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3axpd"></rp>

  • <progress id="3axpd"><track id="3axpd"></track></progress>
    <th id="3axpd"></th>
    <li id="3axpd"></li>
    <rp id="3axpd"><object id="3axpd"><input id="3axpd"></input></object></r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兴唐兴唐>第05章:郑畋檄文讨黄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5章:郑畋檄文讨黄巢

    小说:兴唐兴唐 作者:庭珞旃 更新时间:2021/3/31 19:23:25

    僖宗皇帝正在逃往洛谷途中,凤翔节度使郑畋在旅途中拜见了僖宗,请求僖宗留在凤翔。凤翔历史悠久,先秦十九位王公在此建都294年,是始皇加冕、苏轼初仕之地,千年园林东湖,西府三绝,是中国著名的民间工艺美术之乡,享有‘青铜器之乡’和‘西凤酒乡’的美誉。凤翔古称雍,是秦周发祥之地、嬴政创霸之区、华夏九州之一,地处关中平原。

    僖宗皇帝说:〝朕不想住在离贼寇很近的地方,暂且到兴元去征调各道人马以图收复京师。你东边要去抵御贼人的兵锋,西边又要安抚各少数民族。希望联合临近各道,努力建立大的功业。〞

    郑畋说:〝道路都不通畅,奏报不易到达,请求让我能够因利乘便,见机行事。〞

    郑畋回到凤翔,召集将佐商量抵御黄巢,将佐们都说:〝贼人的势力正强大,应当从容等待各方军队聚集后,再图谋收复京城之事。〞

    郑畋说:〝当下怎么办?黄巢催得正急,你们劝我向贼人称臣吗?〞

    接着昏倒在地上,脸也被地砖碰伤了,一直从午间到第二天早晨还不能说话。适遇黄巢的使者带着赦书到来,监军袁敬柔和将佐们依次站立接受赦令,并代表郑畋写奏表签名以答谢黄巢。

    然后监军袁敬柔为黄巢使者举行宴会,奏起音乐,将佐以下的官吏都失声痛哭。黄巢使者感到很奇怪,节度使府幕客孙储解释说:〝由于军府相公郑畋得了风痹病不能前来与宴,所以大家感到悲伤而已。〞

    民间百姓听到这回事后无不流泪,郑畋后来听到这个消息说:〝我本来就知道,天下人心尚未厌弃唐朝,贼人不需多久就要被消灭了。〞

    于是刺破手指,用血写成奏表,派遣亲信从小路送到僖宗皇帝那里。又召集将佐晓瑜他们应当忠于朝廷,将佐们都听从他的命令。又刺血和他们盟誓,然后把城墙和护城河修复好,把兵器军械修缮好,对士卒加强训练,并秘密地邀约邻道合兵攻打黄巢。邻道都许诺愿意发兵,一齐在凤翔会合。

    郑畋字文台,生于825年,荥阳人,桂管观察使郑亚之子,唐朝诗人,考中进士后在藩镇幕府为官。咸通五年进入朝廷,官至户部侍郎、翰林学士称旨,后因错被贬为梧州刺史。僖宗即位后,郑畋被召回朝中领兵部侍郎。乾符四年任门下侍郎、集贤殿大学士,成为宰相。

    郑畋在僖宗朝廷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忠贞之士,前一阵因为任命高骈为将之事和卢携闹翻,僖宗一气之下把他们两人全都撤职了,但卢携上面有人啊,没过多久就官复原职,还接连给僖宗出了几个馊主意,害得僖宗丢了长安,他自己也服毒自尽了。

    郑畋可没那么幸运,他离开朝廷就一直在地方工作,但他一没闹情绪,二不撂挑子,反而激发出极大的热情,投身于维护领土完整的崇高事业中去,僖宗一走,他马上就召集众将,给他们摆事实讲道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拼得一身剐,也要把黄巢拉下马。

    郑畋邀约前朔方节度使田弘夫、泾原节度使程宗楚一同讨伐黄巢,黄巢还蒙在鼓里,依然派他的将领王晖带着诏书去召唤郑畋,郑畋把他杀了,然后派他的儿子郑凝绩到皇帝那里去,后来郑凝绩在汉州追上了皇帝。

