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抗日英雄谱 之 县大队>第二十三章 行大义、不拘小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行大义、不拘小节

    小说:无名抗日英雄谱 之 县大队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1/3/31 12:59:23

    王司令派人来把侦察排梁二牛、马晋宁和崔老蔫找了过去,徐政委、刘忠信部长也在,徐政委告诉他们,鬼子的扫荡很快就要开始实施了,组织上得到情报,日军在晋原城内集结了一个步兵大队、外加一个甲种中队、一个骑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合计约1800人的兵力,这些从各地抽调的日军,很可能就是这次日军扫荡的主力部队。

    日军总兵力有限,但在策划每次扫荡作战时,一定是要在局部形成绝对优势的兵力,再加上武器装备的优势,总是企图一劳永逸的剿灭根据地的八路军。

    晋原军分区总共只有一个营的主力部队,还分散在三个不相连的根据地,硬拼是打不过日本人的,军分区请示上级领导批准,将采用灵活的游击战术与敌周旋,必要时,甚至会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到根据地外线去灵活机动的打击敌人。

    徐政委告诉马晋宁他们这个,是因为马晋宁第一个写了请战书,强烈要求参加对敌战斗,而组织上对他另有安排,怕他有情绪,这才安排两位领导跟他们谈话。

    组织上的决定是,让侦查一班再次返回首阳县,尽快再次启动那条商路,上级领导给晋原军分区的指示是,要让这条商路、变成一条八路军的秘密交通线!

    虽然内心更渴望参加对日战斗,但是预备党员马晋宁和刚转正的新党员崔乐年还是做出了服从组织安排、坚决完成任务的承诺。

    为了防止被日军强行抓去修碉楼,侦查一班战士并没有跟进县城,而是隐藏在游击区的民兵或老乡家中待命,马晋宁和崔老蔫再次来到首阳县城。

    刘金山对去买盐的事、十分上心,唐搏虎却打起了马虎眼,左支右推的、就是不给一个准确的回复,后来干脆躲着刘金山、不跟他见面了。

    原来,唐搏虎见私运盐糖有如此之高的利润,于是就起了贪心,他通过驻守阳泉的“皇协军独一旅”旅长段宝成,跟冀省的伪军取得了直接联系,通过他们找到了海盐的进货渠道,虽然冀省的伪军要加一些价、还要给段宝成一些干股,唐搏虎算了一笔账,即便如此,也比跟刘金山合作赚的多的多。

    唐搏虎把鲁必达找去密商,鲁必达觉得只要不走北线、避开援晋抗日川军独立团,走南线这条商路没什么危险,“朱家寨”土匪可能早就被皇军吓跑了,也可能是被八路军剿灭或收编了,要不然八路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打着“朱家寨”的名义截路,反正上次压根没见“朱家寨”土匪现身。

    这一路都是日占区、甚至可以武装押运,因为八路军刚买走那么多盐,应该不会再打这个主意,即便被别的八路拦住了,就跟马晋宁一个腔调:一口咬定是要平价卖给穷人的。

    鲁必达是唐搏虎的心腹,他这么说、唐搏虎更加不愿跟刘金山合作了,自己又不是没有本钱,干嘛非跟钱过不去。

    独轮车才能装多少东西,唐搏虎让鲁必达带领一个班的、换了便装的伪军,每人携带一把盒子炮、预防可能遇到的“朱家寨”土匪,驾着三架马车偷偷出发了。

    由于唐搏虎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刘金山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实在等的不耐烦了,当然,主要是红糖卖完、他家商号又没有东西可买了,刘金山把马晋宁拉进书房,跟他商量,想看看没有唐搏虎帮忙,敢不敢自己单独走私一批货。

    “唐搏虎安排的皇协军、其实也没起什么作用,日本人和外地皇协军,主要是看见有日军关防的通行证、才一路放行的,‘朱家寨’的土匪、上次虽然没有现身,但我总觉得他们一直在暗中窥视,所以走南线的风险还是存在的,北线的援晋抗日川军团、上次我们已经打过交道了,双方都有好处的事儿,他们应该不会再为难我们,最多是多给他们一点儿过路费。”马晋宁很认真的说道。

