻了翻说:“你也别太得意,你得把那些参与这件事的人嘴都堵上,一旦泄露出去,你老婆非把你闹个鸡犬不宁。那个苟美莲可不是个善茬,我也纳了闷了,你到底看上她哪儿了,娶了这么个女张飞回来。”

    肖作鹏尴尬一笑说:“姐,其实美莲还是有温柔的一面的,长得也好看,我们俩呀,那就是一见......”

    “你快拉倒吧,还一见钟情呢?你们俩那酒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肖君碧打断了肖作鹏的话说。

    肖作鹏无奈地摇摇头:“我就知道,你和姐夫都看不上我们两个。”

    “我告诉你啊,作鹏,现在可不同以往了,你看见没有,这个姓安的一来,这沈阳城可就不是你姐夫一家独大了。姓安的那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先斩后奏的权利还是有的,所谓督察,就是督导检查,尤其是你们沈阳站。所以啊,你可要小心点,做事一定不能马虎,更不能出纰漏,别总给姐夫添麻烦。你自己心里清楚,要不是你姐夫,你能坐上这个副站长的位子吗?”

    “姐,你放心吧,我心里懂的。我这个副站长其实屁用不顶,还没有人家一个科长权力大呢!充其量我就是个跑腿的。”

    “你行了吧,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你说说,你能做什么?情报?电讯?行动?还是总务?你哪一点都不行,天生怕死的玩意,你除了会抽口大眼,躺在苟美莲的怀里睡觉,别的都不会。让你做这个副站长你知道你姐夫运作了多长时间吗?光那金条就送出去多少?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姐,我知道,我不是也把自己手上仅有的那点金子都给姐夫了吗?我会记得你们对我的好,只要我手上有的,我保证就有你们一份儿!”肖作鹏说着伸手给肖君碧轻轻敲着肩头。

    安九州和秦锦之他们拍完照之后,又寒暄了一阵这才端着酒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安九州坐下之后,看着闷闷不乐的沈功寿低声说:“功寿,这件事虽然你跟我说过,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对了,这个人是谁找来的?他是你们站上的人吗?如果是,这样,我从督察处调一笔钱给到他的家人,就算他是因公殉职,抚恤金多给一些。至于家属嘛,还有什么条件让他们讲,这总可以了吧?”

    沈功寿瞄了一眼坐在远处的肖君碧和肖作鹏说:“这个人是刚刚来站里的,是副站长肖作鹏的手下,太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

    “哦,肖作鹏?就是你的那个小舅子吧?”安九州直截了当的问道。

    沈功寿略微一愣,脸上有些尴尬,安九州看着他说:“功寿啊,我来之前,你知道局座跟我怎么讲的吗?”

    沈功寿摇摇头,安九州凑近他说:“局座对你不是很满意哦,你任人唯亲,一方独大,**,强取豪夺,打着罚没日伪财产的名义,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揽了多少不义之财,仅在你名下的房产就有十栋之多啊!几乎半个沈阳城都要成了你沈功寿的家了吧?你那个小舅子.......”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安处长,我,我知道我做的是有些让局座不满意,但是,我,我那些房子也是花了钱买下来的呀!那可真金白银啊!”

    “功寿,你说这些话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我不是来查你的,我是来帮你的,一旦哪天要是局座亲临,功寿,那可就不是像你我这样坐下来好说好聊的了。你应该了解局座的做事风格,更应该清楚我们蒋校长对这种事情是深恶痛绝的,难道你还想迎风上,逆风起吗?那你只能是自己找死,船要是翻了,落到水里的恐怕不只你一个人吧?你这一大家子的,可就全完了。”

    安九州的话像是一把铁锤重重的砸在了沈功寿的心头上。

    沈功寿看着安九州半天问了一句:“九州,那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安九州呵呵一笑:“怎么办?你沈功寿在咱们保密局那也算是个人物,你的脑子绝对够用,还用我教你吗?丢车保帅这一步你此时不走还等待何时?”

    沈功寿灌了一口酒看着安九州:“你是说把肖作鹏他.......”

    “你不把他拿下,局座也会下令的,到那时,拿下的恐怕就不止是肖作鹏一个人了吧?”安九州说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拍了拍沈功寿说:“我累了,先走一步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看着安九州走出去,沈功寿狠狠地把酒杯摔在桌上骂了句:“安算盘,你这就开始算计我了!”

    远处坐着的肖君碧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了,她看看肖作鹏,不由得眼睛一红。

    4

    第15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