    当时分守关中的神策军八镇禁卫兵还有数万人,听说皇帝到蜀地去了,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归从,郑畋派人招呼他们,他们就都到郑畋这边来了,郑畋于是把财物分给诸军,用以团结军心,军队的势力大大振兴了起来。

    再说统领神策军的田令孜,当他知道僖宗皇帝面临愈演愈烈的农民起义的威胁时,决定放弃长安逃往蜀地。田令孜本姓陈,是随养父姓田,于是他向僖宗皇帝推荐了哥哥陈敬瑄和亲信杨师立、牛勗、罗元杲出任蜀地三镇西川、东川、山南西道的节度使,僖宗皇帝因此为他们四人举办了一场马球赛,约定胜出者即任西川节度使,结果陈敬瑄任为西川节度使,杨师立任为东川节度使,牛勗任为山南西道节度使。

    这时候僖宗到达湑水镇,下诏告诉陈敬瑄、杨师立、牛勗,说是京师失守了,皇帝暂时要到兴元来。倘若起义军的势力还很强大的话就去成都,你们要预先安排一下,作好迎驾的准备。

    西川节度使陈敬瑄听说皇帝出逃在外,就派步兵和骑兵共三千人前去迎接,并上奏表希望皇帝到成都去。义武节度使王处存听说长安失守了,大哭了好几天,不等到朝廷的诏令,全军前去救援,又派二千人从小路到达兴元去保卫皇帝的车驾。当时随从皇帝的军队渐渐增多,兴元储备的物资也不很丰富,田令孜也劝说皇帝去成都,皇帝就依从了他们的意见。

    成都约在公元前五世纪中叶的古蜀国构筑城池,三国时期为蜀汉国都;成都境内地势平坦,河网纵横,物产丰富,非常适合农业生产,自古就有‘天府之国’的美誉;成都位于四川盆地西部,CD平原腹地,东与德阳、资阳毗邻,西与雅安、阿坝接壤,南与眉山相连。

    关于成都一名的来历,据《太平寰宇记》记载,是借用西周建都的历史经过,取周王迁岐‘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而得名,蜀语‘成都’二字的读音就是‘蜀都’,成都的含义就是‘蜀国终了的都邑’,或者说‘最后的都邑’。

    公元前316年,秦国先后吞并蜀、巴国;公元前106年,秦末汉初时,成都取代中原而成‘天府’;西汉末年,公孙述称帝,定成都为‘成家’;东汉末年,刘焉做益州牧,从广汉郡雒县称治于成都,用成都作为州、郡、县治地;西汉时期,成都的织棉业已十分发达,设有‘锦宫’,故有‘锦城’之称。

    皇帝从兴元出发开往成都,陈敬瑄感到跟随皇帝的侍从人员很难控制。有内园小儿先来到成都,在行宫游逛笑着说:〝人们说西川是蛮人,现在看来也并不是太坏。〞

    陈敬瑄把他抓了起来用刑杖打死,这样一来随从的人员都不敢胡闹了。皇帝抵达成都,于是住在西川节度使府。群臣追随僖宗皇帝的人逐渐集中到了成都,南牙北司在朝的有接近二百人,各道和四夷进贡的络绎不绝。这样蜀中府库充实,和京师没有什么不同。赏赐也不缺乏,士卒们都很高兴。

    然而僖宗皇帝初到成都时,赏赐给蜀军每人三串钱。自田令孜担任行营都指挥处置使,每次四方贡献来的金帛,随即颁赐给从驾的各路军队,从没间断过,却再也没有给过蜀军一点,蜀军对此很有怨言。

    那一日田令孜宴请土军和客军的都头,全部是金杯盛酒,饮后就把杯子赏赐给各人,都头们都拜谢接受了。只有西川黄头军使郭琪不接受,他站起来说:〝将领们每月都有俸禄钱料,给养家口还有多余,常常想到难以报答恩惠,怎么敢再不满足呢!看到蜀军也和其他军队共同担任保卫天子的职责,而赏赐却相差很大,所以蜀军很有一些埋怨的情绪了,我担心万一会发生变乱,希望观军容使减少一些对诸将的赏赐,用这些财物分赐给蜀军,使土军和客军得到的赏赐都是一个样子,那么上上下下的人都会感到非常高兴。〞