    这几天马晋宁比刘金山还着急,组织上让他尽快恢复这条商路,并且要做到常态化,说明组织上很重视这条交通线,肯定不仅仅是为了那点儿走私物品,一定有更重要的安排,所以刘金山一问,马晋宁给出的是百分之百可行的说辞。

    有了马晋宁的保证,刘金山心中有数了,他去找日本人开特别通行证,这才知道唐搏虎前两天也开了一份、也是去冀省,刘金山一面心中暗骂唐搏虎不地道,一面就开始做釜底抽薪的安排了。

    以前刘金山只是拍中队长冈村岚太和几个小队长的马屁,现在他认识到,这个不起眼的曹长、所拥有的权利,一样不能小觑,走时就跟这个曹长约定,晚上去《东洋饭店》喝酒,这让曹长喜出望外,他自己掏钱喝酒、还真去不起那么高档的酒馆。

    刘金山想跟这些日本人搞好关系,断绝唐搏虎取得特别通行证的渠道。

    马晋宁拿到特别通行证后,就带着崔老蔫和钱师爷出发了。

    马晋宁想不到的是,还有人跟他们一样着急,早就派人在昌吉岭等着了,看到独轮车队、确认是马晋宁他们后,瓜**立即派人赶回去报告章铭山,他自己笑嘻嘻的跑过来跟大家打招呼了。

    马晋宁感到很意外,于是就跟瓜**走到了一起,瓜**一点儿都不傻,相反,他的那种狡黠、还很容易被他的样貌掩盖,让人放松对他的警惕,马晋宁问援晋抗日川军独立团的情况,瓜**都很圆滑的顾左右而言他,让马晋宁有点儿哭笑不得。

    不过想了解的事情,瓜**还是没忍住、全都说了出来。

    王文涛他们从史家庄带回来那么多烟土,让章铭山惊诧之余、大喜过望,每个官兵都分到一些烟土,自己不抽大烟的、也可以拿去卖钱或换东西。

    章铭山试着让一个晋绥军手下,拿了一点儿大烟,到附近乡镇上的烟馆贩卖,没想到大受欢迎,因为日本人搞经济管制,鸦片烟也属于专卖品,从日本人那里买,再经过拿到独家“许可证”的、唐益诚的再次加价,价格非常贵,王文涛他们在黑市上买的私烟、反而便宜很多,差价非常可观。

    章铭山算是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马上安排人去找马晋宁,不知道去哪儿找、就派王文涛和瓜**,分别带人守在必经之路上,准备再去史家庄多进些烟土回来。

    马晋宁的心情极其复杂,日本的铁蹄已经践踏到中国的大地上,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的环境下,章铭山怎么还想着发国难财,贩卖鸦片!

    马晋宁非常仰慕的民族英雄就是岳飞、林则徐等人,当初学到虎门销烟、鸦片战争时,马晋宁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立志做一个抵御外辱的勇敢战士,他对章铭山仅有的一点儿好感,也瞬间消失殆尽了。

    瓜**没有察觉到马晋宁的变化,还在眉飞色舞说着、鸦片烟给他们带来的变化,吃的更好了、还有人来投靠他们了。

    怎么办?

    马晋宁在紧张思考对策,拒绝章铭山,既违反团结一切抗日力量的政策,还有可能让北线交通出现梗阻,在防备日伪军的同时,还要提防这支打着抗日旗号的“土匪”。

    章铭山不贩卖鸦片,日本人勾结汉奸也会继续贩卖,马晋宁陷入矛盾中。

    马晋宁他们赶到今天的宿营地时,章铭山已经带着二十来号人等在这里,章铭山带来了酒肉,热情的邀请马晋宁他们一块儿喝酒,马晋宁知道章铭山的意图,所以表现得有些冷淡,猴精的章铭山当然看的出来,于是他更加热情的拉住马晋宁不放了。

    吃喝聊天中,章铭山首先用金钱攻势拉拢马晋宁,崔老蔫也在旁边,他以为自己许出的利益,足够让两人动心了,结果,这两人跟没听见一样。

    酒足饭饱之后,章铭山假装有些醉意,非要拉着马晋宁去外面走走,马晋宁只好依着他,两人渐渐远离众人后,章铭山拉着马晋宁坐到一块巨石上,掏出卷烟递给马晋宁一支,马晋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章铭山东拉西扯的套着马晋宁的话,他总觉得这个“少掌柜”不一般,很可能就是八路军,别人看不出来,当了六七年兵的章铭山却看得出来,那些推独轮车的都不是普通庄稼汉,更像是经过训练的军人。