    田令孜沉默了好一会说:〝你曾经有过什么功劳?〞

    郭琪回答说:〝郭琪生长在山东,到边疆这里来征战戎守,曾经和党项打过十七次仗,和契丹打过十多次仗,满身都是箭和刀枪的伤痕。又曾经征讨吐谷浑,肋部负伤肠子都流了出来,用线缝合伤口后又去继续作战。〞

    田令孜于是亲自用另外一个酒杯斟满酒赏赐给郭琪,郭琪知道是毒酒,不得已拜了两拜后就把毒酒喝下去了。回到家后,郭琪连忙杀了一个女婢,吸吮她的血用来解毒,吐出黑汁数升,然后就带领他的部下作乱,焚烧抢掠街坊店铺。

    田令孜护着皇帝保守东城,闭了城门登上城楼,命令各路军队进攻郭琪。郭琪带领军队回到营房,陈敬瑄命令都押牙安金山带领军队去进攻他,郭琪在夜里突围逃走,奔向广都,跟随的士兵都溃散了,只有厅吏一人跟随着他在江边休息。

    郭琪对厅吏说:〝陈公知道我没有犯罪,然而军府受到了惊扰,不可能不让它安定下来。你侍奉我也够有始有终了,现在有个办法可以报答你。你就带着我的印信和宝剑到陈公那里说:‘郭琪逃跑渡江时,我用剑击杀他落入水中,尸体随激流漂走了,获得他的印信和宝剑献给你。’陈公一定会根据你说的话在坊市贴出告示,悬挂着印信和宝剑以安定军士们的情绪,你必当得到优厚的赏赐,我家里人也能保证不遭灾祸,我从此就往广陵去投靠高骈。〞

    却说僖宗皇帝派遣中使催促高骈去讨伐黄巢,去了一批又一批,络绎不绝,高骈始终不出兵,于是皇帝任命郑畋为京城四面诸军行营都统,又赐给郑畋诏书说:〝凡是蕃、汉将士赴难有功的人,都让你用墨赦任命他们官职。〞

    郑畋上奏,请以泾原节度使程宗楚为副都统,任命前朔方节度使田弘夫为行军司马,前去攻打黄巢。与此同时,黄巢派遣他的将领尚让、王播带领五万军队前来进攻凤翔。郑畋布置田弘夫带兵埋伏在要害地方,他自己带领数千军队挂着许多旗帜,稀疏地在山岗上摆下阵势。尚让认为郑畋是书生,很轻视他,敲着战鼓蜂拥而进,也不注意行军的行阵队形,向前横冲乱杀。伏兵突然冲出,在龙尾陂把起义军打得大败,杀死了二万多人,数十里的长路上都躺着起义军的尸体。

    据史料记载:当时凤翔城东二十里龙尾陂,光秃秃的格外静寂,尚让、王播率领的起义军前队,刚刚从坡下的大路经过,埋伏在坡后的田弘夫突然指挥杀出,一下将起义军斩作两段,起义军后队大乱,尚让、王播正要返身,郑畋、李昌言率军来战,起义军首尾难以相顾,使十五万起义军溃不成军,王播也中流箭而死,尚让率领残兵败将继续后退,又遭到程宗楚、王处直两部的袭击,最后,起义军只剩下万余骑兵逃回长安,经此一战,官军士气大振。

    宥州刺史拓跋思恭,本来是党项羌族中的一支,他纠合夷、夏和鄜延节度使李孝昌在鄜州汇合,共同盟誓讨伐黄巢。当时田弘夫屯驻在渭北,王重荣屯驻在沙苑,王处存屯驻在渭桥,拓跋思恭屯驻在武功,郑畋屯驻在盩厔。田弘夫乘着龙尾陂的胜利气势,前进逼近长安。

    奉天镇使齐克俭派遣使者到郑畋那里要求为国家效力,于是郑畋向全国各藩镇送去檄文,要求联合起来讨伐黄巢。当初皇帝到达蜀地,诏令都达不到各镇,全国各地以为朝廷再也振兴不起来了,等到收到郑畋的檄文后,争相发兵响应他的号召。黄巢感到恐惧,就不敢再向京城西边进攻了。

    黄巢带领军队一路向东而去,程宗楚先从延秋门进入长安,田弘夫接着也到来了,王处存带领精锐士卒五千人也在夜里进入了长安城。街坊中的市民看了很高兴,争相欢呼着出来迎接官兵。有的人用瓦片砖头击打起义军,有的人拾箭交给官军使用。程宗楚等担心其他将领分去了他们入城的功劳,就没有把入城的事报告给凤翔和鄜夏镇。相反,军士们放下了武器,到有钱人的家里去抢金帛和妓妾。王处存命令军士都系上白头巾为标志,街坊中的少年有的人也利用这种标志去从事抢劫。

    黄巢露宿在霸上,探知官军的纪律很坏,并且各路官军也未继续开来,就带着军队回头偷袭官军。他们分头从各门进入,大战于城中,程宗楚和田弘夫都战死,官兵由于抢劫的物品太多,身体负重而走不动路,所以被打得大败,死的有十分之八九。拓跋思恭、李孝昌与起义军在王城大战,不利而退。王处存收拾残余的部队归回到渭桥扎下营地,因此黄巢又回到了长安,他对民众帮助官军大为愤怒,纵兵进行屠杀,一时长安城血流成河,称之为洗城。于是各道的官军都撤退了,黄巢的势力又强大起来。

    还在黄巢攻下长安称帝的时候,身为大唐忠武军节度使的周岌,就上表归附于黄巢,只是那时候的黄巢正忙着对付郑畋和陈宗楚;当然如今的唐朝,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黄巢的势力,只是河东节度使王重荣突然反水,和高浔一起杀败了黄业,重新占领了同州,对华州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黄巢的声势虽然大震,但是实力毕竟有所损耗,因此不得不倚重这些唐朝的降臣,顺理成章,黄巢于是派来了使节,给周岌和手下众将大肆封官许愿,这反而惹得周岌心神不宁;当年自己跑去投奔黄巢,现在又好像开始不情不愿了,可是周岌已经顾不得这些,他所担心的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忠武军属下的秦宗权,此人一向和自己貌合神离,手上又握有重兵,到时候一旦有了一些哗变,这对一个节度使而言,那是最可怕的了,此时不得不防。

    还有一个人更加可怕,此人就是忠武军监军杨复光,杨复光自幼入宫,服侍过几位皇帝,深得宠信,在朝中势力极大,现在在皇帝身边弄权用事的田令孜等人,都不过是他的后生晚辈而已,因此,周岌曾经举行夜宴,急切召唤监军杨复光,杨复光左右的人说:〝周岌是贼人的臣子,对于内侍你将会带来危险,不能去赴宴。〞

    杨复光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为了国家,我已顾不了那些。〞

    杨复光随即去赴会,饮酒到半醉时,周岌讲到了本朝的事。杨复光一边听一边流着眼泪,过了一会,杨复光对周岌说:〝大丈夫最为感慨的就是恩义,公自一介匹夫而位列公侯,为什么要舍弃唐朝十八代天子而去做贼人的臣子呢!〞

    周岌也流着眼泪说:〝我不能单独抵御敌军,所以表面上侍奉他而已,内心中却在图谋如何打败他啊。我今天召唤你来,正是为了商量这件事。〞

    于是两人滴酒结下盟约,誓言忠于唐朝扫平乱贼。当天晚上,杨复光派遣他的养子杨守亮,在馆驿中将黄巢派来的使者杀死。当时秦宗权据守在蔡州,不听从周岌的命令。杨复光就带领忠武军的三千人来到蔡州,劝说秦宗权一同举兵讨伐黄巢。

    于是秦宗权派遣他的部将王淑带领三千军队跟随杨复光进攻邓州,然而王淑逗留不进,杨复光就杀了他并收编了他的军队。然后将忠武军八千人分为八都,派牙将鹿宴弘、晋晖、王建、韩建、张造、李师泰、庞从等八人分别统领。杨复光带领这八都军队和朱温作战,终于打败了朱温,于是攻下了邓州,一直追赶起义军到蓝桥才转回来。

    6

    第05章:郑畋檄文讨黄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噜日日色