    这个不稀奇、也许是伪军呢。

    可是王文涛和瓜**、把他们在路上的所见所闻告诉章铭山后,他几乎认定马晋宁就是八路军了,其他军队的长官、是不可能跟战士一块儿同甘共苦的。

    王文涛和瓜**手里有钱,每顿饭都是无肉不欢的,刚开始他们还毕恭毕敬的、三翻四次的去请马晋宁跟他们一起吃,每一次马晋宁都会坚决婉拒,跟推车的力工一起啃自带的干粮、一片咸菜还要两个人分,除了传说中的**,章铭山想不出还有那个部队会这样。

    刚才见面时,马晋宁的表情让章铭山有点儿错愕,偷偷问了瓜**,才知道他把贩卖鸦片的事情告诉马晋宁了,因为瓜**认为根本瞒不住、也无需瞒着,钱,谁不喜欢呀,可是瓜**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是为理想而战斗的!

    章铭山借着酒劲遮面,说话越来越悲情了。

    “。。。。。。都说八路军苦,我们援晋抗日川军独立团更苦!

    他们好歹还有国民政府给的一个番号,我们类?啥子都么得,收个‘抗日捐’,老百姓就喊我们是‘土匪’,啷个‘土匪’还抗日的嘛!

    小鬼子派汉奸来,要收编老子,老子就割了那娃儿类耳朵!

    大烟,是洋人用来毒害我们类,这个道理我都懂,可是手下这些弟兄类,跟着我。。。在这个异乡流荡,说不定二天就死在小鬼子手上啰!

    他们就那么一点点嗜好,我就想让他们死类时候、能少一点儿痛苦!

    所以今天我来,是代表百十号弟兄。。。求你老弟帮个忙,带他们两个、再去一趟史家庄。

    今后,你老弟有什么用地到,说句话,上刀山下火海、这个义气我是有类!”章铭山大声说道,一副江湖袍哥的风范。

    马晋宁没有吭声,他不接受杀鬼子就可以抽鸦片烟的说法,可是又不好反驳,章铭山可没承认他把鸦片贩卖到烟馆的事,可见他也知道那么做是错误的。

    “老弟!我们虽然不知道什么主义,也没有什么伟大理想,但是,我们川军出来打国战,就没想到要活着回切!

    你晓得吗?我们从北川县步行晋地,又分散搭乘火车到娘子关,被上峰一个营、一个团、甚至是一个连类投入战场,原来答应给类武器也莫得。。。。。。娘子关失守,又骂我们是花子兵、把罪名都扣到我们头上,部队打散啰、番号就直接就给撤销啰,窝们来打国战、**军却是想着借刀杀人!

    我们这些被打散类川军,就被上峰、被国府彻底抛弃啰!

    我们几十个人被遗留在娘子关附近的一个山沟沟头,十一月类晋北、下着雪,弟兄们都还穿着夹衣,还有十几个伤兵、没得一点儿药。。。。。。

    晚上,小日本撤啰,我才组织起弟兄们,到战场上拔死人衣服,收集可以吃类东西,从一个当官类马弁身上,搜到了一块大烟,就靠着这块大烟、给受伤类弟兄止痛,受伤类弟兄才大部分挺了过来。

    我也知道抽那个不好,但是,行大义、不拘小节!

    啥子是大义?

    ......打国战!

    跟小日本拼命就是大义!”章铭山慷慨激昂的说道,好像不让他买卖烟土,就是反对他抗日一样。

    “你想让他们跟着去、就跟着吧,但必须完全听我指挥。”马晋宁此时已无法拒绝,可又不想妥协,他想向组织上寻求帮助,所以只能暂时答应章铭山。

    “要得!我们川军最讲义气,我们两个换个帖子嘛!”章铭山高兴地说道,顺手给马晋宁挖了一个坑,换了贴、你不就得听我这个大哥的了么?

    “这个以后再说,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呢。”马晋宁有些头疼,他一时还想不好怎么处理这件事。

    “要得,还是让王连副跟瓜**跟你一起切!”章铭山目的已经达到了,很高兴的跟马晋宁他们告别了,他还要连夜赶回老巢去。

    1

    第二十三章 行大义、不拘小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